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社科论文 >> 中青报:饶毅施一公为何落选院士

中青报:饶毅施一公为何落选院士

作者:网页设计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29
作者:叶铁桥朱刘玉王千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2年

选择商品名:中小

中国青年报:饶毅的史龚毅为什么没有当选为实验室院士

饶毅。(信息图片)江山/CFP

《被高调》,这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3月7日在科学网站上发表的博客。这篇博客文章到目前为止已经收到了近20,000次点击,并被转发以引起广泛关注。

这篇博文的由来是,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期间,《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代表成员中的一些中国科学院院士,探讨了饶毅和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石龚毅未能入选2011年院士评选的真正原因。

当时,在采访饶毅时,他先说没什么可说的,然后说,“除非有人有话要说,我可以回答。”

饶毅和龚毅评价的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与医学系(以下简称生物医学系)共有128名院士。其中,80或90名有投票权的院士决定谁可以成为新院士。在NPC和CPPCC的代表中,有12名是生物和医学系的院士。

2011年的院士评选可能是近年来最受关注的一次。两位学术明星饶毅和石龚毅双双落马,引发了关于院士选拔的热烈讨论。两人为何未能赢得选举仍被广泛讨论,包括那些持有“国籍理论”的人、那些持有“回家时间太短”的人和那些持有“个人怨恨理论”的人。

然而,到目前为止,除了曾宜欣的公开回应外,只有一名不愿具名的院士表示是由于国籍问题,而其他有投票权的院士的声音暂时缺席。

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生物和医学系的几位有投票权的学者。除了两位不愿接受采访的学者外,还有三位学者表达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但是,新院士是由具有表决权的相关院士投票产生的,一人一票。每个院士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做出决定的。因此,受访院士的意见不能代表其他院士通过投票做出决策的理由。

也许,三位院士揭示了导致两位杰出科学家失去院士的一些因素。然而,为了找出饶毅和龚毅落选的真正原因,我们必须逐一采访或抽样那些没有投赞成票的院士,这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们为什么没有当选院士一直是个谜。

级别没问题,国籍被认为是选举失败的主要原因。

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的院士都对饶毅和龚毅的学术水平给予积极评价,认为他们符合院士的标准。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副主任朱左岩院士说:“首先,我确信他们都是非常好的科学家。就个人而言,他们的科学水平是毋庸置疑的。”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孟安明院士表示,他们的水平“没有学术争议”。

院士甲,一所着名大学的教授,中国科学院生物与医学系的匿名成员,承认陈在院士选举中投票支持他们两人,“他们的学术水平没问题,国内科学家都是认可的。”

此前,美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东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也表示,饶毅是一位世界级的科学家。他甚至说,“他的学术水平不仅远远高于同领域的第二轮候选人,而且也高于一些学者。”

至于饶毅和龚毅落选的原因,受访学者认为第一个因素仍然是国籍问题。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章程明确规定,院士候选人必须具有中国国籍。

孟安明院士说饶毅与教育部不符(饶毅属于教育部初选主管部门推荐的院士候选人)。他还参加了教育部的投票。“但事实上,当时有一个问题他们的国籍在推荐截止日期之前还不清楚。尽管他申请放弃美国国籍,但他申请了放弃,美国国务院必须正式通知并同意你的放弃(这很重要)”。

朱左岩院士还说,国籍问题“也可能有一些影响”,“他们的中国国籍仍在处理中”。如果手续在一年前完成,我想情况会好得多。”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12月,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执行委员会秘书长曹萧也对媒体回应称,两位院士与“国籍”无关。曹萧也说,石龚毅和饶毅的国籍没有问题,并说公安部已经发了一封信,说他们从某一年的某一天起拥有中国国籍,但相关程序尚未完成。经过讨论,中国科学院主席团决定他们具有中国国籍。院士

A表示,虽然一些部委已经发函表示正在解决国籍问题,“在第一轮,大家仍然相对理解他们正在办理手续。也许经过确认,国籍问题应该已经解决了,所以石龚毅在第一轮投票后就上去了。当石龚毅上去的时候,也很危险。饶毅排在最后,被卡住了。”他没有进入第二轮。院士

A说,当我们回到后面时,我们仍然对国籍问题有意见。“严格来说,没有决议就没有选举资格。石龚毅到达下一轮,当每个人在投票时讨论国籍问题时,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但是,据了解,到第二轮投票时,龚毅已经提交了取消国务院国籍的通知。

饶毅(Rao Yi)在2011年11月的博客帖子中指出,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生物医学系已经选出了不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院士,到目前为止,不止一名院士没有放弃他的外国国籍。

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在院士候选人名单上,他亲自递交了公安部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国籍证书》,上面盖有公安部的印章。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8条规定,“如果入籍成为中国公民的申请获得批准,申请人应获得中国国籍”,“这意味着入籍证书是唯一能够证明入籍日期的法律承认的文件”。

回国时间短和贡献小也被列为选举失败的原因之一。

除了国籍问题,在中国时间太短和贡献太少也被认为是选举失败的因素。

早些时候,中国科学院院士、理论物理学家贺作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饶毅和龚毅刚刚从国外回来,“他们能为中国科学做出多少贡献?关键是这个”。

事实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还指出:“对于长期未在中国工作的院士候选人,在坚持院士标准的同时,还应特别考虑他们对国家社会、经济、科技事业发展的贡献”。

饶毅于2007年9月从西北大学医学院神经病学教授的职位全职回来,史龚毅于2008年2月从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的职位全职回来。

饶毅落选后,石龚毅告诉媒体:“我个人认为饶毅的学术水平很高。他不是高产科学家,但他的学术论文很有分量。”

根据记者检索到的数据,饶毅在2005年带领中国研究生发表了中国25年来的第一篇《细胞》论文,2007年后在《自然》及其子期刊上发表了4篇文章。

然而,一些学者说,在国外工作的人在权威的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比在中国工作的人更容易。在中国,由于学术不端行为频发等问题,国际有影响力的期刊对中国大陆学者的论文有更严格的评判标准,更难发表。“如果是这样,那么国内和国外都不会做得很好。国外的条件和气氛都很好。我做完后会回来申请(院士)。他这样做合适吗?”

一些学者还说,学术水平不能完全取决于论文的数量,“全世界有这么多的人发表论文”。

孟安明认为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也应该强调他们对中国科学的贡献。“例如,他在中国工作了十年或二十年。我们没有说他发表了高水平的论文。他可能培养了高水平的学生。而且,他被选中了,他的水平应该相对较好。”他说,从两人回家的时间来看,“有些人可能认为时间相对较短。也就是说,对中国的直接贡献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院士甲还说,确实有一些院士认为他们回国后并没有做多少事情。与此同时,他们认为如果他们的学术水平高,就有很多外国,“有些人认为他们回到中国时没有做很多事情,有些人认为他们回到中国时没有做任何扎实的工作,但是他们占用了太多的资源。”院士

A说:“是一群比以前更早回来的人没有对当时的中国要求太多,真正改变了中国科技的面貌。中国科学技术的现状不是他们做了多少。”

此前,王晓东院士认为饶毅对中国科学发展的贡献不仅体现在他自己的学术研究上。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他表示,自1996年以来,饶毅帮助推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的成立,共同创建和主持了中国科学院上海跨学科研究中心,并共同创建了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这种参与不仅在海外难以实现,在国内也很少见。

批评科学技术系统被认为是走愤世嫉俗的路线。

另一位院士对这两个人在学术界之外的活动发表了一些看法。

自2004年以来,饶毅、白潞和邹承鲁在补编《自然》中发表了关于科学技术体系的文章。回国后,他在博客和媒体采访中多次批评国内科技体系和学术氛围。

引起最大反响的是饶毅和龚毅2010年在《科学》杂志上联合发表的评论。他们说:“中国政府投入的研究资金每年增加20%以上。理论上,它应该使中国在科学和研究方面取得真正突出的进步,并补充国家的经济成功。然而,在现实中,研究经费分配中的严重问题减缓了中国潜在的创新步伐。为了在中国获得重大项目,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好的研究不如与他们欣赏的官员和专家建立联系重要。”

他们的行为赢得了很多赞扬。他们落选后,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协和医科大学副院长曾宜欣在公开回应中表示:“他们不仅做好了自己的工作,还关注国家的科技政策和科技管理,表达了很多意见和建议。他们对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观点激发了思考和讨论,这无疑有利于中国的科学事业。”

但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一些学者称饶毅为“愤世嫉俗的青年”,称他“高调”,“发几篇文章似乎解决了中国的科技问题?他所说的完全不现实。”

对此,饶毅回应道:“如果我说的不切实际,别人应该想出切实可行的办法。为什么你不能一直看到?”

另一位院士说:“真正的科学家想冷静下来做事,而不是上网聊天。如果你连续三天两头在网上写这样那样的东西,你怎么会有时间做研究呢?”

饶毅回答道:“我一直认为做研究很有趣。我从不做“艰苦的工作”。我写关于科普和科技政策批评的文章。我对在海外做科学研究没有影响力。如果我真的比他们每天都打得更好,也许不应该让我感到羞耻。”

饶毅:为什么我会“高调”?

虽然上述观点并不能代表所有院士做出投票决定的依据,但A院士认为,根据他的观点,两人不投票的原因主要是上述原因。

关于回国时间短、贡献小的问题,饶毅在博客中写道:“他以前不仅当选时间短,而且是这一次的第一位(医学系)。回到中国的时间不比我们的长,但肯定比我在中国做事情的时间短得多,他刚刚从美国的助理教授晋升为副教授。”

饶毅在博客帖子中指出,今年生物医学系大部分当选候选人都像往常一样做基础研究,以科研论文为代表成果。“施龚毅在中国发表的优秀论文远远超过中国任何一位全职科学家,”还有“一些人认为,一个人不能以论文来判断一个人,他的论文的数量和质量远远低于其他人。除论文外,他没有做出任何贡献,但被选为院士。

关于“没有时间在博客上进行科学研究”的说法,以及批评科技系统为“愤世嫉俗者”,饶毅说:“在我回家之前,我看到几位老院士围着科技部主任微笑。自从我们2004年的文章批评科技部以来,包括院士在内的许多人已经能够在科技部官员面前站得更直了。这是为了帮助中国科学家还是为了不做正确的事情?”

饶毅说,这是文化差异。中国目前的文化是努力从事科学研究,对人谦虚,对上级只做诺诺。这些是他反对并认为应该消除的文化坏习惯。饶毅认为,中国应该提倡更多的乐观和积极。

事实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第二天,饶毅在得知一些学者对他“高调”的声音发表评论后,发表了博客帖子《被高调》。“我已经说了很多关于两件事,一件是科普,另一件是促进大气的变化,这两件事都做了。如果生物学者自己“贡献”好的道德或反对坏的道德,我就不必这么做了。他们不做,他们希望我不做。我认为这是典型的虚伪。”

他直言不讳地说,他瞧不起许多批评高调的学者。他说,他们成为院士后,很少有人能压制他们,但这些院士没有做良心驱使的公益事业。“如果他们共同努力,坚持一段时间,批评和消除科技领域的不良气氛,应该会有一些效果。然而,他们很少站出来,证明一旦人们妥协并为自身利益寻找借口,他们在获得稳定的职位后就不会为公共道德做出贡献。”

在他的博客中,他写道:“我的几篇儿科性质的简单评论文章非常引人注目。在恶劣的氛围面前,有权力也应该有义务的院士往往非常崇高。他们的沉默和无所作为是让我“高调”的重要因素。“

”高调不是坏事,低调是坏事。“在这篇博文的数百条支持性评论中,一些网民这样说。

相关文章:院士评选可能是“次优结果”

1 2下页

最新论文
体质降生活“作”:拿什么教会大学生健康地生活
优化初中英语课堂教学策略探讨
体质降生活“作”:拿什么教会大学生健康地生活
任何不愿将论文放在网上的作者必须从院长处获得自动放弃证书
我国将彻查高铁安全隐患铁道部承认管理存漏洞
宁波奖励科技创新特别奖获得者60万元
宁波奖励科技创新特别奖获得者60万元
中青报:饶毅施一公为何落选院士
大二男生见高中同学失联一周疑陷传销组织
优化初中英语课堂教学策略探讨
宁波奖励科技创新特别奖获得者60万元
我国将彻查高铁安全隐患铁道部承认管理存漏洞
热门论文
1亿年前古生物拥有“超长精子”长度为其体长10倍
高中语文教学论文(最新范文6篇)
企业内部合同审查的方案设计的相关研究
1亿年前古生物拥有“超长精子”长度为其体长10倍
假肢与矫形器技术的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
南大首批跨专业导师制本科生结业诺奖得主推荐
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文件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中医药抗胃癌转移机制的研究进度
以行政领导干部的标准选拔和任命大学校长及其他领导人员
当研究者将相同的想法发表到不同领域期刊时
最大规模人胚胎干细胞研究完成
中职企业网站建设课程改革的实践与探讨分析
2012年沃尔夫奖获奖名单公布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