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教育论文 >> 尤其职位越高女性人数越少

尤其职位越高女性人数越少

作者:计算机学科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1-02

作者:杨徐阶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出版时间:2008

《科学时报》:中国女科学家的发展困境“她们无法取得成果与男性的智力没有任何不同”

这张照片拍摄于1994年世界妇女大会前夕。他们拍了这张难忘的照片,为“妇女与技术”这个主题做准备 他们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都在苏联学习。他们都有自然科学的专业背景。他们都曾担任过高级领导人。

左2:聂力,时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 左三:时任国家科委主任朱立兰 右二: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胡启恒 右一:刘舒,时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 (图片来源:刘舒)

下午7点,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吴灵安教授仍在实验室工作。8点钟,记者采访完毕后,她特别说,我希望你在第38届春节期间不要只关注这个话题。

周五下午3点,前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现中国青年顾问协会主席刘舒仍在修改将在甘肃省开放的“沙漠科学博物馆”的展览地图,在她略窄的办公室里,她正坐在电脑前。 她说,女性科技团队的资源是不可或缺的,应该非常珍惜。

周四下午1: 30,将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中国科学院电子研究所前所长朱惠敏研究员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认真告诉记者,在科研世界里,男人永远不会有任何关心,只有依靠女人自己的主动性。

周四下午3点30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王治珍院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将很快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报告。我还有学生事务和实验室事务要做。” 自去年成为新更名的中国女科学家协会副主席以来,她参加了年底在韩国举行的“妇女和少数民族参与科学技术现状研讨会”。她开始呼吁关注中国女科学家。 当嫦娥一号被提升空时,张兰屯的船员在发射基地一起工作了30多天。作为中国空理工学院空科技系主任,作为嫦娥一号总体规划的设计师,她感受到了成功的喜悦以及她一岁的儿子。

月球探测项目始于2004年。2006年,张兰濒临死亡,无法离开。因此,她在分娩前一周才回家休息。休了两个月产假后,她开始工作,第三个月就变得正常了。

因为我在中间赶上了新年和春节,我的同事们都觉得张惠兰解决了孩子的问题。

这个北京“土着”从小就热爱航空空事业,十多年前她在北京航空空航空航天大学学习时,她是班上18个学生中唯一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的。现在,那个女孩已经开始交易了,但是她仍然在研究的前线。

尽管38岁的张奎在毕业后的十年里见证了中国航天工业的快速发展,但压力一直伴随着她。 她的一个同事,医生,请了七八个月的假生了一个孩子,然后回到了她的岗位。很长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无事可做,无法进入主题。 她还经常看到熟悉的女性同事在技术职位上表现出色,也开始转向行政职位。

张兰星芳减少愤怒的决定和她所目睹的一些女性同事的选择正是我国女性科技工作者面临的困难。

回归科技

4岁时和父母一起去了英国,18岁时回到了中国。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吴灵安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今年63岁。 2000年,她偶然参加了一个国际会议。从那时起,她开始为中国的女性物理工作者说话。

1999年,国际纯物理和应用物理联合会在第二十三届大会上成立了一个女物理学家工作组 吴玲安代表我国参加了2000年工作组的第一次会议,并带领我国代表团参加了2002年在巴黎举行的第一届国际女物理学家会议。 中国物理学会成立妇女工作委员会时,吴玲安被任命为首任主任。 从那以后,在中国物理学会年会上组织了关于女性物理学家的圆桌会议。

2007年9月,年度圆桌会议在南京举行。40多名女性物理工作者出席了会议。甚至南京大学的张若筠教授也带着他8个月大的女儿来了。 不幸的是,尽管多次动员,男性同胞却很少。相反,南京大学来访的欧洲物理学家莫里斯范普滕(Maurice van Putten)教授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积极的讲话,这也反映出外国对女性物理学家问题的关注多于国内。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责任、机遇和挑战”。吴玲安透露的一些数据让在场的同事感到惊讶:高校女性物理教师的比例明显低于男性。2004年,上海交通大学有37名物理教授,其中只有3名女性。复旦大学在2004年有30名物理教授,只有一名女性。 然而,在副教授和讲师的系列中,这一比例远非如此悬殊。

针对这种情况,复旦大学教授叶凌说,虽然她没有感觉到对女性体力劳动者的歧视,但她对男女统计数字的比较感到震惊。 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教授谢常德表示,在本科和硕士层次,女教授的比例相当大,但女教授的比例很小。八名年轻博士生导师中只有一名是女性。 北京邮电大学科学学院教授余中元指出,女教师确实很多,女教授很少(按男女比例计算),女学术委员会成员和女编辑委员会成员的比例也很低。

中年女性科技人员流失和高端职位空缺的现象并非物理学领域独有。 2007年10月底,当年留在苏联的刘舒代表中国出席了妇女与科学技术论坛,并在俄罗斯-中国年之际向会议提交了一份报告。 通过一系列数据分析,她发现中国的女性科技人才群体是一个年轻的群体,其中大多数都在50岁以下。以上海工程师为例:30岁以下的占20.5%,31岁至40岁的占38.3%,41岁至50岁的比例急剧下降至22.1%,51岁至60岁的比例更低至9.9%

朱惠敏,一位担任中国科学院电子研究所所长8年的女科学家,说该所女性研究人员不多,但在高端,很少有人能成为学术带头人。 张玉才的研究室有30多人。负责主要商业设计的董事都是男性,而不是女性。

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科技界,女性就业人数越来越少,尤其是职位越高,女性就业人数越来越少,似乎已成为一种普遍趋势,表现出明显的“剪刀差效应”

欧莱雅为世界各地的女科学家颁奖 中国女科学家李芳华获奖的那一年,禹卫是评委。 她从中做了很多工作。 后来,她不再担任法官,因为她看到了中国女科学家之间的差距:“中国女性不可能一直获奖。” ”她也看到了差距的原因 “一个人是挣扎不出来的,你要有科研环境,要有团队 "

女性研究人员的现状并非中国独有。 妇女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如生育、照顾家庭和教育子女,使她们在从博士或博士后学位毕业后的几年里度过了最焦虑的职业和家庭状态。一些人选择离开科研岗位,而另一些人则失去了在职业生涯中成长的机会。

“他们无法取得成果,这与男人的智力没有任何不同 “这是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人的共识。

”许多优秀的女性科技工作者在家庭负担的压力下逐渐失去了与男性竞争的能力。学术辩论中不再听到他们的声音。 其他人完全放弃了科学研究,退出了科学技术领域。 对于一个热爱科技工作的女人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结局和巨大的损失。这难道不是整个科技界和国家的痛苦损失吗?这个国家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培训他们!今天,社会文明的进步使妇女能够在各行各业留下印记。 我们认为,在女性较少的科技领域,采取一些特殊措施帮助女性重返科技领域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这样女性的表现才能与男性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而且对科技领域和国家都具有重要意义。 “这是三年前由物理学会妇女工作委员会起草的意见书中的一个片段

吴灵安说,韩国和日本等许多国家的情况更糟,但他们的国家现在非常重视这个问题。 因此,吴灵安所要做的是呼吁国家尊重和正视性别特征,制定政策,使她们,即生育后的科研女性,“回归科技”

男性受欢迎的科研伙伴,稀缺的科学资源

科研界没有女性可以吗?刘舒告诉记者,女性科技团队的资源是不可或缺的,应该非常珍惜。 她分析说,中国科技界对女性科技工作者有很好的评价,女性被认为是科技领域不可替代的优势。 这些好的评价依次是:认真、周到、细致的工作、轻松的合作、坚持、创新等。 这些优势在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学科中越来越明显。妇女对科学技术做出越来越多的贡献。

吴灵安认为,男女不仅智力相同,而且有各自的优势,这一点已被现代科学所证实。 然而,多元化思维对科学的快速健康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可以相信,当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科技领域时,她们不同于男性的创新思维,必将使整个科技领域焕然一新,科学发展的历程必将更加丰富多彩。 曾担任华侨物理学会主席的南加州大学教授图南(Thunan)指出,从事科学研究的男性人数及其挖掘潜力已经达到极限,而作为女性弱势群体,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数非常少,如今已经成为一种没有充分发挥其作用的智力资源。

最有趣的是刘舒引用并分析了数据。我国科技界对女性伴侣的评价不低。大多数男性科技工作者认为女性是好伙伴。欢迎女性进入科技殿堂。特别是,自然科学领域超过70%的男性受访者希望增加女性伴侣,以便长期向“男性主导的世界”注入多样性。

“绝大多数有孩子的妇女正处于从事科学研究的黄金时代。他们的经验和创造力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让这样一群人回到科学技术领域就是挽回国家的损失,这意味着免费获得大量具有科学素养的人才。对于女性个人来说,在这一特殊时期,她们可以获得一些扶持政策,如在科研长跑中获得的助推器,帮助她们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科研工作,充分发挥她们在原有科研领域的优势,达到年轻女性科研人员的临界能量,为社会创造最大价值。 ”吴灵安说道

呼吁公平对待女性

去年秋天圆桌会议上又有一集。会议日程与“科学创新与财政支持: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政策研究”专题活动时间冲突 这导致参与者抱怨女性物理工作者也愿意参加基金委员会的资助政策研讨会,并吸引了许多男性参加圆桌讨论。 这时,吴灵安派了一名学生去“守卫”会场。会议一结束,他就邀请自然科学基金会的发言人到圆桌会议的会场。

事实证明,从2004年左右开始,吴玲安就开始关注女性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她的最新统计数据仍然“令人震惊”:在1986年至2000年的15年中,大约5%的30岁至40岁的妇女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委员会获得资金,大约13%的41岁至50岁的妇女,以及大约9%的51岁至60岁的妇女。 这种情况从2004年到2006年发生了变化。 特别是在2006年,40至50岁接受经济援助的妇女比例下降到10%左右 吴灵安表达了他对“没有继任者”的担忧

根据申请该基金的妇女绝对人数,2005年,物理学专业有一名妇女,其他学科有26名妇女。2006年,这一数字分别为3和29。 这些数字比2002年、2003年和2004年有所下降。

在世界物理年前夕,物理学会妇女工作委员会提出了“关于确保妇女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中的基本比例的建议”。这三项建议是:确保妇女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的运作中达到一定比例,确保妇女在每个部门的项目申请负责人中至少占10%,并确保妇女获得至少10%的申请资金。 对因子女暂时离开科研的妇女采取保护措施,设立一定年限(如3年)的专项基金,帮助她们尽快回到原来的科研领域,并迅速建立自己的科研和实验平台。 对45岁以下的中青年女性科研工作者,应根据申请资助的成绩进行考虑,为她们营造良好的科研氛围,鼓励年轻女性从事科研工作。

在圆桌会议上,基金会委员会数学与科学系物理系邱志仁先生听取了女性物理工作者对基金会资助政策的意见和建议 他特别注意关于接受基金委员会财政援助的妇女比例的统计数字,并建议基金委员会也应注意这方面的统计数字,并注意所反映的问题。

禹卫现在推动的一件事是呼吁为分娩后的女性科研人员设立一个启动基金。 “科学现在发展得非常快。生完孩子后,原项目不能被接受。他们怎么能这样做?所有回返者都有启动资金。为什么女人不能拥有它们?”

刘恕认为,承认男女差异,对女性照顾和关爱,是最大限度展示女性科研工作者的潜能、充分发挥女性特长的重要条件。她说,这些应该体现在政策和制度上。

她建议,对于女博士,对于比较看好的年轻女性,应该早点启用,在本科、硕士、博士的连续科研时间内,给她更多的机会,采取灵活措施,使她不致在30岁左右的生育时期脱离科研队伍。同时,刘恕指出,现代科研方式使科研人员也可以在家办公,如果政策到位,也将为女性提供这种可能。

吴令安的提议还有,目前的青年科学基金申请对年龄的限制是男女“一刀切”,超过35岁就不能再申请,她认为这对女性不公平,很多女性在此之前要完成生儿育女等任务,成果肯定没有男性多。她说,对于女性应该引入“学术年龄”的概念,即拿到博士学位之后的多少年还有申请资助的条件,这才是对女性的公平待遇。“平等不等于公平”,她向记者灌输了这一理念。

很多研究院所不愿意要女博士的就业歧视,男性与女性不能同样年龄退休的年龄歧视,很多专家都认为应该用法律的形式加以解决。吴令安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中国的科研女性在国外的科研机构干得很好,缘何?美国法律要求科研院所的女性必须达到一定比例,所以女性比较容易找到工作。

记者采访的科研女性,没有谁能说出女性在政策层面上得到的保护和鼓励。当记者问到张朗保张浪担骸澳憧次颐堑ノ辉诿ψ鸥憬磬英雄的评选和表彰。”这成为很多科研单位的现状。

有着1.5万余名女科技工作者的中国科学院,非常重视女科学家群体,经常在京区党委和妇工委的组织下举办女科研干部的培训联谊研讨,以提高她们的综合素质,并推荐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等优秀科学家走向全国。但是,也依然没有关注女科技工作者政策决策的机构。

近期,吴令安又要启程去美国参加美国物理学会年会,她被邀请作一个关于中国女物理工作者现状的报告。被问及“您认为这8年来,您在政策层面上有什么推动”时,吴令安说,这个工作可能像我国的环保事业,要一步一步来,媒体造势也很重要。

是什么导致中国女科技工作者中年转向,放弃科研,从而出现“沙漏”效应,我国高端乃至世界知名的女科学家越来越少?其实专家们归纳了自身和客观的多方面原因,甚至如刘恕所说,这是个不可逾越的问题,因此,我们更需要探讨如何化解女科学家们的困境。

对科技领域的妇女问题作更多研究

去年8月,我国目前唯一一个专门面向中国女科技工作者的协会在过去的中国女科技工作者联谊会更名的基础上成立。这个十余年没有开过大会的组织,在那个炎热的夏天依然有80多名代表赶来参加会议,并且,很多人年事已高。就是在这次会上,代表们同意了更名为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的提议。韦钰在缺席会议的情形下,被推选为会长。

协会成立后有很多的事情要做,重新登记会员、建立女科技工作者的数据库等等,但他们做的几件事之一是派副会长王志珍院士参加了去年11月由韩国科技部举行的妇女与种族团体参与科技的现状的研讨会。这个会召开的背景是妇女和种族团体正逐渐成为科学和技术的一个新的资源库,国际经合组织在制定科学研究和技术发展政策时要分享这些信息。王志珍参会回来,深感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研究的薄弱与欠缺,并立即给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程东红和中科院党组副书记方新写了一封信。

她说,很多国家比较早地对有关科学、教育中的女性情况有所研究并具有较详细的数据,特别是韩国近年来开设了支持妇女从事科技的国家研究所,政府承诺至少支持该所10年,这是他们从美国学来的经验。

让王志珍着急的是,在韩国她得知一位日本教授编辑出版了一本 《科学界女性传记词典》 ,亚洲女科学家收集不完备,中国就更不全。王志珍列出的6个名字记者只拼写出林巧稚和鲁桂珍,如吴健雄这样的大科学家都不在其列。王志珍看到我国对女科学家研究的不足,她担心“我们中国人自己还不如日本人对中国女科学家的贡献更关心”。

虽然我国陆续有一些机构针对女性作一些专项研究,但显然我们对女性从事科技的研究和所做的工作,与国际相比距离不小。吴令安说,很多男性领导并不重视,每次会议,如物理学会年会的圆桌会议,她是“连哄带骗”让一些男士参加;而在去年,美国的国家基金有专门面向大学男性领导的女科技工作者议题会议,有专门的提升女科技工作者领导能力的培训等。吴令安说,国际上,在联合国的会议中,所有下属组织在统计工作中都要按性别分析,而我们国家却没有这个习惯。国际纯粹与应用物理学联合会主席曾向各国物理学会发信说明:“我在考虑你们提出的会议申请的时候,如果组委会里面没有女性的话,我将不提供会议经费,女性的参与会使女物理学家发言的人数越来越多。”

据悉,在日本等国都有鼓励女中学生走向科学的活动,在我国台湾地区也有专业的性别教育,有专项基金为女性从事科研服务。现任中国科协青少年辅导员协会理事长的刘恕认为,女性进入科技领域要从青少年抓起。从事科学研究,喜欢探索,离不开兴趣,仅把它作为一种职业是不够的。

这几年,在吴令安等人的推动下,中国物理学会去年设立了专门奖励女物理工作者的“谢希德奖”,去年是第一次颁奖。两位获奖者分别是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的谢常德和复旦大学物理系的叶令。

现任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秘书长的刘碧秀在一次开会吃饭期间,与一位女博士邻座,当女博士听说她有意今后对女性与科研作些研究时,不禁大倒苦水——儿子两岁,丈夫不在身边,“我真不知是不是该辞去工作,做全职妈妈?”女博士渴望得到帮助的痛苦表情刘碧秀至今记得,更让她觉得这份工作的重要性。

吴令安认为,在科技界制定一些措施保护妇女、鼓励妇女,绝不是保护落后。因为我们要保护和鼓励的是那些曾与男同事并肩工作在科技前沿的妇女,是那些因为生儿育女暂时离开科技工作的妇女。保护和扶持这些有志于献身科学事业的杰出女性,不仅不是保护落后,而是建立一种更公平的科研制度。

更多阅读

朱敏慧:女性要取得科研上的成功,就要永远争取主动

《科学》 :女博士后面临艰难抉择

第三世界妇女组织主席凯瑟·杰米拉:科学不分男女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相关新闻

朱敏慧:女性要取得科研上的成功,就要永远争取主动

吕植陈赛娟等当选“首届中国职场女性榜样”

章梅芳吴慧:科学中的女性形象

第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颁奖

第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入选者公示

08年度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正式公布

第十届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

张利华陈钢:如何促进中国女科技工作者的发展

一周新闻排行

印度一化学家大规模论文造假东窗事发

武夷山:千万不能忽视文献“睡美人”现象

第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将于6月在长沙举行

诺奖得主撤销 《自然》 论文

《探索》 杂志:相对论可能不为人知的20个事实

我国启动首次高校教师评级工作

朱清时:一流大学应是教授治校

人类探测器首次拍到火星山崩照片

最新论文
光明日报:科学精神的传播需要“菠萝奖”
暨南大学前校长王越逝世享年108岁
光明日报:科学精神的传播需要“菠萝奖”
探秘C919大飞机“体能测试”首飞后练就“更强体格”
10国52名科学家提议为植物建立统一的DNA条形码
《田园交响曲》与《幻想交响曲》的创作思想比较分析
光明日报:科学精神的传播需要“菠萝奖”
培养多位院士甘肃农业大学迎来70岁生日
暨南大学前校长王越逝世享年108岁
《田园交响曲》与《幻想交响曲》的创作思想比较分析
《田园交响曲》与《幻想交响曲》的创作思想比较分析
暨南大学前校长王越逝世享年108岁
热门论文
“互联网+”背景下财务会计发展策略探究
CBI理念视角下初中英语课堂中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
最后确定的企业预算是各个职能部门的综合平衡的结果
世卫总干事:禁烟不应放弃直至所有烟草公司停业
中小企业票据贴现现状及完善措施
专利引用耦合聚类的纳米领域新兴技术识别研究
《福布斯》全美高校排名揭晓小型私立学校问鼎
关于云计算环境下数据中心的研究
强调对人才培养的基本要求和培养的过程
严格要求任务下移硕士毕业要求发论文为哪般
影响小学数学概念教学的关键因素分析
中国土木结构工程科技2035年发展趋势与路径的相关探究
激励理论在初中政治课堂教学中的运用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