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工程论文 >> 共同犯罪中的实行过限及其处置的探讨

共同犯罪中的实行过限及其处置的探讨

作者:高校教育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0-01

一。共同犯罪中过度行为的实施概述

(i)共同犯罪中过度行为的概念

来自不同国家的刑法学者对于共同犯罪中的超限实施有不同的标题。例如,德国刑法学者将这种行为称为犯罪行为,是指某些犯罪分子在犯罪过程中超出共同犯罪目的的行为;日本学者将这种行为定义为同伙的过分行为,也就是说,校长取得的结果比同伙的内容更严重。普通法的普通法被称为共犯,这意味着在共同犯罪过程中,委托人违反了普通犯罪意愿,并执行了其余犯罪分子无法预见的远见。其他犯罪行为。

中国刑法学者对于共同犯罪的时效实施有不同的看法。作者简要地提出以下四个有影响的观点。共同犯罪中的第一类行为过剩主要是在犯罪过程中实施犯罪的做法。不仅有蓄意的共同犯罪行为。第二种类型称为实践,这意味着在犯罪过程中,委托人采取的行动超出了共同犯罪者的犯罪意图。第三种观点解释了共同犯罪的过分限制,因为某些犯罪分子在犯罪过程中为超出共同犯罪者为实现犯罪目的制定的相关协议所犯下的犯罪行为。第四种观点认为,限制的实施是犯罪行为超出了共同犯罪的意图。显然,面对共同犯罪中过度行为的实施,学术界的各种观点不仅在定义上有所不同,而且在定义和解释上也各不相同。但是,详细研究中存在某些相似之处。通过对上述观点的综合分析,笔者认为,实施限额意味着在实施共同犯罪行为的过程中,一些罪犯(一个或几个共同犯罪者)已经实施了故意或过失形式,超出了故意意图共同犯罪。犯罪行为的犯罪形式。

(2)共同犯罪与超限之间的辩证关系

共同犯罪中实施时效限制是一种特殊的犯罪形式,具有独特的存在价值和研究意义。这种价值和意义主要体现在该行为不同于纯粹的个人犯罪,也不同于共同犯罪的特征。此功能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限制的执行具有依赖性。共同犯罪的存在是确定界限的前提。在共同犯罪的过程中必须实行过度限制的做法。在实施限制与共同犯罪之间有一个从属地位。实施限制是常见犯罪附带的一种犯罪形式。只有将超限实践置于普通犯罪的框架下,研究的价值才能脱离共同犯罪的背景,而超限的存在成为一个问题。从属性上可以说是执行限制的最基本性质。第二,过度限制的做法是相对独立的。虽然实施限制的依据是普通犯罪,但这只是共同犯罪的一种附属形式,而不是特殊形式的共同犯罪。过高的限制是一种特殊的犯罪形式,独立于个人犯罪和共同犯罪。从两个方面可以理解这种独立性。首先,执行限制已形成一个新的犯罪事实。行为的根本原因是犯罪的犯罪行为超出了最初的共同犯罪意图,并且与最初的犯罪意图是分开的。常见犯罪事实是两者是独立的犯罪事实。第二,超限做法产生了独立的刑事责任。原则上,只有犯有过分行为的罪犯才应对过度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其余共同犯罪中的罪犯则是超限犯罪。无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这与共同犯罪中“部分履行全部责任”的原则不同。

2.超限实施共同犯罪的特征

(1)共同犯罪中过度限制的主体特征

限制过多的主体只能存在于共同犯罪主体的范围内。从标题的执行限制不难看出。过度限制行为的主题必须是肇事者。根据中国刑法学者的说法,共同犯罪的主要主题可以分为四类:犯罪分子,有组织犯罪分子,煽动者和助手。其中,肇事者是特定犯罪行为的肇事者,其他三名罪犯,其犯罪目的只有通过影响肇事者才能实现。因此,实施犯罪是共同犯罪性质之间关系的核心。如果不存在犯罪,就无法确立共同犯罪。当然,不可能建立限制。超限的对象不仅包括自然人,而且还包括单位。只有共犯的犯罪者可以成为超限实践的主体,只有犯罪者的过度行为才可以称为超限。其他同谋的限制不应成立。

(ii)对共同犯罪施加过度限制的主观方面

建立共同犯罪的超限额应主观服从以下两个条件。

1.犯罪者所犯的行为必须超出共同意图的范围,因为确定超额行为的前提是要超出共同意图的范围。一旦超出共同犯罪的意图,将证明过分的行为符合犯罪的新构成,因此只有在单独的法律意义上才能进行该行为。只有通过评估,我们才能维护法律的公正性和正义性。因此,界定共同犯罪的故意范围是衡量实施过高限制是否可行的重要基础。关于如何界定共同犯罪意图之外的范围,笔者认为,首先应明确以下两个因素。首先,我们应该明确共同犯罪的意图。有两个以上的人对共同犯罪有相同的理解,这是共同犯罪的意图。希望或放纵的心理状态会损害社会的结果。就犯罪的主观认知程度而言,共同犯罪者必须意识到他们正在通过计划和明确各自的分工来实施共同犯罪行为。也就是说,共同犯罪者在犯罪之前存在一定的沟通和联系,即意图联系。对同一犯罪行为的相同理解是确立共同犯罪的必要条件。在共同犯罪之前,共同犯罪者了解其行为的性质,即共同犯罪带来的社会危害。在犯罪的主观意愿上,共同犯罪者必须对有害后果抱有希望或放任的态度,因为他的共同犯罪将给社会带来有害后果。当然,共同犯罪的意图并不总是不变的。共同犯罪者可以通过事先进行谈判并在此过程中进行更改来形成新的共同犯罪意图。其次,在理论界对超越犯罪意图的定义有以下看法:

(1)未经同意就说。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行为者合作实施同一罪行,则行为者应对彼此的犯罪行为负责,但如果一个人的行为超出了合作者同意的范围,则其他人对行为不承担责任。演员未经同意。

(2)未预见。也就是说,行为者确立的共同犯罪只包括行为者的可预见范围,也就是说,只要其中一个犯罪行为超出了另一犯罪者可以预见的范围,同谋不会成立;相反,同伙仍将建立。

(3)蓄意超越的范围。该理论主要认为,行为者的行为只要超出了原定的有预谋的共同犯罪计划的范围,就等于切断了与其他同伙的交流的意义,并确立了界限。所有这三个陈述都是有缺陷的。未经同意的缺点是,尽管当时演员的行为可能尚未得到其他同伙的认可,但不排除在谈判后或出于共同利益考虑,其余同伙同意这一事实。尚未预见到的缺陷是,预见的范围具有很强的主观色彩,司法机关很难准确地定义这一点,这必然会影响司法的公正性。预谋性犯罪的范围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但一项仔细的研究表明,用预谋性计划的范围来解释犯罪的过分等同于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实际价值。作者认为,考虑犯罪者的行为是否超出了行为的意图,应考虑该行为是否包括在共同犯罪的故意范围之内。如果犯罪者创造了除犯罪行为中的共同意图以外的新的犯罪意图,那么建立新的犯罪事实就超出了意图。

2.对于过度行为,肇事者必须主观有罪

当然,由于行为的实现是基于共同犯罪的新的犯罪形式,因此,行为人的主观罪也存在于两个方面,即共同犯罪的主观罪和过度行为的主观罪。共同犯罪的主观罪过是暂时的,无论行为过于节制的主观方面如何,作者都认为这既可以是故意的,也可以是过失的。因为限制的实施仅仅是超出共同犯罪的故意范围的行为,而没有规定该行为的根本原因。这种超出共同犯罪故意范围的行为,可能是由犯罪者的故意意图或犯罪者的过失引起的。

(iii)过度限制共同犯罪的客观方面

实施超限是一种犯罪形式。因此,参与者在共同犯罪中的过分行为必定是犯罪行为。这是建立超限的基本要求。因此,在犯罪过程中,超出了共同犯罪意图的一般非法行为。不受限制。过度限制的发生既可以是结果,也可以是失败。该限制的大多数实现是一种行为,因此本文将不在这里解释。就无为而治的情况而言,这意味着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行为人有义务在共同犯罪的故意范围之外行事,并且可以履行但不履行这一义务,从而所导致的结果危险情况。例如,王是铁路某段的转车人。由于他的手紧,他决定防备抢劫,并与朋友李合谋偷窃铁路上的备用铁轨。

在两个人的盗窃过程中,火车来了,王先生知道火车正在驶近,但忽略了它,不采取转机。最终,火车翻了车,造成人员和财产的重大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很明显,王和李是盗窃的帮凶。但是,由于王的特殊身份,他不得不改乘火车。他看着火车翻滚,但没有履行转换的义务。他能够履行职责,但没有兑现。因此,王的举动实际上是无所作为而构成侵犯公共安全罪。这种行为已经超出了先前的常见盗窃罪的故意范围,并建立了一个过分限制。

第三,在犯罪者之外对待共同犯罪分子

由于缺乏共同的犯罪心理,在处理过度行为时,无法按照共同犯罪对付过度犯罪者以外的罪犯。应根据不同情况对肇事者,有组织犯罪分子,煽动者和助手进行区别对待。涉及实施行为的组织和组织应按照惯例进行处理,应将其组织行为视为量刑情节,而煽动者也应这样对待。

(i)在执行限制时对待联合处决。

前面已经提到了对作恶行为的处理。只要犯罪者的行为超出了故意犯罪的范围,就会形成新的犯罪意图和犯罪事实,这构成了过分限制。例如,A计划去C家殴打B,邀请B帮忙期待它,而B在狂风中偷走C家族的财产,而A对此一无所知。目前,B的盗窃是一个典型的实施限制,并且A的处理只能针对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进行调查。由于B的盗窃不属于A和B共同犯罪的故意范围,因此C财产损失的结果在主观上无罪。因此,A不应对B的盗窃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2)处理组织规定的执行情况

有组织犯罪是犯罪活动的组织者,计划者和指挥官。但是,有组织犯罪分子通常处于幕后,通常不会直接参与犯罪活动,因此他们通常不了解犯罪者的过度行为。不知情就等于缺乏责任所要求的主观内心态。因此,该组织不应对过度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并且该组织仅应对其制定的刑事计划中发生的犯罪行为负责。例如,盗窃团伙的老板指的是他的手下的窃行为,C则是在街上,但B和C是在the窃期间由所有者发现的。丁大声喊叫,B和C逃离现场,对窃失败感到非常恼火,导致对丁想法的报复。尾巴伸向遥控器后,没有人会受伤,并带走自己的财物。在这种情况下,A仅对B和C的窃负连带刑事责任,对随后的抢劫不承担任何责任。这是典型的过度限制。但是,如果A告诉他们在指示the窃之前可以抢劫窃,则A还应对抢劫罪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这时,共同犯罪已不再是B和C的过分限制,而是一种新的抢劫罪。

(3)处理煽动者的煽动行为

弃权者和有组织犯罪分子通常是幕后人物,主观行为通常无罪。例如,在C家族中,A老师B在C中遭到殴打。在知道B生活贫困并且C家族拥有大量财产的情况下,A只能击败C而不能击败C的财产。B答应离开。但是,B在殴打后仍然拿走了C的钱。对于B的过度实施,A无需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起诉行为的煽动是可以预见的。对于此类过度行为的发生,教bet者应对相应的刑事责任负责。例如,A教B击败C,但他知道B与C之间存在血腥的仇恨。特别是,B只击败C。但是,在殴打过程中,B仍然无法忍受仇恨和杀害C.在这种情况下,超限行为与A和B的共同犯罪行为密不可分。CB死亡的结果是普通犯罪共同行动和超限行为的结果。有限的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iv)在执行限额时与助手打交道

帮助罪犯通常在知道犯罪的犯罪意图的前提下向犯罪者提供帮助。因此,无论被助罪者是否使用过帮助者的帮助,只要犯罪者的行为超出了帮助者提供的帮助的范围,都是一个过大的限制。帮助罪犯对过度行为不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如果超限的做法落在结果的范围之内,例如故意伤害导致死亡的情况,那么如果结果加重,则助手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四,结论

共同犯罪在刑法理论领域被称为“刑法迷宫”,在共同犯罪领域具有重要地位。在司法实践中,经常会看到限制的执行。但是,目前我国刑法中缺乏对共同犯罪实施过度限制的相应法律规定,难以在司法实践中处理过度行为。因此,中国立法机关应明确规定将共同犯罪的时限实施到刑事法律制度中。借鉴域外立法的相关经验并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我们可以考虑在我国做出以下规定《刑法》。对于共同犯罪,实施超出共同意图的犯罪是一种过度限制和实施过度行为的做法。犯罪者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其余共同犯罪者不应对这种过度行为承担刑事责任。

最新论文
关于检察机关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再定位、制度优化及立法建议
WTO争端解决机制专家组职权范围实证探讨
关于工商企业管理专业VBSE综合版实训课程实践教学体系建构研究
《水浒传》人物塑造艺术中的个体与群像
中小企业敏捷性市场营销管理模式的创新办法分析
共同犯罪中的实行过限及其处置的探讨
关于检察机关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再定位、制度优化及立法建议
“新音乐运动”的历史局限性分析
《水浒传》人物塑造艺术中的个体与群像
共同犯罪中的实行过限及其处置的探讨
关于国外有关移民及其聚居区的研究述评
关于检察机关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再定位、制度优化及立法建议
热门论文
小学六年级语文阅读教学实施策略探究
谈九年级英语课堂教学法
关于南京地铁AFC系统网络化建设思路和再思考
课改背景下初中语文教学创新的必要性分析
高中数学教学中核心素养的应用分析
课改背景下初中语文教学创新的必要性分析
关于时速160km/h铁路隧道施工的支护
体育训练促进农村中学生心理健康的作用
谈民办高校心理健康教育的现状及对策
谈九年级英语课堂教学法
教育学本科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介绍)
探讨微信在初中班主任德育工作中的作用
探究性学习在高中思想政治学科中的运用策略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