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艺术论文 >> 人大与公共决策:问题、原因与对策探讨

人大与公共决策:问题、原因与对策探讨

作者:旅游论文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0-31

一,人大公共决策过程中的问题

(1)缺乏有效的概念激励机制,使人大参与公共决策

这个概念的主要问题在于我们是否从公共决策的角度真正看待人大的决定。作为代表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定应体现民意,并具有强烈的“公众性”。尽管有这种做法本身,但人大决策行业已经具有公共决策的基本体制框架和一些创新做法。但是,从概念上讲,仍然没有足够的动力来支持人大在公共决策系统中的核心地位。

(2)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策过程中,“代表”的作用和职能不足。

在关键时刻,权力取决于行使,而不取决于名义所有权。从政治过程的角度来看,公共决策过程中参与,讨论,辩论和谈判的意义和价值不亚于决策的结果,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后者重要。这意味着人大应该成为公共决策过程中舆论交流,互动和博弈的核心平台。这也意味着,人大作为“代表机构”的机构作用应得到体现和重视。但是,在具体的实践层面上,在发展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参与公共决策密切相关的代表职能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人民代表大会都只发挥了非常有限的作用。在决策过程中,“重新审查不会重新考虑”,投票和参与很少,咨询程序也更少。这些问题的存在极大地制约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科学民主决策的深入发展。

(3)人大决策缺乏完善,实用,可操作的规则体系

尽管我们有关于NPC决策的特殊法律法规,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等,但这些规则和系统的定义和结构仍存在一些不足。人大决策权的制度性规定过于宏观和笼统,缺乏具体性和可操作性。决策关键环节中形式规则的缺失或存在

(4)人大决策的开放性有待提高

在中国的过渡时期,人们对人大决策的公开性和透明性抱有很高的期望和兴趣。但是,从实际的角度来看,人们的期望与人大的决策开放性之间还有一定距离。首先,决策内容的公开性含糊不清,选择性强,不够全面和清晰。其次,决策过程在会议之前发布得不够充分。当前全国人大决策的大多数公共惯例主要是会后公告。第三,在人大决策中,群众的参与还不够。公民的出勤,立法听证,监督听证会和座谈会以及其他形式的“形式化”和“现场审视”的公众参与更多,并且缺乏制度上的保障,其实施更加随意。

(5)在决策过程中,人大代表的素质和权利有待进一步提高。

一方面,在公共决策过程中,“代表必须处理的问题以及对这些问题的有效解决方案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这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知识和技能。 ”。另一方面,决策共同性的定位要求代表的参与决策必须具有相应的权益。保证,以确保代表能够合理有效地反映民意。但是,就人大的决策而言,这两个方面都存在缺陷。

II。问题原因

客观地说,人大在公共决策过程中的问题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1)界定党和全国人大在公共决策中的权力

从政治设计的角度来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但是在实际的政治过程中,党的领导是根本。就其性质而言,它是代表民意机构的一系列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国,作为一套国家机器的一部分,由中共中央高层设计并由上而下推动的系统就是一种反映。 “国家意志”吸收了“公民代表”参与的体制体系。在这种逻辑下,人大决策的核心目的是使党的政策合法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工作是使党的主张通过法律程序,成为国家意志,成为法律法规,成为整个社会和全体人民的行为准则。”在现实政治过程中,政党是不确定的权力中心和公共决策机构。的中心。在此前提下,党对人大的理解决定了人大在中国重大问题决策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在此前提下,人大在公共决策过程中的定位很难成为党和政府的“提问者”和“挑战者”,而是党和政府的“合作者”或“帮助者” 。这种现实的定位导致了人大的决策过程有两种逻辑。一种是由宪法,法律和法规组成的制度形式规则逻辑,另一种是在实际权力分配下的非正式规则逻辑。尽管前者逻辑具有制度规范的强大力量,但后者逻辑通常在现实中起作用。在后一种逻辑下,党和政府的权力往往凌驾于人民代表大会之上,这直接导致人民代表大会在公共决策过程中处于一定位置。例如,上面提到的问题,理解思想的问题以及缺乏代表性的角色都与这个因素直接相关。

(2)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策的真实制度结构

首先,在现有选举制度下,人大代表的代表和责任。在我国长期以来,人大代表选举是一个多层次的间接选举制度。县级以上代表间接选举产生。而且,在党代表候选人的提名和选拔中,党和政府领导部门往往首先强调代表利益整合的功能。因此,人大代表不是选民利益的代表,而是抽象的整体利益的代表。决定代表地位的不是选民的意愿,而是有关党和政府组织的参与,这使得代表在决策中的责任取向主要取决于后者的责任。规范意义上的人民代表刚刚被忽略。其次,非全职人大代表与人大决策专业化之间的差距也使得人大代表在政治上的参与比代表选民的“表达意见和审议”更为“简单的同意”。

在整个人大系统中,只有人大常委会的常任理事是全职委员,人大决策的主体是-多数人大代表和常委是非专业人士。这意味着除了专业地位外,大多数代表或委员会成员还以“兼职”的身份参加。它的生活和职业前景与自己的工作息息相关,并不代表这种身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定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过程。代表的兼职地位将不可避免地使大多数代表和委员会成员对人大决策问题有充分而透彻的理解。再加上会议时间短,这使得代表和委员会成员更难以参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策并有效地表达人民的意见。第三,人大决策的决定体系结构不利于有效沟通和表达不同意见。首先,人大本身的结构问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体会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一层两层”结构,使人大作为一个机构,在具体决策过程中容易出现“金字塔式”的官僚组织倾向。这种做法不利于每个代表,而会员们则在平等的基础上行使自己的权力。第二个问题是审议和表决机制的具体问题。小组/小组讨论的审议结构对不同地区代表之间的交流有一定的限制,这使得会议的交流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在审议方式上,有很多时间进行陈述和审判,而进行“审议”的时间则更少。在投票会议上,不能有效保证代表和成员的独立性。此外,在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和成员与公众之间的联系较少,会议的公开性还不够。这些使人大决策与真正的“公共决策”相距甚远。

(iii)缺乏系统的议事规则系统

只有有了规则,组织的决策才能被协调和统一,而不会引起领导者的动荡,也不会被某些领导者的强硬言论所操纵。议事规则是反映决策民主的最重要工具和指标之一。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对人大审议制定了较为系统的规定。但是,作为程序性规范,由这些法律和法规构成的程序规则的第一个问题是,存在许多:的宏观规定。关于程序和审议方式的规定不够具体。特别地,后者仍然具有单一模式并且缺乏秩序。规定的问题。这使得许多大规则仅原则性的,没有可操作性,并且在实践中是任意的。

三,对策分析

(一)执政党应积极转变观念,从促进沟通,谈判和科学民主决策的积极角度出发,促进人大决策,着力于撤回控制和动员的实际有效性。惯性思维系统,不取决于系统本身。变化与发展,取决于系统参与者的行为概念和行为模式是否改变;如果参与者的行动逻辑不改变,则系统改变和发展就很难产生新的系统运行效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定必须维护党的领导。在公共决策过程中,人大的转变以及具体制度的实施和改革从根本上取决于党的执政理念的转变。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党和政府的执政理念还带有一定的革命性党式控制和动员思想。公众决策所强调的“交流”和“咨询”的概念不能体现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策过程中。在这个层面上,人大决策要适应公共决策的价值取向,其主要核心问题是改变参与者和参与者的行动逻辑。为此,核心在于转变我们党的总体执政思想。

(二)明确人大在整个公共决策中的权力和地位,制度保证人大的核心问题在于确保党委和人大在决策中的权力平衡。换句话说,党委的主动性不能代替或控制人大的议事决策权,人大的议事决策权不能与党的领导分离。对此,首要重点是在公共政策制定过程中理清执政党与人大之间的权力界限,切实保护人大在公共决策中的权力和地位。执政党应摆脱特定计划和指标的设计,其主要重点应放在确定政策目标上,以确保政策方向符合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其次,有必要制定明确,具体的立法,界定和划分党,政府和人民代表大会在公共决策中的具体权力,使人民代表大会必须成为公众的主体和事实主体。做决定。

(三)改革和完善人大决策体系结构在改变公共决策方向的过程中,人大决策方式转变的主要障碍在于旧制度结构造成的“路径依赖”。在这方面,人大决策制度必须在结构上逐步改革和完善。在这方面,改革的切入点应在以下几个方面: 1.延长大会期间; (二)改变人大兼职工作的现状,增加专职代表人数,增加人大常委会常任理事人数; (三)改革“金字塔”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议更能代表人大代表和决策者的声音。 4.在当前条件下,将实行直接选举的基层代表,代表将负责选民的责任,并增加他们对政府决策的参与。沟通技巧和专业决策水平,并以此作为突破,形成示范效应。

(iv)完善和完善议事规则

这个想法有两点。首先,逐步完善了议事规则。这主要包括审议,表决方法和程序的完善。对于重要的链接,有必要制定单独的法规或先完善法规。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非常有必要在人大提案,问题,辩论,听证会,任命和解雇以及公民身份方面建立相应的特别法规。第二,在完善议事规则和制度化的过程中,必须注意基层人大的一些创新做法。对于“民主对话”,“预算谈判”等新的民主讨论方式,我们必须保持开放和鼓励的态度,加大研究和试点工作的力度,总结经验,促进其制度化发展。

(5)充分重视人大决策的公开性和开放性

在过渡时期,中国的公共决策议程必须突出并集中于解决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有关的重大问题和人民关心的关键问题。在制定公共政策的过程中,党和政府政策议程的制定应该与人民心目中的公共议程的制定相吻合或对接。这意味着人大的决策必须从以前的“封闭式决策”模式和“动员式决策”模式进行,成为党和政府决策民主化的核心支撑。科学化,成为党和人民群众紧密联系的核心平台。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从现实的角度来注意三点。第一,提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透明度,着眼于具体的制度化公民,增加媒体的强度,尤其是媒体对全国人大辩论和问题的报道和宣传。第二,它非常重视专业咨询机构和专家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策中的作用。建立和完善人大决策专家委员会的有关制度,并利用外脑促进科学民主决策。三是重视基层人民代表大会的协商民主做法,如“民主谈话”,“人大代表代表”,鼓励基层政府通过人大代表平台与群众进行沟通和对话。

最新论文
PBL教学法在中职护理学基础教学中应用的讨论
浅谈德育在小学数学课堂教学中渗透
关于抗高血压药物的临床应用研究
代谢组学与“肾在液为唾”理论的探究
关于抗高血压药物的临床应用研究
PBL教学法在中职护理学基础教学中应用的讨论
关于会计信息公开制度的相关思考
浅谈德育在小学数学课堂教学中渗透
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逻辑起点、运作机制和界域指向
浅谈德育在小学数学课堂教学中渗透
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逻辑起点、运作机制和界域指向
供应商生产资金约束的状况下融资策略的研究
热门论文
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逻辑起点、运作机制和界域指向
关于CESSNA172R发动机磁电机外定时角变化探究
人大与公共决策:问题、原因与对策探讨
浅析核心素养在初中历史教学中的重要性
从公平与效率的角度探析民商法与经济法的价值取向
关于绞股蓝总皂苷的药理作用研究进展
小学六年级语文复习课有效教学策略探究
小学三年级阶段的估算能力的培养方法探究
新课改背景下小学美术教学方式的转变
关于中央“八项规定”与政府采购的探讨
关于中小企业财务管理现状及其对策探讨
PBL教学法在中职护理学基础教学中应用的讨论
浅谈德育在小学数学课堂教学中渗透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