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法律论文 >> 《科学新闻》:会诊中国高教改革

《科学新闻》:会诊中国高教改革

作者:民族音乐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2-11
作者:王玲资料来源:《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09

高等教育的核心功能应该是什么?是培养“精英”还是为社会培养工业技术人员?在过去的十年里,数百万冒险岛大学毕业生的现象与高等教育的大规模升级(学院到学院)、合并、大规模校园建设和大规模扩招之间有什么联系?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纠正了一系列问题。应该做出哪些努力来改变这种状况?

针对这些问题,对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做了大量研究的三位专家新加坡的郑永年、美国的罗山和中国的张明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郑永年:高等教育改革必须去行政化

“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显着特点是学校行政化。从本质上说,中国的高等教育管理实际上是政府管理的延伸。”

-郑永年

(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学院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兼研究主任)

十年前,中国的高等教育开始大规模扩张。从最初的意义上说,这将有助于向更多的社会群体开放高等教育。但结果并非如此。教育资源向富人的集中正在加速,高等教育不欢迎穷人。这在过去的十年里变得越来越明显几天前,上海海事大学的一名贫困研究生杨元元在宿舍里痛苦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事实上,教育系统的不公平在中国并不孤立存在。甚至可以说这只是冰山一角。

高等教育已经成为推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行业。

在西方,大学认识到两项责任:培养人才;新知识体系的出现。中国教育改革的初衷是好的,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实际操作却相反:教育应该成为推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产业。这实际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原本属于社会政策的教育系统被纳入了经济政策。

中国的社会政策和经济政策混淆不清。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社会政策具有明显的公益性,经济政策是两个概念。中国在经济政策范围内改革高等教育是独一无二的。

在这一指导思想的指导下,高校不可避免地成为各级政府和教育机构(包括大学本身)的营利性组织,成为一个经济单位。大规模的大学合并和扩招使大学能够收取更多的学费,学费连续几年上涨是大势所趋。大学城和大型基础设施使大学负债累累,而政府则通过各种方式将债务转嫁给社会。大型专业院校甚至高职院校都升级为本科,将一些能够培养技术人才的学校改造为培养“高级人才”的本科学校。

以教育产业化为目标的教育改革(尽管相关部门否认有这样的政策)一直不利于农村学生。越来越多的高中和大学已经成为一些人追求经济利益的工具。他们的目标是有钱有势的人,而不是没有钱和权力的农村学生。1981年我上大学时,我们班大约一半的学生来自农村。现在,农村的学生人数已经下降到令人不寒而栗的17.7%。别忘了,中国农村人口仍然占大多数。

事实上,中国高等教育的工业化甚至让外国大学嗅到了商机。例如,英国和欧盟的英国大学学费约为3000英镑,而中国学生可以收取3000多英镑的学费。在英国,高学费是不可能赚钱的,但他们已经很好地了解了中国的“教育产业化”概念。

“产、学、研”的真正结合将把教育转化为产业升级的动力,这一点非常重要。一方面,中国高等教育正在努力实现工业化,但另一方面,它也成为产业升级的主要瓶颈。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企业找不到高技能工人。处于早期工业化时代的中国,不重视一些基础技术和工艺的发展,导致中国制造业一直处于世界产业链的低端,产品附加值很低。

泛政治化的高等教育体系

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显着特征是官僚主义。大学的管理倾向非常突出。每当“优秀人才”从海外输入时,他们就会立即获得正式职位。因此,众多复杂的行政事务往往扼杀了他们的专业研究精神。

本质上,中国的高等教育管理实际上是政府管理的延伸。高等教育系统中的评价体系也是一种官僚的“绩效评价”。高等教育体系已经成为官僚体系的附属品。当不了解教育或教育观念官僚化的管理者评估高等教育时,首要指标是所谓的学术成就。在一些人看来,科学引文索引确实是“愚蠢的中国观念”。这在美国和其他受过高等教育的国家是不可思议的。美国中国政治经济学研究专家罗山教授曾在自己的研究中提到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核心期刊问题,坦率地说会导致“学术腐败”。

中国高等教育的从业者要么是官僚主义者,要么被排除在系统之外。事实上,情况也是如此。中国的学术带头人已经形成了“利益集团”,瓜分了国家科研经费的投入,产出是重复性、扩张性和低水平的研究成果。

在这种制度下,很难培养真正的人才。以“成就观”为导向的评价机制使得人们对快速成功和即时收益的渴望更容易理解。与整个社会一样,中国的高等教育遵循“精英淘汰”制度,这使得吸引真正的人才变得困难。

让教育者进行教育改革。

我一直关心中国的高等教育,不仅因为我在中国接受了高等教育,还因为中国的高等教育改革是世界上的一个典型案例。到目前为止,如果你用两个词来概括,只有“失败”。

中国的高等教育仍然能够生存到今天。很大一部分是基于普通人的“美好幻想”:几十年前,人们可以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来改变他们的地位,但现在看来,人们社会地位的改变与金钱的多少有关,而与他们自己的努力无关。“给我钱,我会为你的孩子找到上大学的方法。”许多年轻人认为,成功的关键是钱,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努力。在我看来,当这个国家没有给大多数年轻人带来希望时,这个国家的未来是令人担忧的。

然而,如果我们只是盯着教育系统本身看,就没有希望改变。如前所述,高等教育制度是中国经济政策的一部分,教育制度改革的失败只是中国当前泛行政政治制度的反映。

中国高等教育的去行政化非常重要。教育者应该真正进行教育改革。当然,这里的教育者不是指那些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而是那些忠于高等教育理念的人。这并不是排斥政治家,相反,教育改革需要好政治家的支持。

中国的高等教育也应该允许私立学校和技术型高职院校发展。事实上,在像美国这样已经发展到工业化后期的国家,社区大学的作用仍然非常重要。真正好的高等教育是与社会和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只有这样,它才能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中国的高等教育不能脱离整个社会体系进行改革。很难相信中国南方科技大学能成功。我们能摆脱中国的整个社会体系吗?也许这是另一种成就项目。人们不应该对这种尝试抱太大希望。

张明:“大跃进的发展道路是无望的”

“中国的教育改革与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脱节。社会经济发展对大学生的需求没有中国经济发展出现的那么大。”

-张明

(张明,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经历了市场化和产业化的改革。改革前,中国学习苏联式教育,以专业训练为主要科目,科目分类相对较细。改革后,我们学习了美国教育,强调综合素质。我们想建一所世界级的大学。美国有常春藤联盟。我们也复制了这个概念。

不幸的是,在高校改革的过程中,他们不仅失去了苏联式教育的优势,还学到了美国式教育的优势。相反,他们已经认识到了两者的缺陷。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一直走着“大跃进”的发展道路。高校管理问题非常严重。高投入后,行政导向进一步加强,导致高校“迷惑”。高等教育已经成为学科驱动的科学研究活动,忽视了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律。投资与研究周期不成正比。教育部为大学设定了许多指标(学科数量)。科研活动已经成为一个指标体系。科学研究活动的结果是SCI、专着,而不是人才。为了赢得更多的话题和发送更多的科学论文,许多教授把他们的学生变成了“挣工资的人”,更不用说“说教、授课和解答疑问”。例如,学生在进入大学之前就像一些羊毛胚胎。现在高校的作用不是继续精加工,而是在每一个毛胚上扣上一章,并把它推向社会去完成。奇怪的是,这样的学生没有失业。

中国的教育改革是一次“大跃进”,与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脱节。因此,虽然目前中国有许多大学,但都是不合格的大学,职业教育仍然十分需要。多年来,中国的产业结构变化不大。它一直依赖于农民工的处理。该行业的附加值远低于日本和德国,但我们仍在忙于升级职业学校。

高等教育应该有两个功能:培养人才;建立新的知识体系。这种“人才”包括真正的“大师”和能够有效促进社会生产力和产业结构升级的技术人才。我们都没有。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中国经济腾飞是以简单加工为特征的工业化。该行业的升级仍然局限于今天。此外,金融等服务业严重落后,由于国家体制的原因,未来可能会长期落后。因此,对白领工人需求的增长是有限的。换句话说,对中国来说,社会和经济发展对大学生的需求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大。

中国的学院和大学一直声称与世界一流大学保持一致。但事实上,中国的大学不是越来越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而是越来越远。目前的中国高等教育体系不会为“大师”的培养提供土壤和养分。目前,中国的学院和大学是由官僚管理的,并遵循与官方相同的做法。教师本身没有基本的诚信,学习方式非常腐败。例如,一所着名大学的校长倡导中国研究,并发表了一篇文章将“许骥”写成“许骥”。出乎意料的是,一位大学教授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来讨论“许骥”的正确性。这太荒谬了。但是回顾过去,这些校长和院长垄断了学校的大部分资源,教授们在奉承中也有自己的考虑。

这不是一个例子。校长和系主任的剽窃经常被报道。更直接的是,大多数学院和大学现在被“反向淘汰”,真正有想法的人将被淘汰。

在我看来,中国的高等教育非常糟糕,看不到任何希望。高等教育本身已经成为利益集团的盈利组织,排斥贫困学生,盲目追求伟大、外国和世界一流,无视中国的现实。大学应该是民主的发源地,但是中国的大学没有这样的精神。

系统中的人已经享受到了系统带来的诸多好处,很难对其进行改进。再开一个炉子可能是一种可行的方法。像中国南方科技大学一样,不受这种教育体制的束缚,还是有希望的。

斯坦利罗森:评估系统不能是“关系型的”

“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是因为他们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吗?还是毕业生人数太多了?我认为有两个原因。”

-斯坦利罗森(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研究方向:中国社会经济)

在中国,建立一所世界级的大学需要一些时间。很难判断中国的大学不能实现这个目标。我认为中国大陆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有很大的潜力,在自然科学和经济领域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在社会科学方面却更差。此外,学术腐败相对严重。

在大学改革的过程中,中国的高校大规模扩张,大规模升级和合并,这意味着更多的学生可以进入大学校园,但事实上,中国农村儿童上大学的机会比城市儿童少。在中国的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孩子们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并且在进入大学方面有一定的优势。目前的高考和推荐制度也有利于城市儿童。这确实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在美国,城市孩子也有比较优势,富裕的孩子更有优势进入一些私立大学。

在中国,高等教育机构属于政府。这样做的好处是,政府可以投入大量资金建设一些重点学校和重点学科,并有更多的科研资金用于科研。然而,缺点是重点大学和普通大学之间的差距将会扩大。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但是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他们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吗?还是毕业生人数太多了?我认为有两个原因。自1999年以来,高校培养了大量的大学生,但现实社会的发展却跟不上。这个社会不能接受这么多毕业生。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学校提供的毕业生就业率与学生的实际就业率不一致(被称为“就业”),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会让学生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

我认为,一方面,大学应该有专业培训,能够培养能够胜任社会各种工作的人;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成为适应社会需要的高素质人才。

在中国,高等教育的科研评价体系主要以科学引文索引为基础。即使在社会科学领域,核心期刊也受到重视。然而,在社会科学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许多论文都是通过后门发表的,并依赖于关系,而不是质量,而是“关系”。在美国,这个因素也将被考虑。如果教授要被提升,将会有一个委员会来评估他的工作,也就是同行评议。当然,在自然科学领域,美国也会考虑教授能给实验室带来多少科研经费,而且会有一些“关系”,但它们并不像中国那样严重,而且“关系”无处不在。

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未来方向是什么?我认为成为世界级大学可能是一个方面。目前,中国科学家普遍在国外接受继续教育。如果中国能在国内独立培养自己的科学家,离这个目标不远了。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引进海外人才,一些大学也在进行改革,如北京大学的人事改革。

阅读更多

高等教育改革十年后?

乌达很孤独。

大学已经从“少而精”变成了“多而杂”。

见证大学的扩张

最新论文
国内首部C波段相控阵天气雷达落户江苏
心脏干细胞研究深度调查:探索之门关闭了吗
国内首部C波段相控阵天气雷达落户江苏
复旦20岁“才女”外滩踩踏事故中遇难
复旦20岁“才女”外滩踩踏事故中遇难
复旦20岁“才女”外滩踩踏事故中遇难
18名中国学者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复旦20岁“才女”外滩踩踏事故中遇难
天津师大一女生被查出乙肝在宿舍单间烧炭自杀
教育部严厉打击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
北半球最先进的大视场巡天望远镜项目启动
18名中国学者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热门论文
关于不断提高幼儿在角色游戏中的能力
“货装上船”后卖方风险未转移若干情形研究
岷江流域上游震中五座大坝较稳定
中小建筑公司如何做好成本控制工作
如何使小学数学中德育教学生活化
北京今年计划面向海内外引进千余名高层次人才
教授花36年编纂辞典被遗忘称这是国家任务
关于DSP原理及应用课程的层次递进体系教学方法研究
中国绘画观与西方素描理念的对比分析
南京试行“举荐制”选拔高层次人才
三沙市设立相关问题的合宪性分析
北师大发布科幻创意年度报告:透过科幻看未来
18世纪前期英国咖啡馆和法国沙龙比较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