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管理论文 >> 三识何泽慧:追忆伟大的科技人生

三识何泽慧:追忆伟大的科技人生

作者:文学论文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5-12
作者:郭美妮资料来源:科技日报,发布时间:2011年

自1946年温家宝总理访问惠泽以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当时何惠泽和钱三强在英国举行的基础粒子和低温国际会议上合影。编者按:中国居里夫人何惠泽院士于6月20日逝世。作为中国着名核物理学家钱三强的妻子,她与钱三强等人一起探索铀裂变的新途径三重裂变和四重裂变。她领导的研究团队在20世纪50年代成功开发出了具有国际先进性能的核乳胶。它为中国中子物理、裂变物理实验领域的发展和中国的科学教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一位着名记者一直在追踪何惠泽院士的人生轨迹。她是首届范长江奖的获得者,郭倪梅。何惠泽院士去世一个多月后,77岁的郭倪梅不顾家人的劝说,冒着烈日和酷热打车去何惠泽院士家接受采访。然后他继续熬夜,一个接一个地写下了这个12000字的交流。文章描述了她三次认识何惠泽的个人经历,再现了一位女科学家平凡而伟大的科学生活。阅读令人感动。这篇时事通讯的全文今天出版,我和读者一起感受并记住了它。

第一次见到何惠泽“住在小屋里,对名利无动于衷”2011年7月9日,阳光灿烂,酷热难耐。我又来到了北京中关村的这栋灰色大楼。这座建于50多年前的古老建筑看起来非常古老。走廊漆黑一片,墙壁剥落,楼梯陈旧。我小心翼翼地扶着扶手上楼去惠泽先生的故居。何先生的大女儿钱祖轩带我进了何先生惠泽的卧室。

卧室不大,大约20平方米。光线很暗,家具很简单,没有沙发,没有大柜子,没有梳妆台,没有全身镜。墙的西侧是一张旧的单人铁床,上面有一张旧床单和一床薄被子。钱祖轩告诉我:“对面有我父亲的床。父亲死后,床被搬走了,给母亲放了些杂物。”面对着门,有一个象牙色的抽屉柜。也许时间太长了,油漆已经剥落了。然而,这个小柜子足够何先生穿简单的内衣了。祖轩告诉我:“这个抽屉柜是从跳蚤市场买的,在我们家已经用了50多年了。”

祖轩指着窗外的小阳台说:“这个阳台原本是我们家和贝张世先生家共用的。后来我们堵住了通往阳台的门,阳台与贝先生的家人分开了。我母亲晚年时用窗户前的躺椅晒太阳。窗户朝南,早上穿过树荫,获得一点阳光。”我看着藤椅。几根手杖散开了,手杖的树皮又黄又亮。祖轩说:“这也是几十年前的遗物。”

在铁床上,一个简单的书架将何先生的床和桌子隔开。木头桌子上有何先生的一些餐具和两小罐白玫瑰。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感动得情不自禁地站在桌旁,面对何先生的画像默默地哀悼.

我以前走进过许多豪华的房子和别墅,但是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何惠泽先生,一位为我们的科学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老科学家和资深院士,几十年来一直住在这样简陋的房间里!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曾在他的文章《陋室铭》中写道:“山不高,但不朽是有名的。水不深,但龙是灵魂。”目前,这个破旧的房间提醒我:房子不贵,但精神是神圣的。何惠泽先生对名利无动于衷、一生追求科学、献身科学的精神是这个简陋房间里闪耀的上帝。何惠泽和钱三强共同发现的铀核“三分裂”和“四分裂”现象,对人类科技的贡献,何惠泽在“两弹一星”中对祖国的贡献,以及许多科研成果,都是用金钱无法计算的。数万元一平方米的豪华别墅值多少钱?这个破旧的房间闪耀着惠泽精神,是永远不会被交换的财富,也是子孙后代的法宝。

前几天(6月26日),我来到八宝山参加惠泽遗体告别仪式。许多白发知识分子也默默地在哀悼者的人群中排队。他惠泽躺在花里,如此安详,如此平静。我向何先生深深鞠了三躬,站在尸体旁边,久久不愿离开。突然,何先生的生动形象一个接一个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第一次见到何惠泽先生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当时,我还在《中国青年报》当记者,因为我来这采访钱三强,遇到了何先生。那时,何先生将近七十岁。她把一头灰色的头发戴在头上,穿得很简单,就像一个普通的老太太。她非常低调,很少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微笑。起初,我没有注意那个老人。后来,钱三强的秘书葛能权同志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何先生的故事。她说她没有一种伟大科学家的风格,非常简单,什么也不注意。冬天,她穿着北京的旧棉鞋。“为了方便放置实验工具,她自己找到一块旧布,用粗针和大线在衣服上缝了一个大口袋”;“坐公交车去买菜”等等,我对何先生的崇敬油然而生。

钱三强死后,大约在20世纪90年代初,一家出版社让我写一本关于钱三强的书。为此,我专程去高能物理研究所参观了惠泽。那天在走廊里,我看见一位穿着蓝布工作服的老太太。幸运的是,我认识何先生,否则我会把她当成办公室勤杂工。"这是我和赵忠尧先生的办公室,他住院了."走进办公室后,何先生对我说。

何先生的办公室也很节俭,有几张旧的桌椅、书架和两张单人床。这张木床可能是供两位老先生中午休息的。然而,床上没有床上用品,只有裸露的木板。何先生的木床里装满了大牛皮纸信封,里面放着她的研究材料和手稿。这些都是她多年来积累的宝贵财富。

何先生看着我说,“你冷吗?这所房子朝北,相对较冷。我给你插一个电加热器。中关村非常冷。我已经习惯了。”他一边说,一边插上电加热器,笑着说:“前一段时间,周赵广去我中关村的家看我,我坐公交车去研究所工作……”这时,何先生已经80多岁了。或许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周赵广没有想到这位80多岁的资深院士会每天坐公交车去研究所工作,所以他专程去中关村看望何先生。

”周赵广在我家等了很长时间,直到我坐公共汽车回家。也许是因为我在中关村呆的时间太长,中关村的中央供暖不好,房子太冷,周赵广感冒了。当周赵广回来时,他告诉科学院的有关同志,中关村太冷了,冻结了我们所有的科学家。”这时,老太太放声大笑。

谈到为钱三强写一本书,何先生告诉我,“当时‘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是严格保密的。钱先生负责的事情和我负责的事情没有相互沟通。我们的保姆是文盲,保密性非常严格。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们拿走了钱先生的笔记本和日记,还没有还给我们。现在,钱先生已经去世了。我也不知道情况。我不能提供给你。我没有笔记本或日记。你是怎么写的?我建议你不要写它。”

以他的书闻名,他惠泽从不重视它们。没有足够的材料,按什么写一本书?这是何先生的首要考虑。何先生以严肃和科学的态度教育我。我接受了她的建议。虽然这是份好工作,但我还是拒绝了。

1995年,我接受了编辑《中国女院士》的任务,忙着组织人们为一位女院士写报告。当我打电话给何惠泽并主动提出为她写报道时,何说:“你在《钱三强在居里实验室》文章中写了一篇关于我的文章(关于何惠泽和钱三强共同发现铀核的“三分裂”和“四分裂”)已经很好了,所以你不需要再写了。”我听到很多记者同事说,惠泽很难接受采访,所以我不敢再说了。

在后来出版的《《中国女院士》》一书中,大多数女院士都有报告文学,而何惠泽只有中国科学院提供的人物简介。

一次又一次,何先生对名利的冷漠和她与众不同的个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非常希望写关于她的事,但是我不敢联系她。

2003年是我从事新闻工作50周年。我们的《科技日报》将为我举办一个座谈会和工作研讨会,邀请一些新闻和科技的同志参加。出于对何先生的尊重,并且因为我已经写了《钱三强在居里实验室》,我非常希望何先生能参加,但是在两次回绝之后,我害怕被何先生拒绝。经过再三考虑,我给何先生发了一封邀请信。

很快,他接到何先生的电话:“对不起,科学院那天有个会议。我不能来,请原谅。”虽然我很抱歉放下电话,但我想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过了一会儿,何先生又打电话来。何先生说:“我已经从科学院会议上辞职了。那天我来参加你的会议。”

我真是喜出望外!

那天,何惠泽先生准时来到《科学技术日报》。人们聚集在一起迎接这位将近90岁的资深院士。何先生满头白发,面带微笑地走进会议厅。她穿着一件旧的浅蓝色衬衫,仍然优雅简单。因为她的手受伤了,她的胸部骨折的手臂上仍然挂着白色纱布绷带。握着何先生的手,我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立即感觉到她和蔼可爱。

他坐在讲台上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厚厚的《钱三强文选》,问我,“这是新出版的,不是吗?我会寄给你一份。”他拿出一支笔,在书上写道:“献给霍梅尼先生。”碑文是惠泽送的礼物。她想得多周到啊!

高能研究所的同志告诉我,有一次他们和何先生去云南昆明出差。云南大学要求何先生给所有的老师和学生做一份报告。也是在同一天,曲靖市的一所师范学校将邀请何先生做报告。云南大学是全省最高学府,规格高,条件好。学校位于昆明,往返非常方便。曲靖只是一个小城市,离昆明很远,坐公共汽车需要几个小时。那时,何先生已经80岁了,道路不好,汽车颠簸不平。然而,何先生选择了去曲靖师范。何先生说曲靖太偏远了,老师们在这里工作非常努力。那天,何先生从曲靖回到昆明,已经是深夜了。

惠泽在待人接物方面有自己的标准。她从不奉承高级官员和显贵,甚至不屑奉承。在她眼里,科学院院长和国务院总理都是普通人。科学院院长周赵广来看望她,她不得不坐在家里的长椅上,直到她下班回来。中秋节期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专程到她家看望她。当她离开时,她像朋友一样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明年会回来吗?”温总理说:“我一年来看你一次。”果然,温家宝总理年复一年地拜访了惠泽先生,连续五年,直到她去世。

后来,何惠泽先生又打电话给我,请我参加一个以钱三强的名字命名小行星的会议。我们彼此逐渐变得更加熟悉,我对何先生也变得更加亲近和尊敬。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去何先生家进行一些更深入的谈话,写关于这位老科学家的文章,并且害怕被何先生拒绝,直到何先生离开我们.

1233下一页

最新论文
国家科学技术奖怎样产生公众首次受邀参与旁听
中国大学生赴英实习项目(第四批)录取结果揭晓
“改革先锋”引发科技界热烈反响:他们是时代开拓者民族进步魂
专访中国稀土界泰斗苏锵院士揭开稀土资源价值面纱
中国大洋49航次第三航段科考调查工作正式开始
中国大学生赴英实习项目(第四批)录取结果揭晓
五机构响应院士抵制卷烟参评科技奖呼吁
专访中国稀土界泰斗苏锵院士揭开稀土资源价值面纱
国外企业一方面对C919客机可能挤占未来国际航空市场表示担忧
“千里眼”海洋二号卫星可提升灾害海况预报水平
五机构响应院士抵制卷烟参评科技奖呼吁
国家科学技术奖怎样产生公众首次受邀参与旁听
热门论文
我国最大藏医药学古籍抢救丛书问世
叶嘉莹:如果人有来生我仍然要教中国古典诗词
中科院沈阳分院院长:腐蚀损失大于自然灾害总和
中国人民大学获巨额捐赠总额达3000万美元
孙九林院士:科技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新疆医科大学原副校长李斌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本月31日出现近15年来火星距地球最近一刻
中科院西安科学园将建大科学装置群
我国启动“兰花基因组计划”
刍议提升高中数学成绩的方法
李家洋任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科院院长
中国南极天文观测已取得四项成果
《自然》网站评出2013年最受欢迎十大故事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5月
2020年04月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