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工程论文 >> 成人依恋、恋爱暴力和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探讨

成人依恋、恋爱暴力和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探讨

作者:体育教育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09-19

摘要:爱情暴力在大学生恋人中很常见,但其机制和对幸福的影响尚不清楚。依恋类型可能是重要因素之一。本研究使用问卷调查对216名具有爱情经历的大学生进行匿名调查,并检查成人依恋和爱情暴力对幸福感的影响。结果显示,中度暴力(仅限精神和身体暴力)并未显着降低幸福感,而严重暴力(性压力,伤害)则可显着降低个人幸福感。 2安全依恋,谈判和遭受较少爱情暴力的痛苦可以帮助提高女性的幸福感。安全依恋可以增强男性的幸福感。 3安全的依恋和谈判有利于个人维持关系。研究结果为大学生恋爱暴力的性别干预提供了实证依据。

关键词:成人依恋;爱暴力;主观幸福感;

爱情暴力是一种在爱情期间发生的暴力行为,包括各种形式的身体,心理和性暴力,包括殴打,捆绑,残害,拘留,折磨,虐待,身体虐待,遗弃和性虐待。 1]。研究发现,爱情暴力在大学生中很常见[2],包括65.6%的精神暴力,36.3%的身体暴力,11.0%的性胁迫和14.5%的身体伤害[3]。此外,由于爱情和婚姻中互动模式的高度一致性[4],爱情暴力可能成为未来家庭暴力的前奏。因此,爱情暴力需要高度重视,其对个人幸福的影响值得探讨。

主观幸福感是对个体生活满意度和个体情绪状态的综合评价。它是衡量个人和社会生活质量的重要综合心理指标。人际交往模式-成人依恋是影响个体主观幸福感的重要因素之一。同时发现安全依恋个体的主观幸福感高于非安全依恋个体,依恋回避和焦虑与主观幸福感呈负相关[5]。刘泽文等的研究。[6]表明个体对依恋的回避程度越高,对亲密关系的满意度越低。因此,提高依恋安全感可以促进个体的幸福感。

尽管人们发现爱情暴力是非常普遍的,但很少有人研究爱情暴力对个人幸福感的影响。研究表明,爱情暴力会导致个体抑郁;但爱情暴力是否会显著降低幸福感尚不清楚。在爱情暴力现象中,精神暴力和身体暴力的高发率令人困惑。从个体适应的角度来看,如果一种行为对个体幸福感有显著的负面影响,那么这种行为模式不应该被大多数个体普遍采用。此外,爱情暴力和爱情暴力的运用也会对幸福产生不同的影响。

综上所述,依恋类型和爱情暴力可能会影响个体幸福感,但具体的机制还有待研究。不同类型的爱情暴力,以及暴力和暴力,可能对个人幸福有不同的影响。依恋的不同维度(如回避和焦虑)对不同性别的幸福感可能有不同的影响。其作用机制值得进一步探讨。本研究旨在探讨成人依恋、恋爱暴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为降低大学生恋爱暴力程度、提高幸福感提供理论支持和干预建议。

1对象和方法

1.1研究对象

通过在线问卷调查,方便抽样220名有爱心经验的大学生参加研究,消除4份无效问卷,收集216份有效数据。其中,男孩75人(34.7%),女孩141人(65.3%)。有72个文科(33.3%),103个科学和工程(47.7%),41个艺术家(19.0%)。目前有123人恋爱(56.9%),目前有93人(43.1%)没有爱,但有爱情经历。受访者来自山西,江西,湖北,四川和湖南五省的13所大学。

1.2研究工具

1.2.1成人依恋问卷(ECR)中文版:

亲密关系体验量表中有36个问题,7点量表得分分为两个维度:依恋避免和依恋焦虑。每个主题有18个问题,每个维度的分数是标题的平均分数。李同贵和加藤一雄[7]对中国大学生的ECR中文修订进行了测试。结果表明,ECR中文版在依恋焦虑和依恋避免两个分量表上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分别为0.77和0.82。该量表具有良好的内部一致性,重测信度分别为0.72和0.71。在这项研究中,依恋焦虑和依恋避免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分别为0.86和0.81。

1.2.2冲突政策量表:

本研究使用修订的冲突策略量表(CTS2)来评估亲密伴侣之间的暴力行为。 Straus等[8]基于原始CTS修订了CTS2,共有78个主题,适合自我评估。它由五个分量表组成,即精神暴力,身体暴力,性胁迫,谈判和伤害;其中,谈判是一种积极的模式,其他四种是消极的方式(即爱情暴力)。 CTS2使用8级评分标准来调查过去一年中发生的各种暴力行为的次数。在出现次数的具体计算中,选择中值,即: 0代表0次,1代表1次,2代表2次,3代表4次,4代表8次,5代表15次, 6代表25次。时报。量表的可靠性为0.82至0.97,结构有效性良好。在本研究中,CTS2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7。本研究中使用的爱情暴力分析是:在精神暴力,身体暴力,性胁迫和伤害这四个方面,发生的次数不止一次,即爱情暴力。

1.2.3幸福指的是数量表:

本研究使用《主观幸福感指数量表》(幸福指数,IWB),其中包括总体情绪指数(8项)和生活满意度(1项),使用7级评分。该量表的总分等于情绪指数的平均分加上生活满意度指数(权重为1.1),其范围在2.1到14.7之间。分数越高,越快乐。整体情绪指数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一致性为0.55,总量表的再测试一致性为0.849。在本研究中,整体情绪指数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49。

1.3研究程序

问卷在问卷网站上公布。通过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在大学生群体中进行推广,招募有恋爱经历的大学生参与匿名在线调查。

1.4统计处理

采用spss 20.0统计软件进行处理,主要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回归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个结果

2.1数据的初步分析

根据皮尔逊相关分析,依恋回避(r=-0.29,p<;0.01)和焦虑(r=-0.23,p<;0.01)与幸福感呈负相关,而谈判(r=0.18,p<;0.01)与幸福感呈正相关。爱情暴力各维度之间存在正相关(0.42-0.80)(p<;0.01)。性别与依恋焦虑(r=0.13)、性压力(r=0.13)、伤害(r=0.15)和主观幸福感(r=-0.13)相关(p<;0.05)。

本研究中的爱情暴力总发生率为:精神暴力的82.9%,身体暴力的50.0%,性强迫的27.6%,伤害的17.3%。见表1和表2。女生的精神暴力发生率(82.3%)高于男生(64.0%)(P<;0.05)。男孩比女孩更容易受到性胁迫和伤害,他们在量表上的得分更高(见表1、2)。爱情暴力的四个维度分别是:精神暴力(r=0.55)、身体暴力(r=0.55)、性强迫(r=0.67)和伤害(r=0.72)。暴力发生率与暴力发生率相似,p<;0.01。这表明,在大多数情况下(55%-72%),犯罪者也是受害者,暴力程度(量表分数)显著相关(r=0.71)。

表1不同性别恋爱暴力发生率和暴力发生率比较(百分比)

0x251D

此外,方差分析发现女孩的幸福感得分(11.00(+2.00)略高于男孩(10.44(+1.99)[f=3.47,p=0.06]。恋爱过一次的大学生(104人)和恋爱过两次或两次以上的大学生(112人)的幸福感没有显著差异。[F=0.67,P>;0.05]。恋爱组大学生的幸福感得分(11.08(+1.99)高于无恋爱组(10.39(+1.98),F=6.45,P<;0.05)。相关分析发现,依恋(焦虑、回避)和谈判两个维度与恋爱状态(无论恋爱与否)相关(p<;0.05),其他变量无显著性差异(p>;0.05)。

回归分析显示,依恋焦虑(beta=-0.22,p<;0.01)、依恋回避(beta=-0.22,p<;0.01)和协商(beta=0.12,p=0.07)预测了恋爱状态(即是否恋爱)的11.4%的变化[f=9.09,p<;0.01]。由此可见,依恋安全性越高和协商解决冲突的方式是有利于维持关系的两个因素。

表2恋爱暴力与性别差异的暴力与暴力量表得分

2.2成人依恋、爱情暴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2.2.1暴力水平对幸福感的影响:

根据恋爱暴力的8个维度和暴力发生率,聚类分析可以得到3种类型的:(1)低暴力组,在暴力的4个维度上得分较低。(2)中度暴力组,此类个体有精神暴力、身体暴力,但无性胁迫和性伤害。(3)重度暴力组中,4种暴力发生率较高(见表3)。三类人群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差异[f=3.08,p<;0.05]。重度暴力组的幸福感显著低于轻度暴力组和中度暴力组(p<;0.05),但轻度暴力组和中度暴力组的幸福感无显著性差异(p>;0.05)。

表3不同暴力程度的暴力发生率(%)和主观幸福感比较

<> > >

2.2.2成人依恋和爱情暴力对幸福的影响:

由于男女在爱情暴力的许多方面存在显著差异,性别也对依恋和幸福感有影响,下面就男女主要变量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考虑到爱情暴力四个维度之间的高度相关性,为了简化结果,避免多重共线性,采用攻击性总分和攻击性总分对量表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分析。

采用逐步回归分析法预测依恋焦虑、依恋回避、谈判、攻击性和攻击性对幸福感的影响(见表4)。结果表明,依恋回避和依恋焦虑是男女幸福感的负向预测因子。不同的是,在逐步回归方程中,只有依恋焦虑和依恋回避是男性的影响因素,而谈判是女性幸福感的正向预测因子(β=0.15),暴力总分是负向预测因子(β=0.15)。

3讨论

3.1大学生恋爱暴力的现状

该研究调查了216名具有爱情经历的大学生,发现爱情暴力的整体发生率更高。 82.9%的精神暴力,50.0%的身体暴力,27.6%的性压力和20.0%的伤害。这与刘力和李新杰[9]在中国的结果差不多,略高于何英等。 [2]采用大规模整群抽样,提取具有爱情经验的大学生进行分析[2];刘力和李新杰[9]研究和研究采用方便抽样直接招募有爱心经历的大学生进行研究。总体而言,国内研究中爱情暴力的发生率与国外研究中的相似。在性别差异方面,女性更容易发生精神暴力,男孩更可能从事性胁迫和伤害,这与之前的研究结果相似[2]。这项研究发现,爱情暴力的发生率一般是双向的。在大多数情况下(55%至72%),犯罪者也是暴力犯罪者,暴力和暴力程度相当(r=0.71)。具体而言,具有不同爱情暴力倾向的人选择类似的人作为伴侣,或者爱情暴力的发生会引发其伴侣的暴力,这需要进一步研究。

表4成人依恋和爱情暴力的回归分析预测男性和女性的主观幸福感

3.2爱情暴力和依恋类型对幸福的影响

3.2.1爱情暴力的类型和频率影响主观幸福感:

轻度暴力(即低频精神暴力,身体暴力)似乎并未显着降低个人幸福感,严重暴力(即高频精神暴力,身体暴力,性胁迫和伤害)可显着降低幸福感。这项研究的结果有助于解释爱情暴力的广泛存在,因为“小型战斗”似乎并没有显着降低幸福感。

3.2.2成人依恋和爱情暴力会影响幸福感:

安全依恋可以增强男性的幸福感,而女性的幸福感则受到依恋安全,谈判和总分的影响。这与先前关于安全性(低焦虑,低回避)的研究结果高于非安全性附件的结果一致[5]。安全依恋者的自我模型构造得更好,自信心更强,使人们建立了满意的人际关系和高幸福指数。与此同时,他们更擅长采用重新评估策略来改善个人幸福感。不安全的依恋个体有一个消极的自我 - 他人模式,更多的自我价值怀疑和对亲密关系的警惕,拒绝信任他人等,从而减少幸福。该研究进一步发现,依恋焦虑对男性健康的影响大于女性,依恋避免对女性幸福感的影响大于男性。这可能是因为中国文化对男性的更高要求使他们重视自我价值,而女性脆弱性的特征使他们不太可能相信别人并选择避免,从而影响幸福。此外,女性爱情暴力的影响似乎比男性更敏感,这与刘泽文等人的实验研究结果一致。 [10]。为了提高个人幸福感,男性和女性都需要减少依恋避免和依恋焦虑;此外,妇女还需要减少暴力并采取积极的冲突解决方法(如谈判)。

3.2.3个人的幸福感高于单身人士的幸福感:

积极的冲突解决(谈判)和安全依恋(低回避,低焦虑)有利于维持爱情关系:作为一个更有趣的次要结果,这与婚姻研究一致,发现安全依恋有利于提高婚姻质量。的。同时,结果表明,为了保持稳定的关系,有必要使用谈判策略(而不是爱暴力)来解决冲突。

成人依恋可以通过社会支持的不同方面影响个人的主观幸福感[12]。爱情关系是双方的重要社会支持,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作为一种消极的压力,爱情暴力可能导致自责,无助和自卑,导致抑郁。与此同时,一些研究表明,女性的依恋避免也可能促进精神暴力的发生[11]。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为了改善个人幸福感,双方应减少依恋焦虑和依恋避免,指导双方使用更温和和积极的冲突解决方法(如谈判),减少被动冲突解决(精神)。暴力,身体暴力),警惕和消除严重暴力(性胁迫,伤害)。

3.3研究和前景不足

本研究使用在线问卷调查,样本代表不受控制。然而,本研究中爱情暴力和性别差异的发生率与国内外近五年相似,因此抽样偏差可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作为一项更加敏感和个人参与的调查,在线调查的匿名性和偏远性可以减少社会认可并提高数据的真实性。考虑到该研究是一项水平调查,并受样本量和抽样代表性的限制,变量之间的具体作用机制仍有待进一步的纵向研究和干预研究证实。

参考

[1]王祥贤。大学生恋爱暴力初探[J]。青年研究,2007,19(8): 45-49。

[2]何莹,张亚林,王春,等。大学生恋爱暴力的发生[J]。中国学校卫生,2012,33(10): 1153-1155。

[3] Foshee VA,Bauman KE,Linder F,et al。 ado-lescent约会暴力的类型:识别青少年暴力犯罪的类型[J]。 J Interpers Violence,2007,22(5): 498。

[4] Crowell JA,Treboux D,Waters E.附着的稳定性重新呈现:向婚姻的过渡[J]。 Dev Psychol,2002,38(4): 467-479。

[5]卢莎,赵福才。成人依恋与大学生主观幸福感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2,20(11): 1750-1752。

[6]刘泽文,崔萌,韩义静。成年依恋,冲突解决行为与年轻恋人的亲密关系满意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4,28(8): 597-601。

[7]李同贵,加藤和雄。成人依恋测量:亲密关系体验量表(ECR)中文版[J]。 Journal of Psychology,2006,38(3): 399-406。

[8] Straus MA,Hamby SL,Boney-McCoy S,et al。修订后的冲突战术量表(CTS2):开发和初步心理测量数据[J]。 J Family Issues,1996,17(3): 283-316。

[9]刘莉,李新杰。自尊在母性和爱情暴力中的中介作用[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5,23(3): 477-481。

[10]刘泽文,崔萌,韩义静。成年依恋,冲突解决行为与年轻恋人的亲密关系满意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4,28(8): 597-601。

[11] Barry RA,Lawrence E.'不要太靠近我':关于婚姻中脱离和避免的附庸观点[J]。 J Fam Psychol,2013,27(3): 484-494。

最新论文
小学六年级语文阅读教学实施策略探究
分析小学教育阶段德育教育工作的问题及优化策略
小学六年级语文阅读教学实施策略探究
分析小学教育阶段德育教育工作的问题及优化策略
小学六年级语文阅读教学实施策略探究
高中数学教学中核心素养的应用分析
分析小学教育阶段德育教育工作的问题及优化策略
教育学本科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介绍)
高中数学教学中核心素养的应用分析
分析和探讨小学五年级的数学应用能力培养方面的问题
小学数学教学过程中微课的作用研究
电教手段在小学语文口语交际教学中的运用研究
热门论文
教育学本科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介绍)
分析小学教育阶段德育教育工作的问题及优化策略
小学数学教学过程中微课的作用研究
小学数学教学过程中微课的作用研究
电教手段在小学语文口语交际教学中的运用研究
成人依恋、恋爱暴力和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探讨
分析和探讨小学五年级的数学应用能力培养方面的问题
高中数学教学中核心素养的应用分析
高职教改中职业技能竞赛的运用
大学始业教育中素质拓展训练的应用分析
大学始业教育中素质拓展训练的应用分析
高中数学教学中核心素养的应用分析
电教手段在小学语文口语交际教学中的运用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