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法律论文 >> 杨万泰院士忆高考:高考牵起我与化学的缘分

杨万泰院士忆高考:高考牵起我与化学的缘分

作者:社会科学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30

作者:杨万泰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9/1/9 8:75336015

选择名称:萧中院士

Da

杨万泰回忆高考:高考给化学带来我的命运

■杨万泰

杨万泰

1977年12月参加高考,1978年3月进入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 现任北京化工大学教授、北京生物医学材料实验室主任。 主要从事光催化表面碳氢键转化反应、新型可控/活性自由基聚合体系、新型非均相聚合方法等高分子化学基础研究。 公司开发的自稳定沉淀聚合绿色新技术为解决“全球大量废烯烃利用”问题提供了新的途径 2000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2001年获得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高性能烯烃基高分子材料的先进制备与功能化”团队,2012年被国家基金委员会授予创新集团荣誉称号,2015年获得滚动支持。 他也是中国化学学会特殊化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染料工业协会色母粒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化学学会高分子学科委员会委员、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材料部委员、生物大分子《高分子学报》 《中国化学快报》等杂志编委。 201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我的家乡是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易欣宫社东阳庙村 我是家里最小的,有三个兄弟和一个姐妹。按照习俗,我应该呆在家里,保卫土地,保卫我的父亲。

1977年12月的高考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它使我能够从一个小村庄来到北京,熟悉高分子化学,并在这里成家。 现在回想这件事,高考已经40年了,也是改革开放40年了。高考不仅是我个人的转折点,也是整个国家的转折点。

如果我心中没有逆境,那么我的生活中也就没有逆境。

成安县解放于1945年,所以在我的记忆中东阳寺村并没有经历一个特别困难的时期。 1956年,我出生在这里,分别在村小学和乡镇中学读完小学和初中。

初中毕业时,我有幸赶上了20世纪70年代初“教育界的小复苏”,参加了县里组织的高中入学考试。 我记得我很早就完成了考试。监考老师看到我没有回答问题,就来看我的试卷。老师离开后不久,几个老师围住了我。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我被告知我考试考得很好,数学得了满分(未经证实)

高中入学考试后,我离开家,去了4公里外县城的高中。 我没想到这个小县城中学有强大的师资力量赵苏,清华大学毕业生,教我们化学,也是班主任,还有姜伟,北京大学毕业生,教物理。

当时,我们的高中课程没有相应的教科书。相反,我们使用了带有“文化大革命”色彩的新教科书。《膜科学与技术》和《农业基础知识》分别取代了化学和物理教科书。 我仍然记得赵先生当时说的内容中包含了一些有趣的专业内容。 例如,当她谈到我们穿的化纤衣服时,她提到了当时出现的一种叫做“涤纶”的布。 现在已知这是一种聚酯纤维,一种典型的聚合物材料。

1973年底,我高中毕业。按照看家的习惯,我回到了我家所在的村子,接管了村子里八个队的会计工作。两年后,我还担任了村支书。

解放前我们家很穷,解放后日子更好了。我父亲和三个哥哥都是共产主义者,所以我从小就接受积极的能量教育。我脑子里充满了“为了什么而成长”,我没有考虑自己的利益。 自从回到村里,我就没有别的想法,专心致力于“农业学大寨”运动和村里的革命和生产。 因此,在高考前的四年里,我在农村过着充实的生活,没有痛苦的感觉。那些年,我写了许多诗,反映了我的精神状态和状况。

为了成为一名优秀的会计师,我不仅学会了计算,还练习了盲打和左手计算的特效。在县农林局会计单位领导的协助下,“民主理财、开户”已成为一种模式。这些账目不仅非常详细,而且经常在野外工作。

因为我做得很好,我被“提拔”为村支书。 作为团支部书记,我也非常努力。虽然我们村在公社的十二个村中比较落后,但我们村团支部连续两年被评为先进。 我记得1978年初,当县里准备召开团委时,公社团委安排我介绍我在落后农村发展团支部工作的经验。然而,由于要去北京上大学,党委副书记告诉了我这件事。

除了团支部、会计工作和白天的早晚工作之外,我对读书也很感兴趣。 当我在高中的时候,学校有一个阅览室。我是第一个每天去阅览室的人。我仔细阅读阅览室里的每本书。 回到村子里,我还保持着阅读习惯,不仅阅读化学、物理等书籍,还阅读《工业基础知识》 那时,我会定期骑自行车去县书店。每次新的《中国通史》出版,我都会买一个。 那时,我渴望书籍。我们的公社书记曾经在一所大学学习过,他说这所大学有一个巨大的图书馆,藏书无穷。 在我进入大学之前,这是我唯一的大学概念。

从1973年到1977年,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扎根农村,做好革命工作,直到高考恢复的消息传来。

机遇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我母亲早些时候去世了。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当我在村子里做会计的时候,我的三个兄弟已经在外面工作了。 我大哥是一名老中学生,毕业后一直在马鞍山钢铁公司工作。二哥是中南矿冶学院(后改名中南理工大学)的一名64岁学生,毕业后留在学校当老师。我的三哥是一名士兵,在北京和天津之间的杨村机场卫生队工作。

听到高考恢复的消息后,我父亲和三个哥哥都非常支持我。 二哥甚至寄给我一份高考模拟试题的复印件,他亲手抄给我练习

当时公社有12个村,其中7个村党委书记和公社党委书记都计划参加高考,还有我的初中老师。 我们一起在县城参加了复习课。 老师坐在舞台上,喜欢演讲,也喜欢现在的公开课。 讲座分为三次,涵盖物理、化学和数学,其中化学由我的高中老师赵教授

事实上,我的申请也和我的化学老师有关,因为她选择清华大学作为我的首选。 第二和第三名志愿者选择了我二哥所在的中南矿冶学院和我的家乡河北大学。 至于专业,团委书记的工作对我帮助很大。首先,我在我经常研究的文件中看到了聚合物这个词。碰巧清华大学的化学招生目录中也有一个高分子专业。因此,我选择了清华大学高分子专业作为我的第一选择。

考试是在我上高中的那个县进行的,我糊里糊涂地完成了,感觉就像高中入学考试一样。

高考后,我回到村庄继续我以前的生活。 一天,我正在田里工作,这时公社团委书记纪春光骑自行车来找我,告诉我高考成绩。 因为他的哥哥是邯郸师范学院的老师,他被借调来帮助抄写分数。看到考生的分数如此之高,他发现那是他哥哥担任共青团书记的公社,于是他抄了下来并告诉了大家。 但那时,我似乎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

几天后,当我还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我侄子来让我回家。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跑回家了。在我进屋之前,我看到院子里挤满了人。直到那时,有人才告诉我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到了

当我收到通知时,我仍然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收到录取通知后该怎么办。 所以我去了县文化局问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不认为当时的命运已经改变了。

通知给了我三天时间报到。我按照报告日期第一天的时间买了第一张从邯郸到北京的火车票。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坐火车离开县城。 十多年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出国深造,第一次坐飞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许多人成为我前进道路上的关键一步。 这次让我吃惊的是,当我下火车离开北京东站时,我看到我的三个兄弟在车站门口等我。

我真的没想到我的三个兄弟会同时在北京遇见我。 这个惊喜来自二哥的细心。他去清华大学询问入学事宜。 巧合的是,在我到北京报到的那天,我的大哥和二哥同时在北京出差,他们的工作单位都在冶金系统,所以我住在冶金招待所。 然后,二哥通知天津的三哥,二哥已经决定第一天我坐第一班车,所以火车站发生了一场戏。

那天我们一起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前拍照,然后去了刚刚重新开放的北海。 直到天黑,我们才回到火车站。我从清华大学乘接待巴士去学校。 有趣的是,也许是因为我晚上到达清华大学,所以我总是弄不清清华校园的方向,但是一旦我来到天安门广场,我就能立刻分辨出东南和西北。

我和化学的缘分

缘分真的很棒 我在清华大学和化学学院的命运从我报名志愿者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伴随着我。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在聚合物领域教学和研究了40多年。

1982年从本科毕业后,我选择了当时最全面的化学专业北京化工大学开始研究生学习。 1985年硕士毕业后,我一直留在北京化工大学。

1993年,学校推荐我去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进行公共研究。我花了2年零4个月才拿到博士学位,其他人需要5到7年才能拿到。 我仍然记得,当我在攻读学位时,我只能选择瑞典语课程,以便在没有足够的英语来选择课程时缩短我的学习时间。 由于我在课堂上不能完全理解瑞典语,所以我先写下图表和公式,然后通过查字典明确老师讲课的内容,并查阅相关的英语专业书籍来补充我的学习,这花了很多时间。

在结束了我在国外的紧张学习后,我于1996年8月回到中国进行新的研究工作。两年后,导师邀请我再次回到瑞典进行为期六个月的高层访问。 这半年对我影响很大。 因为自从我上学和工作以来,我一直全力以赴地学习和工作,从来没有时间放松、总结或提高。 然而,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图书馆里,不仅浏览专业书籍和文件,还系统地研究化学和高分子科学的历史。 我觉得我似乎站在一个更高的地方,与未来对话。

1998年,当我再次从瑞典回国时,我调整了我的研究方向,把研究重点放在了整个高分子化学领域的几个重大国际问题上。 当业内人士听到我的研究课题和方向时,他们都说我正在啃聚合物化学领域的骨头。 谢天谢地,经过近20年的不断努力,我在这些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

除了我对化学的专业爱好外,我的家人也对化学和清华大学有很强的爱好。 我妻子是我大学的同学,我女儿是我们三十年级的三年级学生。 我仍然记得清华大学庆祝成立100周年时,我女儿带我们去化学馆参观实验室,她当时正在那里做本科毕业设计。巧合的是,实验室也是她母亲完成本科毕业设计,甚至使用相同实验平台的地方。 而且,我们三口之家的班级号,缩写为“华71” 高考引导我走向化学的命运,化学也将我的命运与我的家庭联系在一起。 也许这就是化学的魅力和力量

大学培养学习习惯

事实上,我当选院士不是因为我获得了国家奖项,也不是因为我发表的科学论文的数量,也不是因为重大项目。我把它归因于认真做事和脚踏实地地学习知识。 例如,在村里我是会计和团支部书记,我会全心全意做这两项工作。 事实证明,因为我作为团支部书记努力工作,让我对政治有了很多了解,所以我在高考中得了最好的政治分数,得了87分。

同样,清华大学的本科学习让我意识到了与他人的差距,也让我更加努力。 我过去视力很好,戴了半年近视眼镜。

我很庆幸高考选择了清华大学。在大学4年半的学习时间,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一入学就灌输的“猎人与干粮”的故事以及“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口号。大学不仅是学知识的地方,更是培养能力的地方。书本知识只管一时,独立学习的方法却受益一生。另外,清华大学每天下午课后强制性的体育锻炼也让我受益终生。我在清华大学学会了游泳,现在依然保持每周至少游泳两次的习惯,甚至出差在外也不例外。我一直保持着每周工作7天的工作习惯,坚持下来丝毫也不觉得疲惫。

我也庆幸当年考研时选择了北京化工大学,这里有着非常完整的专业细分,在化学专业的深度和广度上都有着特有的优势。

我更感激这个时代,是邓小平坚持改革开放,从教育和科技入手,坚持恢复高考,这才有了我们这一批人命运的改变,更有了国家的跨越式发展进程。从2005年到2016年,作为北京化工大学材料学院院长,我每年在新生开学典礼时都会提到,要为这个时代而自豪,因为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是几千年中国历史上变化最快和变化最好的时代,能赶上这个时代太难得。

就我个人而言,能赶上这个时代,当大学老师,培养人才,做科研,都是让我觉得很幸福的事情。同时,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也让我们每一位科研人肩负着更多的责任与更高的使命。

作为一名化学与材料研究领域的人员,我清楚地知道我国历史上的化学科学的发展是采用技术传承方式,而非西方式的从基础研究开始一步一步发展而来。这40年来,我们国家已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快速发展。很多关于国家发展的关键核心技术的基础是材料,材料的基础是化学。每个化学人都应该不忘初心,时刻牢记我们承担的巨大责任和使命,唯有继续努力,方能以知识回馈国家,无愧于这个时代。

(本报记者袁一雪采访整理)

▲杨万泰(左一)与三个哥哥在天安门的合影

▲清华百年校庆时,杨万泰回到母校,并在校友照片墙上找到自己的学生照。

《中国通史》 (2019-01-09 第5版 文化)

最新论文
中国北极海冰预测研究获新突破
官方详解:游客从来不能擅自前往珠峰登山大本营
《科学》总编布鲁斯·艾伯茨受访谈学术不端
《十万个为什么》第六版编写大科学家写小文章
中国北极海冰预测研究获新突破
官方详解:游客从来不能擅自前往珠峰登山大本营
杨万泰院士忆高考:高考牵起我与化学的缘分
《科学》总编布鲁斯·艾伯茨受访谈学术不端
世界首款3D数码相机问世肉眼可见立体图像
“科学松鼠会”入围“德国之声”全球最佳博客
杨万泰院士忆高考:高考牵起我与化学的缘分
世界首款3D数码相机问世肉眼可见立体图像
热门论文
中英科学家发现黑木耳含“抗癌基因”
关于放射治疗对口腔颌面部组织瓣修复影响的临床观察
创建快乐数学课堂模式的实践研究
张江实验室:打造充满活力科创“试验田”
探讨办公自动化中计算机信息传输技术的运用
专家把脉独立学院发展:解读现象、解析争议、解释原因
200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呈现新特征
以网络团购分析三级价格歧视下的福利效应
942万考生今高考18省份统一命题
十九大代表回应“中国超算是否为了快而快”
朱之文任教育部副部长唯一非京高校出身领导
关于我国汽车零部件产业竞争力的制度分析
地方高校应用型人才培养与外国文学教学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