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医学论文 >> 中国青年报:“要分数”异化大学师生关系

中国青年报:“要分数”异化大学师生关系

作者:商品经济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01
作者:王婷婷诸宸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3年

选择一个商店名称:小中学

中国青年报:“打分”疏远了大学里的师生关系“

”打分“疏远了大学里的师生关系“

”。不久前,在新学期的第一堂课上,四川大学的老师刘帆(化名)提前给了他的学生一个“预防注射”:不要来找我要期末考试的分数。

“得分”已经成为大学校园里的普遍现象。今年8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China和Sohu.com的民意调查显示,71.1%的受访者承认在大学时,他们有学生向老师提问。41.1%的受访者认为许多老师承诺给学生加分。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大多数被采访的学生承认,与老师的交流和接触只是为了让老师“记住自己”,并给出好的结果。

什么应该是简单的师生关系,为什么它变得如此功利?

考试后你想挂断电话时,打电话给老师送礼物。

上学期结束时,贵州大学食品质量与安全专业的于飞(化名)觉得他可能会挂断电话。她心里在想:老师平时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她应该打电话和老师谈谈吗?

大学校园里有一条看似不成文的规则:如果考试后你想挂断电话,请尽快打电话给老师。

经过一番心理斗争,于飞决定以学习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向全班请愿。她拨通了班主任的电话:老师,这段时间考试太多了。每个人都在认真复习,但是也许他们没有复习你的考试网站,所以他们感觉不太好。你能在换试卷和给高分的时候放松一下吗?

"我在出差,等我回来!"老师说完就挂了电话。

于飞的鼻子变酸了,眼泪开始流出。她感到不愿意,又给老师发了一条短信。半小时后,老师回答说:“我会考虑的。”

于飞非常高兴:“当他回答我时,他说他能理解每个人都因为其他事情推迟了他的学习。”后来,班上所有的学生都通过了,于飞得了73分。

“我相信只要你足够真诚和坚定,就不会有不可战胜的老师。”北京林业大学的余霜(化名)说。大一第一学期,她选修了太极拳,但期末考试只得了75分。她缠着老师,试图重考两次。老师赢不了她,只得了80分。在定向运动的另一个学期,她再次使用了同样的方法,她的分数从70分变成了82分。

”我钦佩我的脸颊,但我情不自禁。我必须这么做。”余霜说。当她进入大学时,她决心改变专业,所以她的成绩一定很高。最后,她在班上获得了第一名,转而学习金融。

也有学生在考试前努力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给老师询问复习要点。如果他们遇到一位脾气好的老师,他们将能够拿到往年的试卷、试题和重要章节。即使你遇到一个不想多说的老师,你也会或多或少得到一些提示。

马军(化名),一所军校的边防指挥专业学生,选择了一种更直接的方式给老师“送礼”,以此来“分化”。这种意识来自同一个氏族的哥哥的提醒。一般来说,女教师会提供护肤品、牛奶等。而男教师则提供酒精和烟草。

大一学期有一门专业基础课。马军觉得自己考试考得不好,于是他带了4盒“特罗姆瑟”牛奶去老师家,说了很多好话,最后得了60分。

马军有一句几乎被重复的俗语:“老师,你努力了。这学期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事实上,我上课认真听讲,考试前认真复习,但考试后我可能过度劳累,感觉不太好。我只能请你多照顾我。”

他说,“有些老师确实吃这种东西,这不是”贿赂。“

大多数想得分的学生没有足够的学习投资。

这么多学生热衷于“打分”的原因是,对他们来说,分数直接影响奖励、成绩评定、研究保证、出国、转专业、交换学生、参加夏令营等。

一个班级的成绩通常由两部分组成:普通成绩和期末成绩。

对于飞同学宽容的老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试卷将严格按照标准答案进行修改。老师应该给学生的每一分都有依据,否则会被认为是不精确的标记并受到惩罚。但是,他也承认,问答式问题和开放式问题的答案是不固定的,只要学生有合理的观点,那么这部分分数就很大程度上受主观方面的影响。在评分过程中,他确实在这些问题上放松了一点。"我的问题既灵活又困难,所以宽容学生也是合适的."

相对而言,期末考试成绩没有太大的协调空间,但正常的成绩涉及作业、出勤、课堂表现、试卷、班级间交流印象等方面,浮动范围掌握在教师手中。

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数据,在受访者中,“避免上课和没有拿到毕业证书”(70.9%)和“努力取得高分,为评估、研究和出国铺平道路”(66.1%)是“分裂”行为的两个主要原因。

曾有过“分班”经历的山西农业大学大三学生崔魏明(化名)说,想被分成三类的学生:一是那些在社团或学生会工作的人,经常和老师打交道,在学校里关系网很广,耽误了很多学习时间;其次,那些申请出国或忙于实习或创业的人没有太多时间学习。三是窝在宿舍和网吧,整天玩游戏。前两组对分数有很高的要求,而第三组只希望“低分数通过”。这三类学生的共同点是他们在学习上投资不足。

”对于前两类人来说,大多数老师都有一种“怜悯情结”,会很给面子。大多数寻找老师的学生也明白这个道理。”崔魏明说,如果第三班的学生只是打电话求情,老师通常会忽略他们。通常,为了不中止学业,这些学生会花更多的时间作弊,并要求他们的同学照顾他们。

崔魏明是“第一类人”。他曾在学生会和学校广播电台担任干部,负责学校的许多实际活动,这对学校的宣传和比较有很大帮助。共青团党委书记和负责学生事务的老师都认识他。当他的成绩不好的时候,如果他是一个不太了解他的老师,他会直接找到共青团书记,让那些老师通过他的网络。

“老师认为我是个人才。我推迟学习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是学生。我不会让像我这样的学生因为停学而得不到学位证书。”崔魏明毫不避讳地说,“学生成绩好的人非常善于与人打交道。毕业后,他们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并不比那些“恃强凌弱者”差。“

经常“作弊”的学生会得到照顾。

在“前两类”中,平时尽最大努力的学生会注意“作弊”,与老师搞好关系,这样就更容易避免缺课或得高分。

许禄(化名),安徽大学电信专业的学生,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虽然他经常逃课,但他在这方面很有知识。做大学物理实验时,老师找不到时间和幼儿园的儿子联系。他立即抓住机会,主动帮助老师抱起儿子,赢得了老师的好感。期末考试后,他主动提出请老师吃饭。首先,他后悔没有好好复习,可能考试不及格。然后他温和地表达了他不想被停职的想法。尽管老师批评了他几句,他最终还是得了70分。

许禄还说,并非所有恳求的学生都能让老师买下它有些学生更“明智”,老师喜欢他,他们会给他加分,其他人不一定会成功。“

国际关系学院的周宇(化名)也强调,他总是注重与老师积极沟通,考试期间再次恳求老师并不唐突。

“与老师关系不寻常的学生可以得到优惠待遇,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受到照顾的学生很清楚这一点,其余的只能被蒙在鼓里。”四川一所重点大学的李莉(化名)说,经常和老师“作弊”或者和老师一起做实验和项目的学生自然会得到老师的照顾。

李莉还坦率地说,有时他和老师相处得很好是为了取得成就,因为他想出国。例如,李莉不擅长高等数学和物理化学。他经常咨询老师,有时去老师办公室问问题。最后,尽管我没有学得最好,但两门课我都得了满分。

在他三年级的一个专业班里,他在考试中感觉很糟糕,但是在他联系老师之前,老师打电话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考试前他有事要去别的地方,推迟了复习,老师非常宽容。他不仅为他评论了试卷,还要求他再做一次。最后,他得了90多分,比第一次考试的60分有了很大提高。

老师“特别关照”的原因是李莉在大一时选修了老师的选修课,让老师在课堂作业中更加关注他。之后,通过课间聊天和假期发短信,他和他的老师逐渐熟悉了对方。在他大三的时候,李莉在老师的专业课上表现很好,老师甚至更喜欢他。

除了李莉,在他看来还有一些“傲慢”的学生。他们非常优秀,专心学习。他们不用和老师搞好关系就能得到高分。但他认为自己不够擅长阅读,所以与这些学生不同,他没有“傲慢”的资本。“如果你得不到好成绩就和老师相处不好,如果你得不到好成绩,你就会死。”

学生们认为人类社会应该主动利用资源。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大学生中,只有一两个学生不喜欢“行为分化”。大多数学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可以理解。

崔魏明认为“要求不要挂断”或“要求高分”是正常的。“事实是,中国一直是一个人类社会。大多数人考虑自己的利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

大一的时候,他才开始接触这种现象,崔魏明曾经认为这不可思议。后来,他看到了更多,他的思想变得放松了。他回忆说,当他在初中和高中时,一些学生会主动接近老师以赢得他的好感。一些父母会给老师礼物,让老师照顾他们的孩子。

“如果我找不到老师,当别人找不到老师时我得了高分,我当然不会怨恨。这是因为我没有采取主动。我应该感到遗憾的是,我没有找到老师。”崔魏明说,他认为学生找老师实际上是在合理利用现有资源。

他认为学生们向老师求情,并像贿赂官员一样送礼。即使这在实践中没有多大效果,如果他们不行贿,他们也会感到焦虑并被挤出去。只有行贿,他们才能放心。

他引用自己的例子说,“同样,电台里的一些孩子靠近我,当我有资源的时候,我首先想到他们。对于那些不想照顾你的人,你当然也不想照顾他。所以,只要你不放弃联系老师的机会,任何人都可以获得这样的资源。”

浙江大学的王睿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分裂”的行为越来越普遍。在大一的第一学期,班上很少有人这样做。“它以某种方式流传开来,没有人认为索要老师的那份是可耻的,所以有更多的追随者。”

在王睿所学的老师中,大多数是愿意给学生加分的年轻老师。中年教师和老教授相对严格,认为放纵对学生有害。

"如果你遇到一个固执而优秀的老师,你将不被允许送礼物."崔魏明说,“首先,老师会怨恨你的。其次,他们认为让你走得太远是纵容,只会让你继续堕落。”

一个真正好的老师应该对所有学生负责。

不管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向老师索要分数都是错误的。学生的首要任务是学习。安徽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教师黄狄威说:“这样给老师打分是违反考试公平的。”

他还承认,这种行为已经成为高校公开的秘密。“想要禁止,并不容易。这种情况主要是教师和学生之间的私下谈判。除非学生抱怨,否则外人很少知道这件事。即使学校需要监管,它们也无法启动。”然而,对他自己来说,每当他听到一个和他最后成绩有关的电话,他就会立即挂断或者直接拒绝。许多学生遇见了他。一些学生评论说黄老师“无懈可击”。

对此,黄狄威说,“每个学生的平时成绩都是由老师主观评定的,所以老师应该更公平地衡量学生的成绩,并给出他或她应得的分数。这不是人的感情问题,而是教师职业道德的问题。我希望老师会仔细考虑给学生的每一点。一个真正好的老师应该对所有学生负责,而不仅仅是满足一些学生不合理的要求。“然而,李莉认为反对这种行为的人太绝对了。”人们必须与有目的的人交流。当老师和学生相处时,他们一开始就肯定想要对方。“他和许多老师关系很好,基本上从向老师请假、提问、讨论大学生活和就业的方向开始。然而,他认为“沟通是相互的,这个过程也会迫使你取得进步。崔魏明还认为,“与老师交流的学生肯定不会得低分。”。你有与老师交流的信息,至少你必须对这门课有一定的了解。“例如,他说,如果你和历史老师交流,而你一点也不了解历史,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在《大学一解》年的一段话深深打动了刘帆:“古代中国学生向老师学习,接受教育,这意味着他们跟随自己的旅程。另一方面,今天的师生关系离旅行的意义不远了。

在四川大学任教20年后,他发现师生关系逐渐疏远。“分离”现象是这种异化的突出表现。他建议大学生不妨真诚地与老师讨论课程、生活和社会问题。”摒弃分数的干扰和利益的纠缠,师生关系将更加纯洁。"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只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最新论文
北师大教授:不能片面以西方标准评判“双一流”
人大博导:不想事态扩大,希望公众宽容
南科大称其招生模式或弥补中国教育资源失衡现状
人大博导:不想事态扩大,希望公众宽容
多媒体在数学教学中的应用
人大博导:不想事态扩大,希望公众宽容
多媒体在数学教学中的应用
北师大教授:不能片面以西方标准评判“双一流”
广东试点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动态调整
专访3位微生物学家:中国微生物组研究如何自强
北师大教授:不能片面以西方标准评判“双一流”
本溪高考加分利益链明码标价:足球4万游泳8万
热门论文
哈佛大学授予10位社会和科技精英荣誉博士学位
谈九年级英语课堂教学法
健康教育干预给老年下肢骨折患者带来的价值
本溪高考加分利益链明码标价:足球4万游泳8万
《爱思唯尔科学哲学手册》:在哲学与科学中架桥
中国科技经费投入再创新高R&D总支出逾4600亿
朱伯芳院士:一片丹心图报国
中国科技经费投入再创新高R&D总支出逾4600亿
浅谈小学二年级学生数学学习习惯的养成教育
不完全类别信息下多属性决策的案例学习方法
从犯罪学视角上研究我国反腐败问题
一例女大学生意外怀孕所致焦虑情绪的心理咨询报告
探究数学教学中研究性学习的重要性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