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艺术论文 >> 《海洋法公约》缺陷探析及关于南海九段线的争议

《海洋法公约》缺陷探析及关于南海九段线的争议

作者:核心期刊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31

2014年3月30日,菲律宾正式向联合国海洋法法庭提交了4,000页的申诉,指控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声称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称为《公约》)。自年至今,自本月初以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南海仲裁“嘈杂”进入了高潮。随后,美国也开始公开支持菲律宾。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要求中国在2月5日举行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就南海“九段线”作出明确声明。美国国务卿克里在2月访问中国时再次提出要求,他指责中国不遵守《公约》,并要求中国澄清“九段路线”的呼吁。一次,国内外舆论如火如荼。美国和菲律宾的舆论打算将中国的“九日路线”主张和《公约》完全放在相反的一边,以期达到中国的国际反对和实现叛乱的目的。该事件是近期关注的焦点。最后,中国在南海的“九段专线”是否违反《公约》,《公约》,也有必要作为听证判决的依据。《公约》有哪些局限性和其他值得讨论的问题。

实际上,在菲律宾提出的申诉中,菲律宾提出了四项仲裁。首先,菲律宾认为中国的9段线是不当的要求,并且违反了《国际海洋法公约》。第二,菲律宾认为,中国目前在南中国海所占据的“岛礁”只能被视为一块岩石,它没有维持人类居住和经济生活的能力。因此,这些岛屿不能具有专属经济区的地位。第三,中国在南海海底以水下礁石为基础建造的人造建筑物(通常被称为高层房屋)没有专属经济区的地位。第四,中国在南中国海骚扰菲律宾船只是非法的。本文仅讨论九线争端,其他三项争端以及国际海洋法法庭是否具有管辖权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九段线的法律性质含混不清的原因

南海久段线之所以被称为“九段线”,“分割线”或“ L形线”,是因为它在地图上标有9条虚线,形状像“ L”形。它最初是由中华民国政府正式提出的。它是中国在南中国海边界的通用名称。这是最重要的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一直主张在南中国海拥有历史权利。但是,九段线的法律地位和性质以及中国是否对该线中的“剩余水域”感兴趣。中国政府显然采取了回避态度。在相关法律规定(例如《领海及毗连区法》,《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或外交部和其他政府部门发布的声明中,我们没有看到这9条线中的任何一条。法律性质的明确定位。

实际上,关于九段线的法律性质,基本上有四种观点。最重要的是“岛屿归属线”和“历史水域理论”。无论哪种陈述都有其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如果中国必须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争端,那么无论采取哪种法律,中国都将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

(1)“岛屿归属线”及其局限性

“岛屿归属线”是指将九段线等同于该岛的归属线,即中国仅将该线内的南海诸岛归为中国领土,这表明中国将只能在该领土上主张权利。九段线以内的群岛及其周围水域。而不是整个南中国海。

从中华民国划定第十一条路线的初衷来看,这种说法是可行的。从国民政府1947年的出版物《南海诸岛位置图》中可以看到,九段线紧紧围绕着南中国海,这些线用于将它们与其他岛屿分隔开,使用不连续的线代替实线线。实际上,在群岛划分实践中,这种使用岛屿来指示岛屿归属的方法更为普遍。它显示出许多岛屿已被明显地分类,并且各省被一一列出。典型的例子包括1899年英国和德国所罗门群岛的分裂。将九段线视为该岛的归属线,无异于承认中国主动放弃了九段线内“剩余海域”的管辖权,因为这部分海域在国际法中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因此,作者认为该学说虽然不可取,尽管有一定根据,但该学说首先也存在重大缺陷:中华民国于1948年正式发行《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此后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国际社会,该行的一部分(包括后面的九节线)早已持不同政见。在此期间,中国继续对南中国海(包括“剩余海域”)行使管辖权,国际社会没有反对。其次,在1970年代之后,一些国家不是因为法律因素而质疑中国的九段线的合法性,而是要夺取南中国海丰富的海洋资源。因此,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不应该主动放弃“剩余海域”。不应认为该声明不利于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

(2)“历史水域理论”及其局限性

在《公约》中可以找到中国对南海的土地,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或管辖权,但对“剩余海域”的主张似乎超出了《公约》范围。在这种情况下,“历史水域”应该上升。该学说认为,中国对包括“剩余海域”在内的南中国海的历史权利(即历史管辖权可能不受《公约》的限制。也就是说,《公约》不能限制中国的历史群岛。原因来自“历史”一词,即这项权利是在《公约》生效之前就已经形成的,该理论将使中国在“九段路线”中的利益最大化,因此大多数国内学者认为同意。

但是,作者认为该理论仍然有很大的缺陷。首先,“历史权利”的定义不清楚。 “目前,其定义在任何国际公约中都找不到权威性的定义。尽管《公约》在某些条款中确认了这项权利,并且在国际惯例中有成功判断的案例,但《公约》并未明确定义什么是海域或水域的历史权利这将给判决结果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中国声称历史权利带有举证责任是相当困难的;其次,使用群岛水域权利的主题引起了极大争议。像毛里求斯这样的群岛国家认为,只有像它们这样的岛屿组成的国家在划定领海或专属经济区时才采用群岛水域系统,但是,中国和遥远的海洋等大陆国家却持相反的意见。采用这种理论,消除这种分歧成为一个主要问题。

可以看出,中国对九段路线法律性质的模糊定位是无奈的。首先,由于各种理论的局限性,中国政府目前无法找到合适的理论来说服各国获得国际法院的承认,其次是国际法。学术界对历史权利的概念内涵尚未形成统一的看法。《公约》既定的法律制度实际上无法解释和定义历史权利。这些将使中国在诉诸法律渠道方面处于不利地位,因此中国目前不选择。采取法律手段是明智的。

2.九段线的法律性质引起的《海洋法公约》缺陷问题

从以上可知,九段线的模棱两可的性质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可避免的,无论采用哪种理论,只要是合法的方法,中国都会处于不利地位。

实际上,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争端的解决方法不必使用法律渠道。它还可以使用政治渠道。如果使用合法渠道,则不仅是国际海洋法院。它也可以根据《公约》决定前往联合国国际组织。法院和常设仲裁法院不仅基于《公约》,而且还引用了其他国际法资料,例如国际习俗。因此,作者认为我们不应该过分依赖和限制使用《公约》,因为《公约》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在这里,我并不完全否认《公约》的状态,因为《公约》仍然是解决许多海洋争端的主要力量。据统计,自国际司法机构于20世纪初成立以来,涉及“世嘉”,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诉日本的金枪鱼案,巴拿马诉法国的“卡莫科”案,马来西亚诉新加坡的“关于在柔佛海峡进行新加坡土地开垦的海上争议由ITLOS进行裁决或仲裁。依靠《公约》的ITLOS对于解决海事纠纷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如上所述,《公约》的范围受到限制,至少就九行争议而言,《公约》并不令人信服。

(1)《公约》范围有限

首先,《公约》和九段线路有不同的时间安排和法律来源,两者不具有可比性和适用性。“九段线”主张,几十年后,《公约》将被签署并重新颁布,时间上的差异必然导致适用场景的差异。此外,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权利的规定来自以[0x9a8b]为中心的现代海洋法体系。中国“九段线”主张源于当时的习惯国际法。两者的法律渊源迥然不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美菲所称的“九段线”与《公约》不符。完全是有意忽略背景和适用情况之间的差异。其目的是与中国作对,企图夺取南海丰富而宝贵的资源。它的主张是不合理的。

其次,尽管《公约》在处理海事纠纷中处于最前沿,但它采用了“使用陆定海”的基本原则,即通过陆路(包括陆地和海上)确定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岛屿主权)。以及大陆架等海洋地区的主权。但是《公约》作为现代海洋法和海洋秩序的基础,其调整范围仅限于海洋地区,但不涉及土地(包括岛屿的主权)。但是,要解决有关“剩余海域”的争议“九段线必须首先解决海域中相关岛屿的主权问题。这已经进入了未经调整的《公约》领域,并且也为一些国家提供了利用法律漏洞的机会。例如,以菲律宾为代表的一些国家曲解了《公约》的本意,意图夺取其他国家的岛屿主权,除了以这种方式占领中野岛外,菲律宾还占领了中国的珊瑚礁。毫无疑问,中国拥有南中国海诸岛的主权,因此享有该岛周围海洋的权利,这完全符合《公约》海洋法则。菲律宾完全扭转了这一决定关系,并扭转了这一决定关系。据信,由于南沙群岛中的某些岛屿在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内,因此该岛屿的这一部分归菲律宾“拥有”。扭转海定禄是非的做法完全违反了《公约》的有关规定。

(2)《公约》漏洞使中国无法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南海争端

首先,由于《公约》的范围有限,它目前无法解决领土争端中的岛屿争端;其次,即使在可以应用《公约》的海洋领域,也存在许多无法经受审查的漏洞。这样的漏洞和不完善之处将导致ITLOS的最终审判结果遭受重大破坏。因此,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国际争端的方法是非常冒险和刻意的。

首先,由于法规不明确,因此无法准确地区分和定义“岛屿”和“礁石”这两个概念。《公约》第121条仅对“维持人类居住或自己的经济生活”的礁石特征进行一般性定义,但未指定“维持人类居住或自己的经济生活”应满足的标准,因此,在应用过程中,通常不可能清楚地区分“岛屿”和“岩石”问题。实际上,九段线上争议的焦点和根源在于菲律宾一直打算模糊的岛屿与珊瑚礁之间的争端,而不是海上争端。菲律宾一直打算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模糊争端。在菲律宾最近提交的ITLOS仲裁申请中,对南中国海L线的主要攻击不符合《公约》的相关规定。它还声称,黄岩岛的六个小岛和辅助珊瑚礁不是“岛屿”,而是“岩礁”。因此,没有权利享受专属经济区。可以看出,在《公约》中未明确定义的灰色区域中,法官的判断力很大,并且人为操纵的可能性也很大。裁决的结果实际上是由五人仲裁庭的法律解释确定的。

第二,对于与群岛水域有关的历史权利和问题,没有明确而具体的规定。这导致了许多有争议的问题,例如历史权利的权威性定义,历史权利是否不适用《公约》等。如上所述《公约》的限制,这将使裁判的结果具有很大的颠覆性,从而增加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争议的风险。而且,按照国际惯例,《公约》不是解决南中国海争端的唯一依据。可以解决海洋争端的主要国际法院不仅限于ITLOS,还包括国际法院和国际法院。尝试进行争议时,它们可能基于《公约》以外的国际法资源。但是,这种来源主要来自国际法和领土法的基本原则。国际法的基本原则仅是宏观指导,而领土法的大多数规定既不成文也不含糊。因此,根据除《公约》以外的国际法渊源进行判断或仲裁,对裁判结果的颠覆不少于《公约》的后果。因此,通过解决争端的法律途径,裁判的结果将主要基于对国际法院的解释,并且还可能受到政治,经济和人为因素的影响。坚持这条道路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三,结论

可以看出,中国的“九段线”主张似乎与《公约》尖锐且矛盾,但其根本原因主要是由于《公约》的缺陷。未来,中国将致力于与包括沿海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及时,有效,持续的沟通与谈判,与国际社会一道,推动《公约》的进步与进步,为世界带来中菲争端。解决重大海洋纠纷提供了更全面,公正,清晰和合理的法律依据或指南。

最新论文
2011年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
50多所高校开招农村生部分取消“到校复试”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采访”学生记者
施一公:中国最好大学不逊色美国顶尖大学
我国上市公司所得税税收负担的实证研究
2017年全国科学实验展演汇演活动在京举行
张弥曼院士当选瑞典皇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2011年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采访”学生记者
2017年全国科学实验展演汇演活动在京举行
2017年全国科学实验展演汇演活动在京举行
2011年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
热门论文
公共管理视角下的城市规划职能思考
中国科大:教学管联动精细化育人
“营改增”对企业税负的影响分析
中国复调音乐理论体系形成与发展
关于构建语文高效课堂的有效途径分析
中科院青年北川希望小学:震不垮的希望
“营改增”对企业财务管理的影响探讨
中国古代音乐美学发展的影响和社会价值探究
关于现代汽车维修的特征及维修技术分析
代表建言科技评价体系不能“一刀切”
东北城市题材电视剧的人文内蕴研究分析
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8月宣布
两会争鸣:怎么看科技成果转化率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