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农业论文 >> 如何治好大学公共英语的“通用病”

如何治好大学公共英语的“通用病”

作者:网页设计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24

作者:王志康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时间:2019/2/27 1033333:57

Select Font Size:Small and Medium

Large

How to Cure the " Common Disease of College Public English

对于所有中国学生来说,英语是学习时间最长、学习过程中能耗最大的课程,也是我国所有课程中教学资源投入最多的课程,但是现在,大学英语教学却面临着尴尬的局面。复旦大学教授、上海大学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蔡继刚(Cai Jigang)表示,“我国培养的科技人才不能熟练地用英语阅读自己的专业文献,也不能有效地用英语参与国际交流,如论文出版和国际合作”。原因是大学公共英语的“病”由来已久。 几天前,一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大三学生肖红阳有点担心,因为他去年12月参加的大学英语六级考试的结果将很快公布。 去年6月,他以527分的成绩通过了考试,但这次他参加考试不仅是为了温习分数,更重要的是为了通过准备考试,提高自己的专业英语能力,因为“未来他计划继续从事材料研究,但通过两年的公共英语学习,他可以发现自己在处理日常交流方面相当得心应手,而且阅读专业英语文档也非常困难。”

对此,复旦大学教授、上海大学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蔡继刚认为这不是一个例子。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国培养的科技人才既不能熟练地用英语阅读专业文献,也不能有效地用英语参与国际交流,如论文发表和国际合作” 原因是大学公共英语的“疾病”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不相容的现实

谈到大学英语教育,我们必须回到我国外语教育的历史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有两个国家外语战略计划。 第一部于1964年以《外语教育七年规划纲要》发行,后来被“文化大革命”打断。第二次是1978年全国外语教育研讨会。外语教学的方针是“学好外语,学习外国科学文化知识”,为对外开放服务,向先进发达国家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和技术。

从那时起,中国在发展外语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正如长期从事外语教育规划的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沈琦所说,“改革开放以来,大学外语教学一直是中国大学语言教育规划中最具特色的领域之一。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如此重视大学外语教学,并普遍开展了这一工作。” 中国高校外语教学的投入和受众是世界外语教育史上最高的,是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和国际化的重要保证。 "

可以说,4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进步与外语教育的普及和提高有关为开放和现代化培养和输送了一大批懂外语的科技人才,国家掌握的外语资源积累了一定的数量和质量。

另一方面,正如蔡继刚所说,很多大学生确实不能熟练地用英语阅读自己的专业文件,不能有效地参与英语的国际交流,甚至毕业后不能直接用英语在工程、海事、法律等领域工作。

在这方面,他给出了一组数据-

自1978年以来,我国已有3700多万大学生符合大学英语四级考试的要求 其中,1600多万学生符合大学英语六级考试的要求 根据《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大纲(2016年修订版)》的规定,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所需词汇约为6300个,六级考试所需词汇约为7900个。然而,根据2006年以前的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教学大纲,两者所需的词汇分别约为4,700和6,400。

在我国大多数高校,学生只需要通过大学英语四级就能达到毕业要求。然而,专业研究和至少需要词汇的工作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可以说,只有通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的学生根本没有能力。即使他们通过了大学英语六级考试,仍然有一些困难。

英语定位偏差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距?蔡继刚认为,问题在于大学公共英语的定位偏差:定位是普通英语,与中小学基础英语教学是同质的,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低水平的重复。

在这方面,他给出了另一组数据:

1986年,中国开始实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 那时,新生的词汇量约为1600个,大学英语学习结束后,要求他们的词汇量为4000个。如今,新生的词汇量已经达到了3500个左右,是以前的两倍多,但是在《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大纲(2016年修订版)》推出之前,4级所需的词汇量只增加了不到1000个。

”上个世纪,考虑到当时的新生英语基础薄弱,无法顺利进行专业英语教学,将公共英语定位为普通英语只是权宜之计。 蔡继刚说,就像当时公共英语领域的领军人物李银花解释的那样:一般来说,新生的英语水平不高,他们还没有“通过考试”。有必要加固甚至修复地基。

但是现在,中小学英语教学正在突飞猛进。在许多地区,学习英语的起始年龄甚至已经提前到了学前阶段。新生的英语水平与当年完全不同。他们的词汇量翻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然而,到目前为止,基础英语不仅没有显示出退出公共英语的迹象,而且还通过《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等的制定得到了不断的强化和巩固。 蔡继刚指出,“我国的大学英语教学应以普通英语和普通英语为重点”,仍然是英语社会的主流声音

然而,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闫国栋却不这么认为。 尽管我国中小学英语教学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但由于我国基础教育地区之间的不平衡造成的英语水平的差异仍然存在 他说大学公共英语的首要任务是继续巩固学生的英语基础,不断帮助学生扩大词汇量,提高实践能力。 “避免‘同质化’或‘低水平重复’的根本出路在于提高大学生的英语水平

沈琦表示,随着基础外语教育的普及和提高,以及我国向国际化的全面转型,在2018年9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召开的公共外语教学改革会议上,高校公共外语教学已被明确纳入国家战略。 在这种背景下,公共英语改革必将成为大势所趋。

“如果公共英语不改革单一的通用英语教学方向,就无法培养既懂外语又懂专业的人才,在国际化进程中也不会处于竞争国际学术话语的有利地位。 沈琦说,这就像4G到5G一样,大学外语教学需要升级

特殊英语的方向

如何改革大学公共英语?对于这个问题,蔡继刚和沈琦都把重点放在专门用途英语上

特殊用途英语(ESP)是二战后随着国际科学和经济交流日益频繁,从传统语法翻译和文学阅读发展而来的一门独立学科。 自从它诞生以来,它就在世界上蓬勃发展,尤其是在以英语为外语的国家。 例如,日本从1994年开始引入专门用途英语教学,为培养专业学科中英语读写能力强的科学家提供了重要支持。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也明确提出高校应努力培养“懂专业和外语的科技人才”,能够“用外语作为学习世界先进知识的工具”,并引进了专门用途英语(ESP)。 1982年,教育部按照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的精神,开始修订外语目录,将外语分为四大类:外语、外语与文学、语言学和专业外语。 在专业外语下,列出了四个方向:科技、旅游、外贸和外事管理。

“据我所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科技大学、华中理工大学(前身为华中科技大学)等理工科大学在20世纪80年代曾尝试开设该专业。学生应该学习英语和科技领域的相关知识。 ”沈琦说道 然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随着外语专业“复合型人才”口号的提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专业。

他分析,这主要受宏观环境的影响 改革开放之初,外语学习主要以西方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为基础,这是语言的典型工具性目的。 然而,随着20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对外语的需求不再局限于专业领域,而是渗透到各个方面。 这时,外语院校开始率先转型,将外语与新闻、管理、会计等专业结合起来,形成一大批特别注重外向型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复合型专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专业外语的特长已经完全消失了。

要改革大学公共英语,开展专门用途英语教学,沈琦认为目前存在两大障碍。一是高校外语教师缺乏,二是目前外语教师接受的专业和学术培训不能满足专门用途英语教学的要求,公共和外籍教师的专业发展指导和相关培训严重缺乏。

对此,闫国栋进一步解释说南开大学目前有86个本科专业。虽然公共外语教师可以提供数学、物理和化学、光电计算机、文学、历史和哲学以及经济管理方面的专业英语课程,但他们受到教育背景和知识结构的限制。即使他们努力学习相关的专业知识(几乎相当于识字),他们最多也只能在课堂上引导学生阅读一些科普文章和关于人文社会科学的文章。这种文本早就存在于过去编写的科学和工程或其他类型的英语泛读教科书中。

许多问题的解决方案

蔡继刚认为公共外语教师不能满足专门用途英语(ESP)教学要求是一种误解:专门用途英语不是专业英语,不教授专业内容甚至术语,而只是使用专业内容作为语言分析的媒介,教学生如何学习和交流专业信息

虽然有不同意见,但他也认为,为了顺利进行专门用途英语教学,英语教师应该提升自己的知识结构,学习学生教授的专业理论是如何用英语构建和传播的。

同时,高校应摒弃以英语水平为导向的普通英语教学,以满足学生的专业学习需求为动力进行语言教学。改革现行的考核制度,如停止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考试,代之以医学英语考试、工程英语考试和航空空英语考试等的发展。停止编写适用于所有教育部门的大学英语教材,并编写与学生专业学习相关的科普教材和专业教材。

沈琦也对教材建设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我们需要编写能够与理工科学生联系起来的英语教材,类似于科普文章。一方面,我们需要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培养他们在科学文化知识方面的语言能力,然后我们需要慢慢引入专门用途英语教学。 ”他指出,“专门用途英语教学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学生必须愿意学习,教师可以教学,学校愿意支持,社会愿意接受。 "

然而,闫国栋认为,蔡继刚所说的“我国本土培养的科技人才既不能熟练地用英语阅读专业文件,也不能有效地用英语参与国际交流”的根源是我国大学教育国际化程度低,这是由于大学公共英语教育缺乏足够的基础。 “专业外语的水平取决于学生所在的专业人员培训的国际水平,包括学生的构成、教师的构成、培训计划和许多其他方面。 专业外语只有通过国际专业学习和国际专业实践才能真正提高。 “

因此,他提供了其他几种提高大学非外语专业外语水平的方法:第一,专业教师应教授专业外语课程,这些教师应具有海外教育背景或优秀的专业英语水平和较强的语言实践能力;二是为该专业开设英语专业课程。提供课程的教师可以是具有海外教育背景的中国教师,也可以是外国专家,他们还可以使用国外一流大学的专业视频进行公开课。三是中外联合培训,派学生到国外大学相关专业学习一学期或一年,或参加国外大学的暑期课程。四是结合外语专业开展双学位教育,如南开大学双学位国际人才培养计划。

综上所述,高校人才培养国际化是解决专业外语教育问题的根本途径,符合我国“双一流”建设的需要。 闫国栋表示,这也是《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年“加大应用型、复合型和技术型人才培养”战略任务的内在要求。

《中国科学报》 (2019-02-27第一版集锦)

最新论文
基质金属蛋白酶及粘着斑激酶在单疱病毒性角膜炎中的表达及调节机
2007年我国科学技术支出近千亿元
基质金属蛋白酶及粘着斑激酶在单疱病毒性角膜炎中的表达及调节机
基质金属蛋白酶及粘着斑激酶在单疱病毒性角膜炎中的表达及调节机
如何治好大学公共英语的“通用病”
教育部:对触犯师德红线、侵害学生行为绝不姑息
光明日报:医者当学王忠诚
《中国植物志》英文修订版编撰完成历时25年
中国青年报:大学师生恋要不要封杀
学长男扮女装代学妹考试广西医科大两学生被开除
代表委员呼吁国家实验室早日落地
光明日报:医者当学王忠诚
热门论文
一方面是浙大说李连达没有造假的动机
中国向学习中文的外国学生开放留学奖学金
《自然》:人体8%遗传基因源自一种奇特病毒
12层楼高的水晶球逼幽灵粒子现身
因为创新和官僚是无法和谐共存的
2017年学位授权审核结果公示
2010年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国际大会在京召开
人工智能技术和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研究
中职语文教学中德育教育的渗透与开展方式探究
中国工程院院士唐华俊任中国农科院院长
加强对农村小学教学的管理措施探讨
中国科考队16名队员顺利抵达南极昆仑站
关于《单片机控制技术》课程建设的深入探讨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