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社科论文 >> 人口学家称我国须正视史无前例的人口挑战

人口学家称我国须正视史无前例的人口挑战

作者:会计职称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10

作者:湘南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3年

商品名选择:中小“大”人口学家表示,中国必须面对前所未有的人口挑战“抵制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这基本上来自对中国人口状况的不同看法。 坚持固定生育政策有市场的原因部分是因为这种观点迎合了国内生产总值领先的许多地方目前的发展思路。 从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看经济与人口的关系,经济是分子,人口是分母。 任何能使分子变大的人都被认为是好的。

当中国未来进入老龄化社会,一个老人在不到两次劳动中长大,这个老人现在是80后和90后。 年轻人应该认识到这些问题与他们未来的命运密切相关,必须关注这些问题,让人们听到他们自己的声音。

“启动并实施独生子女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在新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里程碑式的24个字引起了全社会的极大关注和讨论。

“搬比拖好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常宝在2004年和2009年写信给中央委员会,许多学者建议有计划地逐步放开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目前对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的抵制来自对中国人口状况的不同理解。 中国人口问题的潜在风险在于数量或规模,也在于结构。 长期低生育率、老龄化、城市化和人口流动的四大人口趋势将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我们的国家必须面对这一挑战,并尽快应对它。

在过去的十年里,有很多机会来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有些甚至差点就要关门了,但最终他们都失去了以下机会。

中国青年报:你认为“开始实施独生子女政策”怎么样?

顾常宝:在《决定》发布的众多改革方案中,第12章第46条的以下段落引起了高度关注和讨论。这似乎令人惊讶,但这不是偶然的。 其中,“开始”一词非常重要,这表明与以前的生育政策无法改变的状态相比,现在终于有可能改变了。

他们搬家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情况比人好。” 长期以来,持续的低生育率给中国的人口状况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这反映在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 几年前,人们注意到小学生越来越少,原本艰难建造的希望小学被放弃了。渐渐地,中学生越来越少了。未来,来自各省的数据显示,申请大学的人数也在逐年减少,而“农民工短缺”的呼声也在上升。 人口统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现在出生的孩子越来越少,6年内小学生越来越少,12年内中学生越来越少,18年内大学生越来越少,20年内青年工人越来越少。 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事实,但人们往往不相信。 几年前,学院和大学仍在扩大招生,但最终,他们发现学生数量不足。 那你为什么没有预见到?

中国青年报:你以前已经多次呼吁调整计划生育政策。你认为调整会在今年开始吗?

顾常宝:我没有想到,但是我真的不敢想,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已经失望了很多次。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有好几次调整就要开始了,即使只有很短的一段路程,但最终还是没有人跟随。 尽管这一次进行了调整,但过程是曲折的,是非常困难的一步。

《中国青年报》:在过去的几年里,学术界和公众舆论对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的共识越来越大。每年“两会”的提案也越来越多,但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阻力呢?

顾常宝:对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的阻力主要来自对我国人口状况的不同看法。 从来没有人简单地说,每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应该一直执行,但不同的是,有些人主张应该在很久以前调整和公布,而另一些人说,拖延越久越好。 有些人说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有风险,而另一些人认为真正的风险在于不要调整得太慢。

坚持固定生育政策有市场的原因部分是因为这种观点迎合了国内生产总值领先的许多地方目前的发展思路。 从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看经济与人口的关系,经济是分子,人口是分母。 以这种方式思考,那些能使分子变大的人被认为是好的,那些能使分母变小的人通常得到支持。

中国青年报:当前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真的会影响经济发展吗?

顾常宝:没有理由这么担心。 中国目前人口超过13亿,年出生率约为1500万,仅占13亿人口的很小一部分。即使在释放第二个孩子后,每年的出生人数略有增加,对总人口的影响也非常小。 此外,这还没有考虑到出生人数增长对经济的积极影响。 许多国家的实践证明,有孩子有利于扩大内需。

目前最紧迫的事情是尽快调整计划生育政策。

中国青年报:对独生子女的自由化有两种看法:一是远远不够,有必要尽快全面放开第二个孩子;另一种观点认为,这是目前最安全的办法,第二个孩子的完全自由化是未来的事情。 你更喜欢哪个视角?

顾常宝:仅仅放开第二个孩子是不够的。许多地方的生育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 以江苏为例,由于多年来城乡一体化的独生子女政策,即使在农村地区,独生子女的比例也很高。 与此同时,允许一对夫妇生育第二个孩子的政策得以实施。 多年来,尽管有越来越多的单身夫妇有资格生第二个孩子,但有资格申请第二个孩子的年轻人并不多,实际上生第二个孩子的更少。江苏省的生育率一直在下降。 在全国范围内,有两个孩子的夫妇生两个孩子的政策已经实施了很多年,但是很少有有两个孩子的夫妇实际上申请了第二个孩子,更少的夫妇在申请后实际上生了第二个孩子。

然而,对我国来说,关于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的辩论已经够长了。延迟太久了。与其继续拖下去,不如现在就走。 如果我们现在继续“坐以待毙”,我们将会变得更加被动,这个问题将来会变得更加严重。 此外,还有继续争论的趋势。问题越大越好。什么是人口适度理论、地球承载理论等。 作为一个学术问题,争论当然可以继续,但对中国来说,目前最紧迫的事情是尽快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改变对人口问题的思考,应对即将到来的人口挑战。

中国青年报:一些专家认为第二个孩子的全面开放将导致爆炸性的人口增长。 是这样吗?

顾常宝:这个问题可以用事实来回答。 20世纪80年代中期,经上级批准,甘肃酒泉、山西翼城、河北承德、湖北恩施等地区实行“一对夫妇可以生两个孩子”的试点政策,总人口约840万。 这些地区主要位于我国中西部,经济不发达甚至困难,发展水平低于全国。农业人口占大多数,在全国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2005年前后,我们的研究小组对这些年来生育政策试点项目在上述领域的效果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在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下,这些地区多年来没有发生人口爆炸。相反,增长率一直保持在低水平,生育率一直保持在两个孩子以下。 此外,在过去几年里,这些地区一名儿童的比例一直在上升,两名儿童的比例一直在下降,三名儿童的人数基本上没有。 换句话说,即使政策允许,越来越少的家庭在分娩后想要孩子。 每个人的生育愿望都发生了变化,生育政策的约束作用不再是主导人们生育行为的主要因素。

在这些试点地区,第二个孩子的自由化并没有导致人口的急剧增加,而是带来了许多积极的后果。 最明显的结果是,这项政策有利于出生性别比的正常化。 翼城、酒泉和恩施三省的出生性别比异常严重,2000年人口普查分别为112.5、114.8和128.2。 然而,上述三个试点地区的性别比例保持在正常范围内,近年来越来越正常。 显然,在某种程度上,第二个孩子的开放缓解了出生人数和性别之间的矛盾。 此外,这些试点地区的经验也证明,二胎的全面放开更贴近群众意愿,缓解了干部群众在生育问题上的矛盾,促进了计划生育工作向为群众提供优质卫生服务的转变。

《中国青年报》:有些人担心,独生子女政策是由各个地区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的。 如果有些地方用过去三到五年的时间进行研究,这一政策的实际执行将会大大推迟。

顾常宝:每个人的担心都不是不合理的 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这三到五年可能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一个现在30多岁的女人来说,错过这三到五年就是错过一生的生育机会,未来的生活轨迹将会改变。 尽管独生子女政策现已出台,但实际执行过程中仍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首先,在一些地方,人们很早就希望释放第二个孩子,但在一些地方,这一概念并没有改变。它仍处于严格检查大肚子和积极规划的时期。

对于后一个领域,如果你想很好地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就需要当地计划生育部门的工作转变。如果不能翻过来,就会有问题。第二,现在有一项放开第二个孩子的政策,但是随着政府机构的调整以及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的合并,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障碍。 现在中央一级的合并已经完成,省级的重组还没有完成,市县两级的重组还没有开始。 当机构和职位尚未落地时,就不可避免地难以集中精力调整生育政策。

长期低生育率、老龄化、城市化和人口流动将给中国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青年报:中国当前人口问题存在哪些风险?

顾宝昌:我国人口问题的风险不在于数量或规模,而在与结构。具体地说,有四种结构性的人口趋势,将给未来的发展提出巨大的挑战。

首先是生育率将长期走低。看看周围的80后、90后甚至00后就会知道,想要回到几十年前的那种生育水平已经不可能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由于饥荒、战争等因素经历过人口的低增长期,可是从来没有过低生育率时期。一个低生育的中国社会将是什么样子,我们无从得知。

其次是老龄化社会。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1.8亿,占全国人口的13.26%,比10年前的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上升了2.93个百分点。这还不是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因为30~50岁的人群是人口金字塔上最大的年龄人群。今后10~20年,当这个年龄人群进入老年,社会的老龄化程度可想而知。对于老龄化社会,从其他国家看到过,但是中国并没有经历过,到底应该怎么应对没有任何经验。

老龄化社会提了很多次,可能在许多人那里都已经听腻了,认为应对老龄化社会无非是多建一些养老院、多发展一些养老产业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就拿一个不涉及到医改、建设养老院、退休金改革等复杂问题的小事情来举例。有很多6层楼的老房子没有电梯,许多人年龄见长,上下楼越来越困难,上不来下不去,幸福感自然大打折扣。于是近年来呼吁给这些楼装电梯的声音越来越高。据统计,在北京,这样的楼有3万幢左右。假设每幢上有10个老人因为没有电梯而无法上下楼,那么光在北京涉及到的老人就在30万左右。全国保守估计,再乘上个100,就是3000万左右老人。我有一次在一个边远地区讲课,台下的市长听到我这个例子,立马站起来感叹说不能再建这种6层楼了。如果在实际上低估了应对老龄化挑战的艰巨性,将来是会措手不及的。

第三是城市化问题。几千年来,中国是农村社会而非城市社会,随着城市化水平越来越高,费孝通先生所描述的那种中国乡土社会肯定是一去不复返了。但是,一个城市化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呢,历史上也没有现成的答案可以参照。

第四是规模巨大的人口流动。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的流动人口已经超过两亿。过去,中国作为一个农业社会,基本上是不流动的。越来越流动起来的中国社会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还是不知道。

可以预见,这四种现象,将会给中国提出史无前例的人口挑战,而且这种挑战将不单单止于人口层面,更会带来社会形态的改变。

中国青年报: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史无前例的挑战呢?

顾宝昌:最迫切的就是要正视这种挑战的到来。整个社会要认识到我们正处在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上,更要看到正向我们走来的人口挑战是什么样子。有了认识上的转变,其他问题就顺利成章了。就拿现在关于计划生育政策的争论来说,讨论不能只停留在生不生、生几个这种表面的问题上,把它放在即将到来的人口挑战的大背景下去考察就好理解多了。政策是对现实情况的应对,现在人口的现实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以前的计划生育政策自然没有一成不变的理由。

令人庆幸的是,这次三中全会决定启动生育政策的调整。这不仅是一个政策上的调整,更引起了全社会对生育政策乃至人口问题的关注和讨论。全民认识的提高是政策调整的基础,只有当广大公众对即将到来的人口挑战认识得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明白,推动政策调整的动力也会越来越大。

我相信,就像经济改革中出现了深圳模式、温州模式、苏南模式一样,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也不会是全国一刀切。在生育政策调整上,也应该根据中央简政放权的精神,允许各地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有自己的模式和探索。

中国青年报:您曾说,年轻人最应关心计划生育政策和人口问题。为什么这么说?

顾宝昌:因为这些都涉及到年轻人的切身利益呀!现在在生育政策与人口问题上,尽管争论非常激烈,可是年轻人往往很少关注。我经常给自己的学生说,当未来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不到两个劳动力就要养一个老人的时候,那个老人指的不是我,而是你们自己。所以,现在的生育政策调不调整或者怎么调整,后果都是要80后、90后去承担。年轻人要意识到,这些问题都和自己未来的命运息息相关,一定要关注这些问题并发出自己的声音。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最新论文
中科院14人获2017年度何梁何利奖
专家称地震发生地点不存在绝对规律
京津冀控污须重视居民源排放
人口学家称我国须正视史无前例的人口挑战
专家称地震发生地点不存在绝对规律
卫计委禁止远程医疗冠以“中华”、“中国”等名称
中科院14人获2017年度何梁何利奖
人口学家称我国须正视史无前例的人口挑战
中科院14人获2017年度何梁何利奖
加强党内文化研究开辟党建研究新领域的论文
专家称地震发生地点不存在绝对规律
北京年均缺水15亿立方人均水资源量不如北非
热门论文
PNAS:运动可刺激脑细胞生长增强记忆力
关于航空公司对维修中NFF件的应对策略分析
一些地方高校去行政化的步伐正在加快
卫生部:食盐加碘并未造成居民碘摄入过量
俄将进行建造新载人飞船竞赛飞船可多次使用
“新常态”视域下我国政府业绩评价机制的改革探索
林建华:大学精神不允许尔虞我诈奉承迎合
关于《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中卖方的货物相符责任探究
“现实的自然”与社会发展的“生态自觉”
探访高考恢复后首批大学生:30年后的“中国梦”
体验与表达教学法在地方高校音乐专业教学中的实施方法
19世纪末美国金本位制的确立及影响
《细胞》刊登中文文章介绍中国传染病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