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管理论文 >> 会在对其不甚了解的同行那里丢失些

会在对其不甚了解的同行那里丢失些

作者:民法论文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1-21

作者:任泉资料来源:文汇报发布日期:2011年

姓名选择:萧中院士

谈院士的共同选择:监督但不监督。

说“越多的话会犯越多的错误”并不是一条规则,但这是有道理的。

上周,中国科学院公布了院士联合选拔候选人初步名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神经科学家饶毅落选,立即成为讨论焦点。 在短短的一周内,饶毅本人在《从今以后不候选中科院院士》博客帖子上的点击率超过8万,对他的“冤情”博客帖子发表了“无止境”的评论。

外界媒体很难准确判断饶毅是否落选。对于公众质疑的“隐性操作”,记者试图从院士选拔的程序和标准中寻找答案。

在采访中,许多学者对此表示“不感兴趣”和“不想说话”。 一位77岁的院士说到这一点:“媒体和公众对院士的关注如此之大,以至于现在有些人把选拔院士视为一场“生死攸关的斗争”。" ”他说,院士的光环太刺眼了,过多的旁观者只会伤害学术界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们对此事的态度越平淡,两年一次的院士联合选举就越有可能公平公正。

自1997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每两年增选一次院士,每次增选不超过60名新院士。 许多候选人谁上谁下,谁有最终决定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各部委和院士推荐并公布所有院士(高级院士除外)以确定本年度有效候选人后,所有院士将参与两个评估阶段,即信函评估和评估。 在信函评估阶段,每位院士将根据收到的候选材料进行独立评估。在评估阶段,参加投票的院士将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辩论。

中国科学院最近宣布的145名初步候选人是中国科学院全体院士来信的结果。

为了减少像山一样交错造成的评审不便,无论评审是通过信件还是通过会议,评审的每个阶段都需要多轮投票。“小同行”先投票,然后是“大同行” 所谓“大汉”是指中国科学院所辖的六个本科系,包括数学物理系、化学系、生命科学与医学系。而“小同行”是根据“大同行”的研究领域细分的群体,如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物理化学、高分子化学等

许多院士坦言,由于研究领域的限制,“大同行”往往不了解“小同行”的资料,很难进行比较和判断。 因此,当“大同辈”投票时,他们通常会更多地参考以前“小同辈”给出的排名

根据目前的评估规则,“小同行”的意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候选人的命运,这与国际公认的“同行评审”非常相似,但不可避免地夹杂着运气和机会

在多年前的一次院士圆桌会议上,王咸频院士半开玩笑地说,也许他比别人多一票,从而成为各种学术会议和专题审查会议上的抢手人物,而另一位被一票淘汰的院士只能回家生孙子。

一些优秀的科学家输掉了选举,“崩溃”或其中一个原因 一位资深院士解释说:“如果在评估过程中有两个候选人属于同一学科,这两个候选人可能会有一两票之差,但由于席位有限,其中一人也会输掉选举。” “

为了严格控制“质量”,从2007年开始,院士联合选举积极提高门槛,在选举的最后阶段将票数提高到“不少于三分之二”。

论文和大奖不是衡量学术成就的唯一标准。

院士是国家设立的最高学术头衔。哪些学术成就有资格当选?尽管这是一个难以用指标量化的标准,但每个参与投票的院士心中都有一个杆秤。

陈开贤院士将自己的评价标准总结为“创新+制度”,即对学科整体发展的贡献。如果你只是偶尔在重量级杂志上发一两篇文章,那就不算是“贡献”。 此外,不同学科和领域发表论文和获奖的概率差异很大。 他承认,对于同样的结果,不可避免的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见,聪明的人有不同的意见。“毕竟,院士的选拔不是体育竞赛,也不能绝对量化。全世界都是这样是很自然的 "

有些人常常把某某人当选院士归咎于几篇影响因素较大的论文或一两个国家科技奖,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好的论文是不能评价的。 例如,陈开贤说,一位老专家一生都在研究植物的化学成分。尽管发表论文的影响因素不是很高,但它们为我国植物化学和药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并最终以高票当选。

“真正有知识和负责任的选民不会被一堆文件蒙蔽双眼 我更看重的是他真正解决的问题 王勋院士说,面对堆积如山的文件和其他材料,他会仔细区分这些候选人中有多少人是自己做的,并对推荐单位的“包装”保持警惕。

当然,考虑到候选人的学术水平,体面的学习风格和良好的行为是底线 许多学者说,如果他们在学习方式和行为上犯了大错误,即使他们是“伟大的学术学者”,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一票否决”。 实际上,一个人的学术水平往往与他的学习和行为方式相一致。

这不是“说得越多,你就必须输”的规则。然而,这并非没有理由。

许多人把饶毅的失败归因于“说得太多” 近年来,这位归国学者多次对国内科研体系提出中肯的意见。即使在今年上半年的竞选活动中,他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活跃,经常谈论敏感话题,如转基因生物和减少博士后头衔。

在提倡严谨和强调坚定的科学界,这真的是“你说的必须丢掉”吗?“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吃口亏’也不是没有 陈开贤说,喜欢说话的人往往容易被理解为“除了炫耀什么都不做”,在对他们不太了解的同龄人中会失去一些“印象分”。 有时候,说得太多不可避免地会冒犯别人,从而引起怨恨。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就在公司上市前进入“沉默期”时,当科学家被提名为今年院士联合选举的候选人时,他们大多选择在“敏感期”保持低调 不止一位院士说,当他参加竞选时,他的前任曾敦促他"少说为好",现在他也将提醒下面的人。

然而,有些候选人似乎“沉默”,但私下里却积极“活跃”。 两院的严东升院士表示,有些人会主动以各种方式与相关部门的院士“交朋友”,以获得院士的推荐。"我拒绝推荐任何这样的人。" ”

王勋记得有一年有一位院士当选,因为一位院士说,“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 不幸的是,当前的“活动”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隐秘。有时,一个看似普通的学术会议被巧妙地插入候选人的外表。

相关话题:饶毅院士流失的公众评论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最新论文
会在对其不甚了解的同行那里丢失些
89岁阿蒂亚给出“简单全新”黎曼猜想证明
《科学》预测2015年重要突破
会在对其不甚了解的同行那里丢失些
上海大学一导师举报学生涉嫌剽窃论文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领导班子换届陈新文任所长
杨乐院士:用影响因子认定论文质量并不科学
固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崔国良院士逝世
《科学》预测2015年重要突破
北师大一名副教授诈骗56万获刑11年
杨乐院士:用影响因子认定论文质量并不科学
89岁阿蒂亚给出“简单全新”黎曼猜想证明
热门论文
关于生物技术在生态环境保护中的应用之我见
国家文物局核查称故宫文物受损系操作失误所致
2014-2015中国物理学会各奖项揭晓—新闻—科学网
国际大数据与信息质量权威会议首次在亚洲召开
李家俊任天津大学党委书记钟登华任校长
从权威政治到农民合作社参与的民主政治的研究、
有效消除小学数学两极分化现象的对策研究
C919国产大型客机机头运抵上海开始对接
基于微信平台下的大学生德育研究
基地认定“加压”高校科技成果转化
关于某院53份口服中成药说明书中儿科用药信息标注的调查分析
央视《新闻1+1》解析:利益之前,高校如何坚守公道
9高校联名建议加快培养高端工程技术人才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