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艺术论文 >> 彭思龙:科研人应有“六气”

彭思龙:科研人应有“六气”

作者:建筑工程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04

作者:彭斯隆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4年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彭斯隆:科研人员应该有“六种精神”

彭斯隆

人。不管他们做什么工作或从事什么职业,他们或多或少都会被打上职业的烙印。 有些人一看到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另一些人则能看到自己不适合做什么。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气质。 一个人的内心思想和心理会投射到他的行为和形式上,表现为光环。 尽管大多数研究人员不同于其他专业人员,但表现出色的研究人员通常具有相同的特征。 从我短暂的经验来看,如果研究人员有以下“六气”,对研究和生活都有意义。

更多的勇气,更少的挫折

科学研究中最困难的事情是选择一个题目。面对广泛的话题和各种各样的“大牛”判断,如何选择自己的话题常常令许多人困惑。 最大的困惑来自于我们是否有勇气和信心做出明确的选择,而不是在明天风向一变就从今天的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话题。 中国学者经常跟随研究的趋势,他们的心理原因来自于缺乏勇气和内心的不安全感。 一方面,这种缺乏信心影响了主题的选择;另一方面,它严重抑制了思维的效率。 林曼不能用一只脚踢好球,但是他经常缺乏一种勇气作为支撑。 在大多数情况下,犹豫不决会浪费我们的精力。 最终结果是沮丧。

要更有骨气,不要傲慢

科学研究圈也是一个小社会,它实际上分为369个一等、二等和最后一等 每个人都会在特定的时间有意无意地给自己一个职位。 如果你的位置不好,很容易感到自卑。 在国际会议上,几年前经常出现一个现象:一个着名的外国人被一群中国学者包围。 当然,学术交流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如果交流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得着名专家的认可,那就不是交流的目的。 科研成果的质量不是由一两头“大奶牛”的肯定或否定决定的。历史最终会给出答案。 中国学者往往缺乏平等沟通的脊梁和心态。 偶尔,一些突然出现在某个领域的学者倾向于走向另一个极端,也就是说,他们倾向于傲慢和鄙视周围的人。 这种傲慢不会带来更好的结果,但是脊梁可以让我们永远独立平等地面对他人。

更加和蔼可亲,不要充满敌意

大多数研究人员专注于技术和理论领域,与人类相对较远。我们有时会看到老师粗暴地对待学生和同事。 然而,我们也发现“大丹尼尔”越多,彼此交流就越容易。 马斯洛的心理学表明,健康的心理需要许多品质,其中之一就是民主心态。 民主的心态表现为更加和蔼可亲。 当我们带着敌意面对别人时,我们肯定得不到任何友谊,这也反映了我们自己的不健康。 当我们对别人的意见缺乏耐心时,也是我们自己的精神出错的时候。

更多的英雄主义,更少的怨恨

不管我们做什么或怎么做,只要我们做,我们或多或少会得到一些东西。 但问题是,无论我们获得多少,大多数时候,我们总是觉得这是不够的。 这种本能的“自我肯定”常常使我们无法客观地评价自己,也不能对得失漠不关心。 然而,如果这种得失不平衡的感觉经常发生,很容易生气,觉得你没有得到所谓的“公平” 在我看来,在大多数情况下,怨恨是信息不对称的结果。 我们应该更加英勇,不要担心得失。 在武侠小说中,伟大的英雄是勇敢的。他们可以为了友谊和忠诚而放弃生命。 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无论得失,正是我们所缺乏的。 我们欣赏那些勇敢无畏的人,但要成为这样的人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无论如何,更多的文学风格和更少的庸俗“科学研究者”都是知识分子。从教育的深度来看,他们应该被视为社会精英。 费希特谈到学者的使命时说,精英的责任在于用自己的行为教育他人。 精英们依靠什么来教育他人?我认为它应该是一种由文化滋养的文化氛围。 如果所谓的精英比世俗的人更精明,也利用所谓的规则,那就太俗气了。 在中国的过去10年里,我个人觉得中国学者不那么文学,更庸俗。 这是整个精英群体的损失和退化。 如果一个学者失去了作为学者的文学精神,变得比普通世界更世俗,那么这个世界又如何前进呢?

更多杨琪,更少殷琦

在中国快速发展的历史时期,各种利益不断相互竞争,每个人的心理都处于剧烈动荡之中。此时,我们缺乏正能量,我称之为杨琪,相反,负能量可以说是殷琦 杨琪让人温暖,殷琦让人害怕。 杨琦让人看到光明的未来,殷琦让我们觉得世界末日就在眼前。 作为科学研究者,我们用科学语言说话,用科学思维思考。我们有理由给出科学的答案,而科学的答案应该永远是积极的能量。 心灵鸡汤多年来一直在社会上流行,这不是中国的专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鸡汤来滋养处于相似阶段的混乱社会的灵魂。 可以说,我们缺乏“鸡汤”来安抚我们的心,而不是“过量”

每个人都希望在科学研究和生活中有一个快乐的过程,但是快乐的感觉不会主动到来。它要求我们有创造幸福的能力,体验幸福的感觉和传播幸福体验的心态。 一个人的经历是内部和外部互动的结果。如果我们缺少一些正确的东西,我们自然不会得到正确的东西。 如果我们所做的不能让别人感到快乐,我们也会错过快乐。 从我开始,我希望我们会有更多的勇气、骨气、善良、英雄主义、文学精神和阳光,而不是沮丧、骄傲、敌意、怨恨、粗俗和粗俗。这样,即使我们最终可能仍然是一个次要的科学研究者,也没有人能夺走我们的荣耀和骄傲。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2014年5月12日第7版窗口)

最新论文
企业违规使用氯氟烃捕捉臭氧治标更要治本
关于湖北产业结构调整若干问题的思考
合肥工业大学校长回应被副校长举报:内容不实
关于湖北产业结构调整若干问题的思考
关于我国巨灾保险风险证券化制度构建研究
彭思龙:科研人应有“六气”
方舟子遇袭获赔500元误工费将考虑上诉问题
孙凝晖任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李国杰院士不再担任
关于我国巨灾保险风险证券化制度构建研究
关于湖北产业结构调整若干问题的思考
合肥工业大学校长回应被副校长举报:内容不实
方舟子遇袭获赔500元误工费将考虑上诉问题
热门论文
关于停车经营企业中财务管理问题的探究
共犯退出刑事责任问题的实务研究
探讨新课改下如何开展初中语文作文教学
“辛普森案”程序价值对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影响研究
业财融合问题在企业财务管理中的探究
“营改增”对企业财务管理的影响探讨
传统手工艺理念与现代服装设计的融合发展
杨玉良院士:国家将出台政策提高博士生经济待遇
张杰院士团队在强太赫兹辐射源研究获重要进展
一例公共场所无证经营的卫生行政处罚案件讨论
权威专家:婴幼儿配方乳粉中反式脂肪酸不会影响婴幼儿健康
关于公证实践中代位继承和转继承的区分
关于电力企业信息平台集成方案与策略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