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社科论文 >> 孙枢院士:科技发展“里程碑”下的思考

孙枢院士:科技发展“里程碑”下的思考

作者:行政管理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1-02

作者:孙舒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4年

商品名称选择:萧中院士

Da

孙舒:中国科学院“科技发展里程碑”下的思考

■孙舒院士

关注当今科技全球化时代的国际科技进步,国际社会时刻关注着中国的科技发展趋势。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与中国科技进步有关的两个指标引起了国外的关注。首先,《自然》发表了一篇文章,强调“中国的R&D强度超过欧洲”。随后,两年一度的美国《科学与工程学指标——2014》报告在“学术科学与工程研究的产出”一节中强调,“美国、欧盟和日本的论文创作在全球的份额已经下降,而中国的份额正在迅速上升。”

由于这两篇文章的数据分别来自欧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和国家科学委员会(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密切相关)等权威机构,国际社会的相关专家对此数据给予了关注,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近十年来,中国科技发展对国家繁荣昌盛的影响一直令我们感到鼓舞,我们也在思考如何促进中国科技事业更快、更健康的发展和进步。

提高科学研究的质量

让我们从前面提到的两个数字指标开始。 以创新为核心的科技工作通常用研究和实验发展的概念来表达(以下简称研究和发展) “R&D强度”是指R&D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它是衡量创新活动程度的指标。没有足够的投资,强大的R&D工作是无法完成的

2012年中国的R&D强度达到1.98%,高于欧盟国家1.96%的R&D平均强度,引起《自然》杂志的关注 然而,欧盟中的瑞典、德国、法国、荷兰和瑞士的R&D强度在2.04%至3.37%之间,而仅英国就有1.77%。这些是欧盟的技术力量 2011年,美国为2.85%,日本为3.39%。

R&D强度代表了国家在促进科学技术方面的优先地位。 自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发达国家一直强调科学和技术对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并增加了对研发的投资。 在美国,1953年为1.4%,1964年接近2.9%,近年为2.7% ~ 2.9% 从1991年到2001年,中国的R&D强度逐渐从0.6%上升到0.95%,2002年突破1%,2012年上升到1.98%。

1991年中国的研发支出为150.8亿元,2011年达到美国的一半和欧洲的三分之二。应该说,中国有相当的实力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但要在科学研究水平上与这些科技强国平起平坐还需要一段时间。 中国的R&D强度在2008年接近1.5%,在2012年仅接近2%。增加R&D投资仍然是改善科技发展条件的重要任务。

另一个指标是,中国在国际论文发表数量上排名世界第三,仅次于欧盟和美国。如果单独计算欧盟国家,2012年SCI数据库记录了190,100篇中国论文,居世界第二,占美国论文数量的43.6%。 与2000年SCI论文相比,中国在过去十年的进步自然引起了国际关注。

但是论文只是研究和开发产出的指标之一,论文的创造并不是论文的数量(包括SCI论文的数量),这主要取决于论文的质量 论文的科学价值及其对科学发展的影响是质量评价的基本要素。 我们不能一篇一篇地判断论文的质量,从宏观上考察每篇论文的引用率所反映的论文水平的总体情况。

根据《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2013)》,中国每篇论文的平均引用数为6.92,而世界平均引用数为10.69 这反映出中国的科技论文与国际论文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整体影响力仍需大大提高。 根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2013年的研究数据,我的国际论文中约有1/4是中国各种学科的论文,高于世界平均引文数。 瑞士、荷兰、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等国家被引用的次数在17.21至11.35次之间,西方和日本在国际平均水平上下波动

根据近年来的发展趋势,我估计我国论文的平均引用次数需要8 ~ 10年才能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并且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前进。 我们希望更快地前进,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提高论文的质量和水平,但归根结底是提高研究工作的质量和水平。

“继续加强基础研究”一百多年来,我们的祖先为发展我国的科学做出了艰苦的努力。1949年和改革开放后的蓬勃发展确立了我国目前的科技规模空 早年,中国对基础研究不够重视,担心理论脱离现实,强调“以任务为主体”

当然,当国家的经济、国防和社会发展有一定的需求时,科技人员有责任首先满足这些需求,把国家的需求作为自己的责任。 但是,归根结底,为了发展科学技术,基础研究也是国家的需求,是科技创新的源泉,在科技人才的培养和发展中起着关键作用,必须给予应有的重视。 一些科学家说,我国改革开放后发展了一定规模的基础研究,对此我深表赞同。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过去十年经济的快速发展,促进了科技事业的发展和科技经费的快速增长,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中国1991年的研发投资总额为150.8亿元,2012年达到4.4亿元,这真是一个显着而快速的增长。 20世纪90年代,研发强度在0.6%至0.7%之间波动,1997年至1999年,基础研究投资占研发总投资的5%至5.7%。2000年研发力度达到1%,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那时起,它在2012年上升到1.98%,超过了欧盟。然而,2004年基础研究投资占总研发投资的6%,然后一路下滑。从2007年到2012年,它徘徊在4.7%到4.8%之间,成为历史低点。

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验发展的安排是科学技术工作与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综合平衡,兼顾国情和国际借鉴。 1979年至1999年,美国基础研究在R&D的投资比例为14.1% ~ 15.9%,2009年至2011年为19%。2011年,法国25.3%,英国10.8%,日本12.3%

根据维基百科,日本经济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成熟,逐渐摆脱了对外国研究的依赖。1986年的研发强度高于美国。1989年,基础研究占总研发投资的13%。

我国R&D基础研究的比例明显低于科技强国,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十年。我们不得不考虑这种情况对科技创新的长期发展和我国经济社会的长期发展的不利影响。 我们必须强调加强基础研究

加强应用研究,重视企业研发

中国R&D基金主要来自两大来源,一是政府财政,二是企业 从历史上看,1997年中国企业的研发支出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额的42.9%,因此据估计,当时企业投资占全国投资总额的比例接近这一数值,而政府财政投资约占60% 从2007年开始,企业投资占国家投资的70%以上,直到2011年达到73.9%,而政府的财政份额下降到2011年的21.7%以下。

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近年来,他们在R&D投资和R&D规模上表现良好。总的趋势是好的,表明我国R&D工作的主体具有市场化特征。

但是在我国的研发结构中有两个新问题 根据《2012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在中国的研发活动中,实验开发占83.9%,应用研究占11.3%,基础研究占4.8%。 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的比例明显较低,仅占总数的16%,远低于2000 ~ 2005年的22% ~ 23%。 因此,有必要加强应用研究,这是第一个问题。

根据政府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自2005年以来,中国企业在R&D的实验性发展已经超过90%。近年来,基本保持在97% ~ 98%,基础研究仅占0.1%,应用研究占2.2% ~ 2.9%。 企业应用研究比例低是否有利于技术创新是第二个问题。

列举这一系列数字很无聊 如前所述,中国企业近年来在R&D的投资大幅增加,显然与政府将企业作为技术创新主体的政策有关。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也是科学技术发展的积极动力,这是与经济最紧密结合的活动的一部分。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有些言论或文件不时指出,“科学技术与经济脱节”,“科学技术是经济的两张皮”。他们含糊不清,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仅占中国企业研发活动的2% ~ 3%,中国国家研发活动中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的总和低至16% ~ 17%。这是中国科技发展,特别是创新的最佳研发结构吗?在国家研发人员中(2011年),81.1%为实验开发人员,12.2%为应用研究人员,6.7%为基础研究人员。 全国80%以上的科技人员从事实验开发工作。因此,加强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不仅是为了增加经费,更重要的是如何组织和培养人才。

研发活动分类的指导、管理和评价

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验开发是三种不同性质的研发工作,国际上普遍使用。 我国有时强调将应用基础研究分为几类,并逐渐分为基础研究,称为基础研究。欧洲也有类似的观点,称之为“战略研究”,并将其归类为应用研究。“战略”一词的使用经常受到质疑。

不同性质的研发工作应有不同的管理政策和评价方法。有时,一些矛盾和争论是由于差异的混淆造成的,导致不令人满意的指导。

早年,在评价科技成果或研发成果时,邀请几位专家召开成果评价会议,并得出国内外一定水平的结论。这是专家鉴定。 被称为同行评审(peer review)的评审会议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它是从基金项目的同行评审发展而来的,强调同行评审确保评审者对项目或结果有更专业的知识,以确保评审的客观性和可靠性。

我在这里要提到的是,早年,美国科学基金会项目申请表的同行评审组织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对外界的疑虑进行系统的调查、分析和评估(至少两次)。结论是同行评审有它的缺点,例如,它有时忽略一些萌芽的创新想法,但同时它指出没有比同行评审更好的方法了。 同行评议在当今各国被广泛使用,学术期刊的同行评议可能是第一个采用这种评议方法的。

自20世纪80年代末,特别是90年代以来,我国开始关注SCI引文在评价结果中的地位,进而重视SCI引文的地位,甚至在SCI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些定量评价指标。 在以脊髓损伤为指标的过程中,逐渐引起了许多争论。 SCI是外国索引吗?脊髓损伤既可以被正面引用,也可以被负面引用。科学引文索引意味着什么?这位某某诺贝尔奖获得者说他不会为他的文章投《自然》 《科学》票,他不知道SCI是什么,等等。 据我所知,外国学者愿意把他们的论文投资在这个专业的优秀期刊上,并且对SCI并不无知。 小同行对该领域的发展水平有洞察力,可以在不咨询SCI的情况下评估文章或项目;对于非同龄人来说,使用科学引文索引和期刊影响因子是有一定帮助的。

要评价不同性质的研发活动的成果,应该说评价标准的基本核心是相同的,即看成果的“价值”,评价过程是“价值评价”或“同行价值评价” 同行评审是必要的,因为非同行不能评判,甚至大同行也不能评判某个特定领域的结果。 当国内同行不够时,我们不得不求助于国际同行。近年来,国际专家应邀对一些重大问题进行评估。 “价值评估”是看结果的价值和意义,而价值取决于创新的程度及其意义。

不同性质的研发活动在价值评估方面有非常不同的取向。基础研究侧重于学术理论创新,其价值评价是学术价值评价。应用研究关注研究原则的学术价值和既定目标的应用潜力,两者都有或只关注一个。开发工作着眼于市场前景。

基础研究和相当一部分应用研究的成果主要以论文的形式发表,供学术界分享,以测试和发展新知识。实验发展的结果是设计、工艺、甚至原型和专利。 研发成果性质的多样性决定了评价成果的方法不能统一。具有应用前景的企业必须根据其应用价值进行评估。写大量论文需要实验性的发展,这简直是本末倒置。 对于基础研究,论文是必要的,但不是为了论文。研究工作追求新发现和创新知识,质量第一而非数量第一。 目前,我国有大量的国际论文处于不同的水平,但其中一些处于世界前列,这总体上反映了我国科学技术的进步及其对世界科学技术事业的贡献。

《中国科学报》 (2014-03-03第7版窗口)

最新论文
中国大飞机项目体制机制问题已解决马上实施
孙枢院士:科技发展“里程碑”下的思考
中国大飞机项目体制机制问题已解决马上实施
如何用三段式写好高中英语开放式或半开放式作文
如何用三段式写好高中英语开放式或半开放式作文
《科学》:美国科学界对奥巴马寄予厚望
各界人士送别着名出版家、学者傅璇琮
当研究者将相同的想法发表到不同领域期刊时
当研究者将相同的想法发表到不同领域期刊时
当研究者将相同的想法发表到不同领域期刊时
哈佛教授莱斯利·瓦伦特获2010年图灵奖
当研究者将相同的想法发表到不同领域期刊时
热门论文
“一把手”负责制对基层集体领导制度的作用
小组合作学习在初中生物教学中的应用途径
各国给顶尖科学家什么待遇:俄每月最高十万补贴
关于微机室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法研究
关于人工湿地植物去除废水中重金属的作用机制研究进展
俄罗斯“家长管理中心”对发展我国农村学前教育的启示
人才不能“截流”但可“引流”“回流”
《科学》:寨卡病毒结构图首次绘制
中国养老服务管理体制改革与发展的研究
关于微机室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法研究
从城镇化发展的角度对城市规划进行分析
中科大美女机器人佳佳“转型”当记者
关于小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分析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