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艺术论文 >> 朱启臻: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朱启臻: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作者:对外贸易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23

作者:朱祁镇资料来源:科学网发布日期:2017/1/8 14:46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朱祁镇: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最近,“三农”问题的研究者和实践者再次关注农村集体化的话题。事实上,解决“三农”问题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难题 众所周知,只有组织农民,农民问题以及农业和农村发展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然而,为什么这个看似简单的常识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并不是因为人们没有意识到组织农民的重要性,而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组织农民的有效方法。

中央政府“一号文件”将于2017年发布。该文件将侧重于进一步推动农业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新势头。 无论是供给方面的结构调整还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农民组织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实践证明,传统的集体化方式是违背农业发展规律的,经过近30年的发展,人们的粮食供应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家庭定额应运而生。 有些人经常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小岗村仍然很穷,因为他已经为每个家庭确定了单独工作的生产配额;华西村为什么走富裕之路,因为它走集体化之路 所以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你想变得富有,你必须走集体化的道路。 事实上,这并不是小岗村和花溪村的本质区别,因为我们很难在世界各地找到种植小麦和玉米致富的集体组织,但我们可以在各地找到从工商业中赚钱的个体经营者。 小岗村和花溪村的本质区别在于他们从事的业务内容不同。

当然,现实中的农民分权管理存在许多问题,但许多人否认其合理性,甚至因为这些农民的管理问题而倒退。 解决分散农民问题的唯一出路是组织农民,但这绝不是回到实践证明是错误的集体化道路。 有人否认“一次总付”,甚至认为“一次总付”把农业经济带回了个体经济时代。他们痴迷于所谓的传统集体农业,这相当于怀疑“伤疤愈合后忘记痛苦”

当然,农民也有各种组织创新,但在解决农业发展问题的过程中,他们往往存在许多缺陷。 例如,公司化农业将农民转变为挣工资的农业工人,这是一项人们过去喜欢的创新,但大多以低效破产告终。 “公司+农户”模式解决了公司的风险,但不能实现农民的利益,难以形成所谓的公司与农户紧密合作的机制。 在一些地方,农民的土地被开垦出来进行股份制土地管理,村集体不断以招标的方式将土地承包给外国承包人,从而获得稳定的地租收入。 这种把希望寄托在外国承包商身上的“创新”只关注眼前利益,但其风险可能是毁灭性的。 在我们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土地股份制经营造成的“大荒地”随处可见,土地被围起来准备改变用途是很常见的。 这种模式是一种非农化和非农化的模式,也是一种掠夺性的“水流湍急”的方法,从根本上违背或忽视了农业本身的可持续发展规律。

有些人还认为开垦土地进行大规模经营是发展“高效农业”的必要条件之一 事实上,所谓的高效农业在现实中可能难以存在,已经出现的高效农业示威大多是短暂的,这给一些农业投资者和农民造成了沉重打击。

那么,什么样的组织形式最适合农民呢?我们认为,根据农业生产的特点,只有农民自己劳动的组织才适合农业生产。 家庭管理之所以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是因为它符合这样的特点。 不要认为家庭管理是个体经济,一群人一起工作是集体经济,也不要把集体农业误认为个体农业。 事实上,个人也可以通过某些组织形式成为非常有效的集体。 它是否是一个集体并不取决于有多少人一起工作,而是取决于它是否在农民之间实现了实质性的团结与合作。

农业组织的基本途径是从家庭管理到家庭农场,然后是合作社和合作社联盟。 家庭农场作为农户管理的“扩展版”,保留了家庭管理的所有优势,能够有效克服小规模农户管理的一些弊端。 例如,家庭农场可以激发农民的科技需求和组织需求,培养农民对土地和社会责任的感情,是新型职业农民最理想的载体。 然而,像其他组织一样,家庭农场也有许多自身无法克服的问题,如交易成本高、缺乏市场话语权和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低。 克服这些问题需要更高层次的组织,而最符合农业特点和农民利益的更高层次的组织是将农民和家庭农场结合在一起的合作社。

合作社和其他组织最显着的区别是合作社根据交易量将利润返还给农业生产者。 这就是为什么合作社被称为农民自己的组织。 根据我国特殊的国情和文化特点,只有在社区合作的基础上,进而建立广泛的联合,才能建立有效的农民基层合作组织 这里的社区合作不是一些人所说的传统集体,而是以合作原则为基础,以农村社区为基本单位的农民合作组织。 合作社不仅可以为农业生产者提供生产和技术服务,还可以为村民的生产和生活提供供销服务和金融服务。这是Xi总书记肯定的“三位一体”综合合作社。 小型合作社和个体合作社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联合社会。 重组各种联合社团将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合作网络。 在这样的组织框架下,农民利益得以实现,政府扶持政策得以有效实施,国家农业安全得到更大保障 (作者是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

最新论文
朱启臻: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朱启臻: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中科院免费向国内中小型高新技术企业开放科研装备
宁滨任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六人为副校长
各界热情点赞国家科技奖励大会
施普林格回应“撤稿事件”:被撤论文数占比很小
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发展展望分析
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发展展望分析
朱启臻: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包为民院士:人才培养是迈向航天强国基础
日本研究发现真性近视儿童期病变特征
中巴聚焦自然灾害风险与减灾国际合作
热门论文
北大招办称“招生乱象”源于出分报志愿方式
2016年中科院科技创新巡展拉开大幕
从公平与效率的角度探析民商法与经济法的价值取向
卫生部启动专项推广原发性肝癌规范化诊疗
企业新形势下市场营销攻坚战的探究
建设月球站、探测彗星:未来三年中国航天有点忙
张杰院士团队在强太赫兹辐射源研究获重要进展
权威专家:婴幼儿配方乳粉中反式脂肪酸不会影响婴幼儿健康
关于动柔度矩阵迹范数的悬架多目标评价分析
单细胞测序技术应用于癌症无创诊断
台湾陆生就学停留办法将出炉可望10月中旬实施
2017年全国科学实验展演汇演活动在京举行
揭秘世界最大对撞机:将重现宇宙诞生时形态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