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计算机论文 >> 在自己家做实验:生物黑客试水基因编辑技术

在自己家做实验:生物黑客试水基因编辑技术

作者:文学论文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7-28

作者:张章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时间:2015/9/7 9:12336059

Select font size:萧中

Da

Do experiments in the home:Biohacker Test Water Gene Editing Technology

Biohacker Like Johan Sosa开拓分子生物学创新潜力 图片来源:普雷斯顿甘纳韦

虽然他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正式科学研究和培训,约翰索萨仍然对一个已经开发了十多年的强大分子生物学工具着迷。

Sosa已经能够使用Crispr,这是一种基因编辑工具,在体外实验中,它仅可用了3年来编辑目标基因。 他希望利用这项技术来编辑酵母基因,然后继续对模式植物拟南芥进行基因改造

由于CRISPR技术的简单性和普遍适用性,科学家可以通过这项技术比以前更简单地对基因序列进行特定的改变。 研究人员使用CRISPR技术编辑从细菌到人类胚胎的基因。 这项技术有望去除导致家族遗传性疾病的突变基因,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治疗肿瘤,或者在猪身上培养人体器官。 一名研究人员甚至建议使用这项技术来改造大象基因组,创造出已经灭绝的猛犸象,能够适应寒冷的天气。

然而,这些技术还不能被“自己动手”的生物黑客使用。 生物黑客是越来越多的业余生物学家,他们经常在社区实验室工作,通常必须付费才能使用实验室仪器和消耗品。 但是CRISPR技术本身是免费的。 因此,创新精神激励他们使用这项技术来“摆弄”酵母基因,改变啤酒口味,或从细菌中构建艺术品,并研究重要的基础科学问题。 这些业余生物学家迫不及待地想尝试CRISPR技术。

“Crispr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工具 居住在爱尔兰都柏林的生物黑客兼企业家安德烈亚斯斯特尔默说,“你可以在自己家里做实验 “

索萨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的一名信息技术顾问,三年前当他还是一名生物黑客时,他就成为了一种爱好。 他希望在实验室里培育器官或其他人体器官。 起初,他不知道这个目标有多不现实。 “我以为这只是为了获取一些干细胞并给它们添加一些东西 ”他说

因此,应对活细胞的挑战促使他开始阅读分子生物学教科书,参加讲座,自学实验技术。 他还参加了加利福尼亚州桑尼维尔的“生物好奇心”社区实验室。

Sosa不确定掌握CRISPR后该如何处理它。 他可能会参加一个名为“生物好奇心”的小组活动,对酵母进行改造以生产富含牛奶的酪蛋白。这可能是从酵母中直接生产素食奶酪的第一步。 他们可能使用CRISPR技术来研究蛋白质在不同种类的酵母中是如何被化学修饰的。 “目前,我们可以和一些大型实验室做同样的实验,这真令人兴奋 ”他说

另一方面,日本东京大学生物数据可视化研究员艺术家乔治特雷梅尔(Georg Tremmel)有一个使用CRISPR技术的明确计划。 他和他的合作者计划利用这项技术从日本出售的转基因蓝色康乃馨中移除插入的基因,并将其恢复为天然白色。 他们希望其他人能考虑这种双重基因修饰的康乃馨是否不同于基因组相同的非基因修饰康乃馨。

Tremmel说,到目前为止,这个基因改造项目最复杂的部分不是CRISPR,而是康乃馨细胞培养技术。 另一个挑战是获得展示研究成果的许可:尽管蓝色康乃馨在日本被允许销售,但这种双重转基因白色康乃馨需要获得上市许可。

但是除了它的创造潜力,CRISPR也有潜在的生物危害。 联邦调查局的生物恐怖主义小组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渗透到生物黑客社区,反复提醒其成员可疑的生物恐怖主义活动。 然而,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的科学政策研究员托德奎肯指出,这些担忧可能没有必要。大多数生物黑客都有良好的意图,比如创造彩色细菌或酿造特种啤酒。

此外,奎肯说人们高估了一个典型的自制生物学家的能力。 酶和抗体等实验试剂非常昂贵,分子生物学实验非常耗时,实验仪器和专业科学家也需要财政支持,而这在个人或社区实验室中往往是不可得的。 此外,大多数社区实验室坚持认为,所进行的研究是生物安全所需的最低水平,不使用人类细胞和大多数病原体。 此外,在欧洲的一些地方,在专业实验室之外进行基因编辑实验是非法的。

Keoni Gandall,一位16岁的加州生物黑客和科学竞赛冠军,说鉴于DIY实验室的限制,许多爱好者只有在需要非常精确地改变基因组时才会考虑CRISPR技术。 近3年来,他一直在家里用聚合酶链式反应机和离心机做实验。 到目前为止,Gandall只在当地大学实验室使用CRISPR技术作为志愿者。他说,“感觉棒极了。”

CRISPR技术最大的担忧之一是,一些人将利用这项技术产生病原体,通过基因改造,这些病原体可以在人群中异常迅速地传播。 但是洛杉矶生物黑客和环境律师丹赖特(Dan Wright)认为,大多数业余生物研究人员还没有这种能力。 建立这样一个系统超出了他和他的同事考虑相对简单问题的能力。

“这太难了 莱特说,“目前,一种植物只有一个基因被敲除,这对生物黑客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张张张)

《中国科学报》 (2015-09-07第三版国际)

阅读更多关于

《科学》(英语)

最新论文
南开校长龚克专访:应严惩学术造假
中国开始对水资源开发利用全过程实施管控
并实行所需物资网络调查和市场调查相结合
并实行所需物资网络调查和市场调查相结合
李克强考察清华大学与同学玩自拍
在自己家做实验:生物黑客试水基因编辑技术
叶培建:我国2020年有望实现月壤采集和返回
嫦娥二号突破5000万公里深空刷新“中国高度”
并实行所需物资网络调查和市场调查相结合
包信和院士获国际天然气转化杰出成就奖
并实行所需物资网络调查和市场调查相结合
天宫二号在轨两年空间应用系统取得多项成果
热门论文
《科学》:为何亨廷顿氏病致病基因仅攻击脑部
三星宣称S6支持更好的无线充电功能
南水北调4月引水到京北京将实现三水联调
任继周院士:耕地农业向草地农业转变势在必行
新组建的科技部印发党组一号文件要求深入推进科技创新重大任务落实
川大回应全球大学科技竞争力排名争议
关于移动互联网上的个人隐私保护研究
2009国家(地区)科研竞争力排行榜公布中国排第12位
安徽砀山高考替考案五人获刑舞弊案脉络已清
北京高校建“一流专业”可获3000万财政支持
报告显示我国居民反式脂肪酸摄入量远低于西方
杜玉波:大学办得好不好看什么拼什么比什么
中高职院校护理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考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7月
2020年06月
2020年05月
2020年04月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