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社科论文 >> 中国公民需要什么样的科学素质基准

中国公民需要什么样的科学素质基准

作者:财政税收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23

作者:温洪欣和李云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6/4/29 8:85:00

选择商品名称:中小

中国公民需要什么样的科学质量标准

■本报记者温洪欣和李云

4月18日,科技部和中宣部联合发布《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以下简称《基准》),从未想过一石激起千层浪。

4月23日,包括陈薛磊在内的八位学者在科学网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指出《基准》有一些不恰当的地方。随后,关于《基准》的讨论变得更加激烈。

“阴阳五行”等。输入《基准》合适吗?《基准》有什么概念上的混淆?学者们提出的科学错误是真正的错误还是表达的问题?中国需要全国科学质量调查吗?这样的争论会有什么结果?

根据国际惯例,科学质量调查通常由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和科学史学者起草。因此,记者就《基准》这一有争议的问题采访了相关学者。

中国科学院教授李大光:

必须有符合中国国情的调查。

李大光是中国第一位向国内学者介绍美国学者乔恩米勒对美国公民进行的科学素质调查的学者。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他主持了许多中国公民的科学素质调查。他对此类调查有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在进行调查之前,我们应该先弄清楚什么是科学素质。李大光告诉记者,这个问题已经在欧洲、美国和其他国家讨论了50年。到1980年代中期,已经发表了300多篇有价值的相关论文。学者们一致认为,科学素质调查应从本国的性质和发展阶段出发,设计适合衡量自身科学素质的试题。换句话说,每个国家都应该根据自己的国情和社会发展水平,形成一套调查指标体系和试题。

中国显然在学术讨论中缺乏重要的联系。20世纪90年代初,米勒的系统首次被选中。首先,米勒对科学素质调查有自己的想法,其内容较为全面。他的调查被世界上40多个国家采纳。另一方面,当时国内研究机构非常渴望对中国公众的素质进行调查,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地采用了这种方法。它被引入中国,只做了很小的改变。中国应该制定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科学质量标准根据李大光的说法。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他支持制定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不管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只说这种做法值得肯定和重视”。

虽然李大光没有参加科技部组织的《基准》工作,但他也在思考争议发生后存在的问题。

“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公众理解科学的核心问题。”李大光说,科学家和决策者应该参与制定各种科学质量基准。首先要明确的是,公众的科学素质基准应该是“科学家的科学”还是“公众的科学”?从西方国家的讨论中,我们得出了一个相对一致的观点,即普通人对科学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就足够了,而不是科学家的科学素质基准。

“那么,公共科学质量的基准是什么?这使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即必须有一套符合国家经济发展和教育水平的调查。这是唯一合适的,值得调查和理解的。”李大光说。

让我们从这方面回顾这场辩论。虽然《基准》中的一些表达并不特别准确,但是这个主题的想法没有问题。例如,美国的测试包括电子比原子小、我们呼吸的氧气来自植物、地球围绕太阳旋转、辐射不全是人为的、土地一直在移动并将继续移动等主题。“公众只需要了解原子水平,没有必要知道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夸克。”李大光解释道。

“我们必须掌握这个程度。这是边界问题。”李大光认为,在参与讨论之前,科学家们最好了解什么是公共科学。

作为对辩论的回应,李大光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中国以前没有就公众对科学的理解进行过长时间的大规模讨论。另一方面,他希望这次讨论能够持续、合理地进行,最终达成共识,形成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科学质量标准。

北京大学科学传播中心教授刘华杰:

全国科学素质调查不符合国际趋势。

刘华杰近年来倡导自然历史的复兴,这与他多年来在科学哲学、科学传播和科学社会学方面的研究不无关系。他认为有些科学注定难以传播,不需要传播给普通人,如量子力学、基本粒子物理学、引力波等。媒体和普通人谈论引力波时只是发出嘘声。相反,涉及自然历史的科学内容需要传播,也可以传播,国家应该予以重视。批判性思维和科学方法的传播应该是重点,而目前的正规教育和科普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关于《基准》,刘华杰说整体印象是进步的,应该得到充分肯定。有些参考资料更好。例如,参考点第(21)(22)条提到,技术的后果并非都是可预测的。这属于科学、技术和社会。很难输入《基准》。

不可否认,《基准》也有一些小问题,其中一些已经指出,但不应夸大。刘华杰认为,首先,总体标准相对较高,让人想起不久前在互联网上热烈讨论的中国主要代码。此外,有些内容不属于科学质量检验的范围,例如,公众应该理解创新,支持创新,这是太多了。“公众是否支持科学创新是一种价值判断,而不是质量。有些人可能了解科学技术并有良好的素质,但他们不支持创新或其他原因的某种创新。这是可能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公民有这种权利。有些人只是采取抵制的态度,因为他们对某些技术(如研发杀伤武器)的风险和不人道性有着深刻的理解。不支持创新并不意味着没有科学素质。”刘华杰说,在《基准》中仍然有一些类似的参考文献,这意味着既然科学技术是好的,公众应该支持它们。这是不合逻辑的。即使他们都是好的,他们也可能不都需要支持,有些显然不是好的。

另一个是科学质量和科普之间的关系。从《基准》通知中可以看出,其内容针对所有公民。事实上,刘华杰认为,人们的科学素质基本上是由正规教育水平决定的。

简而言之,正规教育中更好的科学技术质量也更高,这与课外教育几乎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但这一结论与一些利益部门的主要要求相冲突,有些人经常隐瞒这一点。《基准》更加重视各种知识,甚至在不同的学科中强调它们,这是不必要的。与各种知识相比,掌握批判性思维和科学方法应该是判断公众科学素质的一个重要方面。

对于目前有争议的《基准》中“阴阳五行”的加入,刘华杰说很好,表明起草者的科学观有所提高。阴阳五行是当时中国的标准科学,非常聪明。虽然它们现在还不能算作科学,但从继承传统的角度让公众了解阴阳五行是很有必要的。说它是伪科学等于否认科学在历史上的动态发展。如果这个《基准》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它没有足够强调科学的易错性和进化。根据波普尔的观点,易错性是科学的优秀品质,也是科学的重要特征。在《基准》应该有一篇特别的文章来强调科学已经在历史中进化了。它应该指出科学知识和科学结论的临时性和人为性,它们是建立在一定历史阶段科学界的集体信念基础上的。这与科学的客观性并不矛盾,科学的客观性也反映在主体间性中,是集体信念的标志。

刘华杰对科学质量调查本身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对所有公民的调查已经过时,不符合当前的国际趋势。目前,国际趋势是PISA(国际学生评估计划),它只测试已经完成义务教育的15岁学生,不进行社会调查。PISA是在完成义务教育阶段后测试学生的水平。中国参与了一年。

“这种测试的优点是,世界只测试一个年龄组的人,而且比较容易。”刘华杰说,不是测试不同年龄和程度的人。

至于学者们起草《基准》的学科背景,刘华杰说应该主要由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和科学史的学者来做。科学家可以适当地参与,但不应该是主体。

至于这场辩论,刘华杰说人们很少如此关注科学问题,能够讨论它们确实是件好事。“讨论的视角越多样化越好。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不要急于达成共识。只要大家积极讨论,它就会成功。”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蒋小源:

科学素质不是科学百科知识竞赛

粗略阅读《基准》之后,江小源认为,除了受到8名科学家批评的科学伤害之外,还有更多的严重伤害。例如,有一个参考点“知道核电站事故和放射性废物的危险是可控的”,这显然不符合事实。因为世界还没有找到处理核废料的正确方法,我们怎么能称之为“风险控制”?他说,如果把它改为“认识到核能中的核废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这将是科学质量。可以发现一些类似的问题。

许多学者批评的是“阴阳五行”。现在一些学者出来为它辩护。他说他赞成设定这个基准,但是设定技术有问题。因为这样的设置与公众过去灌输的观念冲突太多。“过去它告诉我们‘阴阳五行’是迷信的,但现在它告诉我们这是‘科学素质’,这肯定是不可接受的。当然,人们会发现它的错误。”

蒋小源注意到,132个参考点中有一个涉及中医,即(87)了解中医是一种传统的中医方法,与西医相比有其自身的优势。“今天,一个具有科学素质的人肯定会面临一个问题:你认为中医怎么样?中医以阴阳五行学说为基础。这一理论所支持的医疗体系几千年来一直保护着中国人民的健康,并且卓有成效。中医的功效是不可否认的,那么它的理论支撑体系也不能被封建迷信所概括。”

江小源说,除了一些问题外,《基准》的主要问题是“指导思想的局限性”,对科学素质的理解存在偏差。过多的参考点被设定为科学常识的基点,科学素质就变成了科学百科常识的竞争。事实上,科学常识只是科学素质的一部分,科学素质有许多非常重要的部分,包括如何正确对待科学,包括认识到科学的局限性和负面价值,包括认识到当今许多科学争议背后有利益维度,包括认识到科学界也是利益共同体等。

说到这里,江小源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是这样设置的,可以想见它也会被挑出来。我想说的是引起讨论是件好事。《基准》出来后,由8位科学家发起的讨论非常有意义。如果你能通过讨论提高和加深对科学素质的理解,这种“挖鼻孔挖眼睛”是非常有价值的。

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主任刘兵:

《基准》应该从国际上对基础教育概念的共识来考虑

刘兵认为这场争论的焦点是一些科学错误,最典型的是权力问题,这绝对是一个错误。但是仍然有一些争论可以讨论。要讨论《基准》,我们必须首先澄清一个背景《基准》的提法,其目标是公民而不是科学家,以及不同国家的公众而不是世界公众。

正是因为它适应公民的需要,才属于基础教育的范畴。基础教育需要全面展示科学前沿吗?我们能否严格全面地展示科学前沿?刘冰认为,一般来说,没有必要搞“中国人应该知道的西方前沿科学知识”。

他说被一些科学家质疑的那个人,(45)知道分子和原子是组成物质的粒子,所有的物质都是由原子组成的,原子可以结合成分子。“就公共要求而言,这一点应该说是可以接受的,公民不需要理解暗物质和暗能量,即使科学家们仍在讨论这些问题,也无法在最基本的质量要求中清楚地解释。”

辩论的另一个焦点是关于“阴阳五行,天人合一,学东西”。刘冰说,辩论主要反映了不同的科学观点和立场。一些国外学者从基础科学教育的八种国际科学标准文件中总结出他们对科学本质的共同看法,包括:科学知识是多样化的,具有临时性;来自各种文化背景的人都对科学做出贡献;科学是社会和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在这种理解中,《基准》可以把'阴阳五行,人与自然的和谐,通过研究事物获得知识'作为参考点。考虑到中国文化的因素,它没有照搬西方科学的基准。我认为这是一个进步。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明白西方科学只是一种科学。在历史和文化上,中国有着独特的理解自然的传统。”刘冰说。

北京师范大学科学与人文研究中心主任刘小婷:“科学素质的范围需要澄清。

刘小婷认为有人讨论《基准》是件好事,一些学者提出了一些问题,引起了更多的关注和注意。这都是进步。

读完《基准》后,他觉得有几个问题确实值得讨论。

一是过分强调意识形态,例如(6)从一个普遍联系和发展的角度理解和解决问题。刘小婷说:“谁能达到这么高的标准?”并且(32)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些是概念或意识形态,不是科学质量的基准,与科学无关。”

二是在科学素质中包含伦理和人文内容。例如,少用各种材料,少用一次性物品。不要将废物丢弃或倾倒到水体中。“这些都是道德和修养的问题,纳入诸如‘定期维修和保养车辆’这样的规范性要求概括了科学素质。”刘小婷说。

三是排序混乱。26项基准内容(6)和(7)涉及生态文明和资源的有效利用,(26)包括环境污染和水土资源的合理利用。

“我认为没有必要严肃对待‘日常生产和生活中应该具备的常识或技能’,但其中许多与一般科学素质没有直接关系,因为科学素质也包括实践能力。”刘小婷说。

至于有争议的“阴阳五行”,刘小婷认为这段话不准确。如果改为“了解阴阳五行等中国传统知识的内容和方法,天人合一,研究对象达到知识,就能与现代科学知识和方法相协调”,可能会更好,只要不太充满文字,“因为所讨论的实际上是相互之间的相互关系。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得出的结论不准确,这就是问题所在。“刘小婷最后说,与其过多关注《基准》本身,不如问问这种《基准》是如何产生的。”现在,《基准》问题讨论得如此热烈,但没有任何组织或人员站出来解释和承担责任。那他们为什么推出《基准》,初衷是什么?像“科学质量国家标准”这样大的问题,应该广泛咨询和充分讨论。此外,它必须由指定的专家签名,并提供解释性文本,而不是在象牙塔中“偷偷摸摸”。以这样一种方式编译《基准》是不够严重和不合适的,即顶层下降,然后匆忙发布。

《中国科学报》(大众科学,第三版,2016年4月29日)

阅读更多

“中国公民科学质量标准”有什么问题?

科学家联合挑错《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

科技部中宣部发布《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

相关话题:《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争议

最新论文
施一公入围中科院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
施一公入围中科院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
“方舟”起航:揭秘搭载遗传密码的国家基因库
“方舟”起航:揭秘搭载遗传密码的国家基因库
中国公民需要什么样的科学素质基准
关于再生水处理工程中的电气节能计算方法及案例介绍
关于再生水处理工程中的电气节能计算方法及案例介绍
中国公民需要什么样的科学素质基准
德国GENCO学会奖首次授予中国学者孟杰获奖
怀念高山院士:高山此去无高山
施一公入围中科院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
怀念高山院士:高山此去无高山
热门论文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崭新开局
关于人工湿地植物去除废水中重金属的作用机制研究进展
“量子力学”教学内容的改革
从音乐角度探析周杰伦流行歌曲的创作特征
季羡林故居盗窃案被告无罪释放被认定“抢救”财产
关于我国建筑工程企业合同管理法律思考
关于我国建筑工程企业合同管理法律思考
关于再生水处理工程中的电气节能计算方法及案例介绍
关于福田时代康瑞的性能及应用研究
探讨留白式教学方法在初衷语文阅读教学中的应用方法
浅谈初中数学教学中如何激发学生学习兴趣
上甸子区域大气本底观测站:远处深山的守候
中国科大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器件无关的量子随机数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