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教育论文 >> 吴征镒:毕生抒写绿色王国的史诗

吴征镒:毕生抒写绿色王国的史诗

作者:财政税收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01

作者:张文文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出版时间:2008

选择一个商品名:中小

吴正毅:表达绿色王国一生的史诗

吴正毅在标本室识别植物

近日,91岁的吴正毅院士在阳光明媚的昆明家中接受记者采访。 200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植物分类学、区系地理学、植物多样性保护和植物资源研究领域着名权威学者,在70年的植物学研究生涯中,为中国现代植物学的发展和中国植物学的世界趋势做出了突出贡献,为中国植物分类学、区系地理学、植物多样性的有效保护和植物资源的合理利用做出了基础性、前瞻性、开拓性和战略性的突出贡献。

在这个充满墨兰芬芳的温馨小屋里,吴正义说起植物时,看起来精神矍铄,他的心早已融入了植物世界的绿色之中

在他看来,植物王国是一个充满诗意的世界。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美的最高境界 他的一个朋友,作家,曾经称他的学术作品为“植物诗”。一位记者写了一首诗赞美道:“又老又冷的树枝是黄色的,青康到处都是一瘸一拐的树。” 科学迷宫探索道路,冰峰和雪岭讨论长短 ”吴正义把他的一生献给了绿色王国的史诗

绿色边缘

1916年,吴正义出生于扬州的一个书香世家。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经常独自在他家的大花园里玩耍。那时,他被花园里各种他还不知道的花草树木深深吸引。 右转进入花园大门的是孟宗竹林。每年春天雨后,他都会看到竹林里长出竹笋。半天之后,他已经长得和他一样高了,从刚刚露出尖端到接合阶段。这让他非常吃惊。

吴正义的小学是在家里的一所私立学校读的,四本书和五部经典都是用心读的。 记忆力很好,他睁开眼睛看着书,觉得书里的世界比外面的世界更远更好。

在初中,吴正毅最喜欢的课程是自然 在第一堂课上,生物老师拿了一朵紫色的小花,教他们了解它的茎、花瓣和雄蕊,所以他对植物有了初步的了解和兴趣。

小时候,吴正义使用了清代吴琦君写的《植物名实图考》和一些普及植物知识的日本地图,并采用了“看地图识别物体”的方法。他收集了100多个标本,通过它们的名字来识别物体,并开始了解植物。 从那以后,他与植物结下了不解之缘。

天星健,绅士自强

1933年,17岁的吴正毅被清华大学生物系录取 在吴云珍、李继东等着名专家的影响下,他学习了植物分类学、植物生理学和植物生态学的先进知识。与此同时,他进行了野外植物采集和调查,学习成绩日益提高。

1937年,吴正义毕业,继续在清华大学生物系担任助理。 七七事变后,经过多次挫折,他与清华、北京大学、南开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一起徒步从长沙迁到昆明。 吴正义被红土高原的山川河流、丰富的植物种类和复杂的植被景观所吸引。 云南一直享有“植物王国”和“绿色皇冠”的美誉。然而,云南在生物学上的名气离不开老一代科学家如吴正毅的不懈努力。

云南以其三维地形、三维气候、丰富多彩的热带、亚热带和高山寒区植物物种,迄今已发现高等植物16,000多种。 就植物地理分布而言,云南位于东亚植物区系和喜马拉雅植物区系的交汇处,也是泛北植物区系和古老热带植物区系的交汇地带。这是世界上罕见的各种植物的聚集地。 由于植被的水平地带性分布和垂直地带性分布,云南从南到北依次分布有热带雨林、季风林、亚热带常绿阔叶林、暖温带落叶阔叶林、温带针阔混交林、亚高山寒温带针叶林、高山灌丛草甸、沼泽和高原湖泊水生植被、干热河谷灌木和热带草原植被类型,包括全国各种重要植被类型

1938年,吴正义在昆明遇到了蔡陶西。当时蔡陶西参与了黑龙江省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的成立,并在那里结识了许多老植物学家。 在此期间,吴正义在吴云珍和李继东的领导下,与多名同学参观了大理点苍山、宾川鸡足山和滇西南。 我第一次看到海拔3000米以上的植物和植被,以及与老师和朋友的讨论,植物地理分布的规律在吴正毅的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

滇西和瑞丽的两次访问使这位年轻的植物学家在知识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也使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搞清楚云南的植物分类,从而搞清楚全国的植物种类。 除了从西北到北方,从江西到华中,一路到湘、黔、滇的感受之外,他还进一步准备找出植物的时间空发展规律。 因此,吴正毅坚定地树立了在云南立足、放眼中国乃至世界工厂的远大抱负。 在昆明,抗日战争后,吴正义花了大约10年时间默默无闻地抄录和整理秦仁昌等人从国外带回的中国植物模式标本的照片,并将这些植物的文献和世界分布及用途记录在3万多张卡片上,为以后的《中国植物志》的编纂提供了基本依据。

为人民服务,为真理服务

1958年,42岁的吴正毅高度评价了一个安定下来并取得更多成就的地方。经中国科学院领导批准,他的家人搬到了云南。 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吴正义。有些人认为他可以走另一条职业道路:他是一名经历过学生运动的共产党员。解放初期,他是北京军事管理协会高等教育司副司长,中国科学院党支部第一书记,后来又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副所长。他可以担任更重要的管理职位。 然而,吴正义仍然选择了他年轻时就选择的专业科学研究道路,他的重点和愿望仍然是植物学。 那年夏天,吴正义和妻子段进宇毅然带着他们7岁的儿子吴静和5岁的女儿武玉乘小飞机去云南。

吴正义来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第一件事,就是根据云南自然条件复杂、生境类型多样、植物种类丰富、资源开发利用潜力巨大的特点,充分利用有利条件,发掘云南的财力资源,合理开发利用云南的植物资源。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首先组织一批人对植物分类、植物地理学、植物化学、植物生理学、植物引种驯化、植物形态解剖学等学科进行全面的研究工作。 作为植物研究所所长,吴正毅在进行自己的科研工作时,为昆明植物研究所和植物研究所做了大量工作。

与此同时,作为植物分类学的学术带头人,吴正毅开始了十年来最激烈的斗争。 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吴正义与同事、助手和学生一起,考察了云南从森林中辽阔的哀牢山到滇池雪顶、从玉龙雪山到西双版纳原始森林的丰富植被,基本查明了云南16000多种植物的分类和分布,并进一步研究了植物在地球上的分布和演化。

在与植物生态学家的接触中,他特别关注跨学科问题。 从1937年到1938年,内蒙古、宁夏和云南西南部先后进行了两次调查,吴正义一直重视我国植被的调查研究,但由于条件有限,至今还未能进行深入研究。 自1953年起,他参与中国热带及南亚热带橡胶园的深入考察,包括海南、粤西、桂南及云南南部(由东南至西南)

到1956年,在钱朱崇(时任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所长)的领导下,吴正义和陈昌笃完成了中国植被区划初稿,并于同年在中国《地理学报》上发表了《中国植被的类型》,实际上是《中国植被》的原件。 很明显,中国的植被以兰州为中心,分为三大区域:东北至西南的林区、内蒙古和新疆的草原荒漠区和青藏高原的高山植被区。南海诸岛、海南岛向滇西热带边缘、北、中、南亚热带向温带过渡的总体趋势也很明显。 这些观点在以往的植被分区、土壤分区、自然地理分区和农业分区中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利用和发展。

未来几年,吴正毅还与苏联科学院院士等外国学者合作,将中国西南热带植物资源调查与植物区系和植被调查有机结合,首次展示了中国热带北缘雨林与季风森林的存在、差异和联系,并对海南西部的稀树草原样植被和云南干热河谷做了初步工作。 1958年,中国第一个热带森林生物地理群落定位站在景洪勐龙遗址建成。经过4年的工作,该站获得了热带土壤形成与植被关系的宝贵基础数据,也是中国第一次进行生态系统定位研究。 1980年,由他编辑并集体完成的《《中国植被》》出版并获得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西双版纳是吴正义学术调查最频繁的地方,也是云南植物种类最多的地方。 雨季的时候,泥泞的红土让扁平足的植物学家饱受折磨。他不知道自己滑了多少跤,全身沾满了赤泥。 人们给他起了个绰号“摔跤冠军”。吴正义并不在乎。他笑着说,“摔跤很好。有时候摔跤会发现新的物种。”他兴奋地整理了从热带雨林、季风森林和各种次生植被中收集的各种珍贵植物标本。他和他的合作者首次报道了这里的植被,并发表了新的物种。 热带雨林的多样性丰富了吴正义对植物和植被的理解,拓宽了他的视野。此时,他已经基本了解了该国从北到南的冷、暖、热区的主要植被类型。

根据连续分布与不连续分布辩证统一的指导思想,吴正毅在中国植物学界首次通过解放以来对橡胶适生林地的调查、全国植物资源调查、南方植被调查以及大量数据的比较,研究了海陆板块运动理论与植物进化之间的联系。对我国约3000属高等植物的分布类型进行了划分,揭示了它们的分布类型及其相互联系的特点。 他第一次提出:“中国植物区系和东南亚植物区系,特别是印度织纳半岛植物区系之间有着更长更相似的历史背景。中国西部和西南部以及印度北部20 ~ 40 N之间的日那地区有丰富的独特的古代科属 这些从第三纪古热带植物区系传下来的元素可能是东亚植物区系的核心,这个地区是这个植物区系的摇篮,甚至可能是北美和欧洲植物区系的发源地。 ”后来,许多研究继续证明吴正义论点的正确性

从1983年到1988年,吴正义组织三个研究所的力量编辑出版了《新华本草纲要》(上、中、下卷),共2278页,其中包含约6000种植物药物(从细菌、藻类到种子植物) 该专着的特点是按照现代植物分类系统中的科排列中草药。每个重要的家族都有一个概括性的介绍,描述和讨论一般药用植物的类型、成分和治疗效果及其相互关系。该专着于1993年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自1979年以来,吴正毅发表了《中国植物区系的分区问题》多篇论文,进一步丰富了上述学术思想。 他把植物区系的地理成分和遗传成分联系起来,认为连续分布和间歇分布是统一的。他的小说观点再次引起了国内外植物学家的注意。

1983年,吴正毅发表了一篇题为《太平洋洲际间断分布的意义》(英文)的重要论文,并与王贺胜合作完成了《中国自然地理——植物地理》(第一卷)。他进一步论证和阐述了自己的学术思想。 他认为中生代之前的世界仍然是一个完整的大陆,此后古代地中海海底扩张,该大陆被分为两部分,即古代南部大陆和古代北部大陆。 地壳造山运动抬升了古代北方大陆的云南和西藏,形成了现在的滇藏高原。 因此,中国植物区系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即古代南方大陆植物区系、古代北方大陆植物区系和古代地中海植物区系 中国西南是这些植物区系成分发生和发展的关键地区。

其后,吴征镒又把地理成分和发生成分的研究联系起来,对青藏高原地区历次考察的资料进行分析论证,充实了中国植物区系的研究。他认为:“以云南为主的我国西南地区,可能是古北大陆、古南大陆和古地中海三大区系的交汇点。青藏高原植物区系虽具有过渡于泛北极、印度马来、东亚三者之间的性质,但有其独立发展的较年轻的历史和相当数量的特征属种,这是在高原强烈隆起、植物寒旱化过程中发生的。”

这些论点让植物地理成分和区系发生成分珠联璧合,从植物分类—植物地理—植物资源学的结合点上,创立了一整套新研究体系。这一工作为国内外植物学界所瞩目,对中国植物区系的研究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厚德载物

吴征镒的足迹遍及全国,更到达了除非洲以外的四大洲。花甲之后,他仍赴湘西、鄂西、甘肃、青海、东北、闽浙、海南、川西等地考察,还两次进藏、两次入疆,重走祖国山川,审视全国植物区系分布。

1959年,他担任 《中国植物志》 编委会副主编,参加主编 《中国植物志》 巨着。对研究唇形科植物进化和资源开发利用,作出了重大贡献。此外,他还担任 《西藏植物》 、 《云南植物志》 、 《云南植被》 、 《云南种子植物名录》 、 《云南森林》 等10多部巨着的主编及主要章节的撰稿人。在植物分类研究中,他发现并发表了植物新分类群1766个,涵盖94科334属,其中新属22个,是中国植物学家发现和命名植物最多的一位。

1978年,其重要论文 《中国植物区系的热带亲椽》 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1年,论文 《论中国植物区系的分区问题》 获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奖一等奖。

1990年后,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支持下,吴征镒组织了“中国种子植物区系研究”大课题,并在15届国际植物学会上宣读了题为 《东南亚植物区系的特征和界限》 的论文,对世界植物区系分系统有所突破。

由于吴征镒在学术上的巨大成就,1955年他被遴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1979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成员,更早已在国内外植物学界享有崇高声誉。1975年起,吴征镒任中国植物学会副理事长,之后又担任中国生态学会理事。1977年起,还当选为五届、六届、七届全国人大代表。1979年,又光荣地当选为全国劳动模范。1980年起,先后当选为美国植物学会通迅会员等。

1999年8月,吴征镒怀着对中国生物科学发展的深谋远虑,给朱F基总理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建议:“十分有必要尽快建立云南野生种质资源库,对其中有近期开发价值的野生种质资源进行遗传背景的分析研究,提取DNA进行分类保存,在此基础上进行合理开发。”该设想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学术界的普遍认同。

现在,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作为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已在昆明兴建,并于2007年正式竣工投入使用。该库的建立,使我国生物研究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为我国的生物学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并对国民经济建设起到重大的推动作用。

鉴于吴征镒对中国和世界植物学和其他有关研究领域作出的伟大贡献,1999年他荣获号称世界园艺诺贝尔奖的日本花卉绿地博览会纪念协会“考斯莫斯国际奖”(International COSMOS Prize 1999),成为世界第七位、亚洲第二位、我国首位获得该奖的学者,受到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为祖国争得了荣誉。他还于2001年获云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2003年获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学成就奖。

2006年,90岁高龄的吴征镒又率领弟子着手整理研究我国清代着名的植物学专着 《植物名实图考》 及其 《长编》 ,开启了我国植物考据学研究的新篇。

2007年1月,国家决定编纂 《中华大典·生物典》 ,他又担任了该典主编,继续为编纂这一贯通中外、上下古今的续脉巨着奉献力量。

吴征镒非常重视人才队伍的建设,先后培养出一大批植物学家和优秀的学者,从20世纪50年代起培养了大批植物工作者,为中国科学“出成果,出人才”作出了重要贡献。近20年来,他共培养博士后2名、博士16名、硕士8名,毕业论文均为优秀。

吴征镒重返云南的50年,是他学术思想日趋完善、趋向成熟、形成体系的50年。到目前为止,吴征镒已发表了140多篇各类论文,并主编或编着了20余部学术专着,成为中国植物学界德高望重的学术带头人。

对多次获奖,吴征镒觉得自己只是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完成了一个植物学家应尽的职责。同时,他为能够让中国人在世界植物学领域占一席之地感到很自豪。如今,这位91岁高龄的老科学家仍在关注着我国植物科学研究的动态,与国内外有关植物学家保持密切联系,经常与身边的学生交流信息,在夕阳之年继续认真实践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铭言,对后人的激励至深至远。

吴征镒曾在一篇文章中说:“一个科学家首先应该是一个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诚实的人(科学是老实的学问,来不得半点虚假),一个勤劳的人;同时应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人。学无止境,为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就要求科学家要具备相应的良好素质。费尔巴哈说过:‘真正的思想家、科学家是为人类服务的。’科学技术以自然界为研究对象,是没有国界的,但科学家是有国籍的。永远要记住这一条。所以搞科学的人首先要自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正确的人生观就是人的一生不要以索取为目的,而是要以服务为目的。为人民服务就是一切。”

更多阅读

九旬老人吴征镒:博闻强记不足挂齿 天才也离不开勤奋

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颁奖

最新论文
PRL:可在室温下工作的量子干涉仪问世
新通道提升植物碳水利用效率
新通道提升植物碳水利用效率
新通道提升植物碳水利用效率
中车株洲所自主研发世界最先进高铁牵引技术
中山大学校长空缺三月据称院士罗俊将上任
中车株洲所自主研发世界最先进高铁牵引技术
新通道提升植物碳水利用效率
新通道提升植物碳水利用效率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设专项支持国际科技创新合作
PRL:可在室温下工作的量子干涉仪问世
四川高三男生凭羽毛球特长被北大“预录取”
热门论文
北师大校长履新:能否成为“校长职业化”的开始
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人才的培养方案
10国52名科学家提议为植物建立统一的DNA条形码
方新:中国科技体制改革三十年的变与不变
依法治国与依宪治国的关系研究从公民宪法信仰谈起
《自然—地球科学》:炭黑暖化大气程度超预想
中国特色协商民主宪法学视阈下的发展
高中政治教学中趣味方法的应用
关于电子商务的工商企业管理专业体验式课程教学研究
关于中国城乡居民生活碳排放驱动因素分析
北师大校长履新:能否成为“校长职业化”的开始
吴征镒:毕生抒写绿色王国的史诗
关于发动机振动激励对物料车车架动力特性的影响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