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法律论文 >> 世界“核乱”,中国怎么办

世界“核乱”,中国怎么办

作者:函授法律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29
作者:丁佳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时间:2011年

商品名称的选择:中小企业“大企业”的竞争对于发展核能这样的大事来说是必要的,而我国还没有进行足够的辩论“

[科学时报]世界是“核混乱”的。日本核危机后,中国应该做什么?核能似乎已经从守护人类清洁未来的天使变成了一夜之间让世界恐惧的怪物。德国、瑞士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表示,他们将停止建造新的核电站,而以美国为首的其他国家则声称,他们不会因为窒息而停止进食。

因为“核”这个词,世界变得一团糟。核能这样的“烫手山芋”是“冷处理”还是“火上浇油”?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许多中国人也想更多地了解中国的核能。

两院的石昌旭院士非常关心这个大问题。“因为核能问题,全世界都有很多噪音。我们的学者有责任发挥自己的作用,解释一些问题。”作为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高级院士协会主席,80多岁的教师最近召集了一批两院的高级院士举行“核能发展研讨会”。

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发展核技术。

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许多政府表示核电站将“关闭或关闭”。在这些西方发达国家,核能似乎已经走到了死胡同。

然而,在这些国家做出谨慎姿态后,它们都表示支持发展中国家继续发展核电厂。例如,几年前,当中国科学院院士贺作秀接待美国总统科学顾问团时,他发现美国之行的目的是向中国推广核能技术。同样,德国最近也热衷于向中国和印度出口核电厂相关技术。发达国家的这些“慷慨”行动让贺作秀认为,“中国应该冷静地观察和评价”。

根据中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50年,中国核电厂的总发电量将从目前的900万千瓦增长到4亿至5亿千瓦。贺作秀认为,以这样的发展速度,存在“大跃进”的风险。

贺作秀认为在设计核电厂时必须考虑极端灾害。核电厂的设计和运行必须大大提高安全标准。“必须确保像福岛这样的事故不会再次发生。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只能推迟建设。”

“我们在谈论核安全。我们不仅可以看到核电站,还可以看到核燃料的再加工。我们必须确保这些剩余的长期放射性核废料在其存在期间不会污染环境或地下水。”

然而,中国能源问题的现状迫使人们“关注核问题”。目前,中国的电力能源主要依靠煤炭,但每年煤炭和电力排放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物已经超过了承担40%减排任务的中国。

然而,似乎没有受到污染的太阳能和风能实际上在设备部件的制造过程中消耗能量的同时会排放大量温室气体。

与上述能源困境相比,核能的市场空间似乎很大。目前,中国核电装机容量为900万千瓦,仅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1.3%。根据2008年新调整的核电长期发展规划,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目标为7000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4%。“风力是5%,核能的比例低于风力。事实上,中国的核电发展并不快。”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光贤说。

理论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何贤图也认为中国有充分的理由发展核能。从全球来看,法国核电占总发电量的76%,而美国占20%。“我们的核能太少了。即使到2020年达到4%的目标也相当保守。”

核安全,天使还是魔鬼?

从美国的三里岛事件、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日本的福岛核泄漏事件,人类历史上发生了三起重大核安全事故。许多与会学者认为,必须充分吸收前人的经验教训,中国核能应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稳步发展。

事实上,我国大部分已投入使用的核电厂现在都采用第二代技术,而许多在建核电厂都采用安全系数高得多的第三代核电厂。

"中国对核电发展的态度总体上非常谨慎."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所教授张左毅说,“核能不是一个无法科学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不断吸取教训,提高水平。我们不能盲目害怕核武器。”

在大多数与会学者看来,福岛的灾难令人震惊,但它不能改变核能是安全清洁能源的观念。

例如,核电厂排放的温室气体仅为煤和电的1%,核能对环境的辐射剂量也比煤和电小1 ~ 2个数量级。根据联合国辐射影响委员会的统计,截至2007年,只有37人死于核能及其燃料循环(不包括军用核能)。

相比之下,“中国煤炭工业的年死亡人数约为2000人,只有三分之一的煤矿是安全的。”辐射防护和环境保护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强子说。

然而,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化学家杨福裕认为,对福岛核事故的核辐射效应得出最终结论“为时过早”。尽管核能的死亡率很低,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仅仅考虑这一方面是不全面的杨馥宇说,“没有多少人死于急性切尔诺贝利事故,但包括白血病在内的肿瘤发病率仍然很高。除了慢性病之外,核辐射的后效应将会传给下一代。”

核武器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思得认为,核能的发展应该重视“安全”一词:“中国在正常情况下做了很好的核安全工作,但在极端灾害条件下解决安全问题做得还不够。”

福岛事故暴露出的管理问题也让胡思得深感担忧。事故发生后,日本将事故的处理移交给东京电力公司。考虑到自身利益,该公司推迟了最佳救援时间。

建造核电站时如何设定安全标准,如何对燃料进行后处理,以及在紧急情况下是否废弃整个核电站都涉及到核电成本。“核电厂的管理应该是国家的行为,而不是所有的经营者都应该拥有最终发言权。”胡思得说。

核政策不适合盛衰。

徐光贤的一生似乎与中国核政策的变化密不可分。20世纪50年代,当毛主席号召原子能时,徐光先被从化学系调到物理系。20世纪80年代,切尔诺贝利事故后,中国的核能研究停止了,徐光先回到化学领域学习。

“我们现在有900万千瓦的核能,但是福岛事故又发生了。核能会再次下马吗?”徐光贤说,“我不赞成核能的“大跃进”,但我们设法恢复了核能建设,我也不同意再次大幅调整核政策。”

这种声音赢得了许多人的赞同,但我国缺乏核能基础研究,这让政策支持者感到如履薄冰。

“我们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我们会听别人说什么,美国人说不。我们将立即停止。这也没什么好处,也没什么好处,但没有必要投资研究它是否可行。”何贤图说道。

经过一生的核试验和放射性分析化学,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认为我国完全有能力依靠自己发展核能。“我听说法国将花费数百亿美元购买法国燃料后处理技术,我们所有从事放射化学的人都反对这项技术。我们并非没有基础。这笔巨款的一半将足以支持我国的研究和建立我们自己的技术体系。”

在中国核工业发展之初,中国设立了三个研究机构,包括航空研究所,所有这些机构都参与辐射安全研究。"这对确保核工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潘强子说:“然而,我国还没有一个专门的核安全研究所,也没有像欧洲那样的国家核和辐射事故救援中心。”

潘强子的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最近召开了核事故救援机器人评估会议。但是在会上,潘子-强发现有些机器人不是为高辐射剂量而设计的。

“我问制造商为什么不做这种数据,另一方回答说,他担心机器人可能会报废。我说,你做这种机器人,是不是要报废?”潘强子说,“这种机器人的研究很多,但实用性不强。需要加强对相关设备的研究。”

此外,缺乏核与辐射信息发布机制、核与辐射科学普及与心理教育、核与辐射事故分类表等。在潘子-强眼里,都是中国核能的“软肋”。针对这些问题,潘强子说:“我们应该建立几个团队,包括权威专家支持团队、专业媒体团队和有代表性的公共团队。”

这种情况也让石昌旭感到不安。”大家都跟着葫芦画瓢,最后也不知道瓢是怎么弄的。核能没有权力动员整个国家。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系统。它自己不做研究,也不批准别人做。这是核工业中的癌症。”

关于中国核能未来的争论似乎还没有结束。然而,科学界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核安全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阮克强似乎是一件好事。“在表达不同意见方面,我们远不如美国积极。有必要就核能这样一个大问题进行辩论。我们的国家争论得还不够。”

《科学时报》 (2011-06-24 A1亮点)

阅读更多

日本核事故对核政策进行全球审查

最新论文
64.9%受访者直言高校改名是“面子工程”
64.9%受访者直言高校改名是“面子工程”
媒体解密西南印度洋上的科考船“大洋一号”
《细胞》专题聚焦癌症发生的新机制:染色体易位
《癌细胞》:特殊蛋白质开关抑制皮肤癌形成
南充市辖区9-12岁城市男生体质健康调查研究
媒体解密西南印度洋上的科考船“大洋一号”
南充市辖区9-12岁城市男生体质健康调查研究
探讨提升土木工程施工质量管理的对策
世界“核乱”,中国怎么办
《癌细胞》:特殊蛋白质开关抑制皮肤癌形成
《癌细胞》:特殊蛋白质开关抑制皮肤癌形成
热门论文
自我效能感在大学英语教师心理健康中的运用
G蛋白偶联的雌激素受体在雄性生殖中的作用分析
中赴美读研人数下降美媒称因政府加大科教投资
优化鼻饲流程对预防昏迷鼻饲患者误吸效果的研究
互联网背景下管理会计信息化建设方法
关于学前班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
“互联网+”在农业技术推广中的合理运用
关于“开放式”环境化学实验教学的探索
中南林科大副教授写幽默《重修通知》走红
《细胞》:特殊酶对癌症早期发展起关键作用
关于“材料物理性能”课程的教学改革研究
中国内陆最大咸水湖面积增加达15年来最大值
大学生就业难使高考降温多数省份高考人数减少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