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法律论文 >> 从两部戏剧看中西法律文化的差异

从两部戏剧看中西法律文化的差异

作者:医学职称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0-25

本文将以两个经典的戏剧《铡包勉》和《安蒂纲》为模板,以实证法学的命题分析方法来讨论中文和英文,着眼于经典的法律哲学命题“遵纪守法”和“法律权威”。西方法律。文化差异。

一,简介

中西法律文化比较研究的宏观主题涉及法哲学,法史和文化研究等许多领域。自1990年代以来,它已被中国法学家广泛认可。一群学者围绕这一主题并从不同角度对中西法律文化进行了扎实的研究,并产生了许多巧妙但仍具有影响力的学术成就。法学家试图通过比较中西方法律文化来揭示中国古代法律。的“基本精神”。学术界的代表学术成就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中西法律文化。首先,(文化)类型学方法反对通过简单地运用西方法律概念来解释中国古代法律,而是通过寻求古代中国和西方法律的核心精神,针对不同法律文化对各自制度设计的独特安排例如梁志平《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张中秋《中西法律文化比较研究》。其次,从法律专业人士(诉讼人,律师)的作用,价值,权力,诉讼机制和历史命运的角度,或法律与人的关系(包括人性,人际关系和人格差异)的角度进行解释介于中西文化之间,例如Chen Jingliang《讼师与律师:中西司法传统的差异及其意义》《法与人:中西法文化人格差异的解读》。第三,从单个法务部门或法律行为进行比较,分析中西法律文化之间的差异,例如王洪志《从中西立法过程比较(唐律>与(民法大全>》。第四,作者研究了中国和西方法治的历史渊源和演变,例如夏勇《法治源流:东方与西方》。第五,从特定法学家的思维开始,例如林端《中西法律文化的对比韦伯与滋贺秀三的比较》,来研究中西法律文化。

现有的法律文化比较研究更加关注法制史和思想史的研究方法。它以对法律文本和历史资料的解释为主要研究手段,并试图再现和解释经验性的历史事实。它的缺点在于缺乏西方法学的经典命题研究方法。命题形式的研究强调命题的论证或伪造,并以经验材料为论据而非结论。例如,以前的法律文化研究强调解释或解释“什么是中国古代法律”。法学命题形式的研究着重于区分“中国古代法律如何对待或对待某一法律命题”。命题形式的研究不同于直接应用西方法律概念的研究。它不只是使用西方的概念来对应中国法律现象,例如权利,权力和概念来解释现象,而是根据论证的研究方法来讨论问题。题。命题研究也不同于实证研究。实证研究是命题研究的必要基础。命题研究必须依靠并依赖经验研究的现有结果和结论。实证研究是命题研究的基础,命题研究是实证研究的升华。

本文在吸取以往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尝试继续扩大中西法律文化比较研究的领域,借鉴美国法学和文学流派的研究范式,介绍英国分析法命题研究方法。实证主义法学派,并以“遵守法律”的经典法学命题为核心。通过对两部剧情相似的戏剧《铡包勉》和《安蒂纲》进行比较和分析,本文揭示了中西方文化在国家法和人际关系问题上的巨大差异。

本文将从法律的外部视角,内部视角,法律执行的结果,法律的分类以及社会规范的产生和归属来分析这两部戏,从而展示中西文化的不同方面。本文不同于以往的研究,其历史渊源,部门法律,法学家,法律专业人士等,也不同于对社会,文化,经济,政治,宗教,制度,结构和价值的宏观研究。着眼于法理学的基本命题“为什么要遵守法律”,通过广为流传的戏剧来揭示法律文化的普遍接受的核心,并探讨中西法律文化之间的差异。

其次,服从法律和法律权威-从两部戏起

《铡包勉》和《安蒂纲》这两个相似,影响深远但不同的戏剧反映了“遵守法律”的主张。通过分析这两部作品所展现的法国文化差异,我们可以更深刻地理解中西方对“守法”主张的不同理解。本文将揭示,尽管中国法律是建立在家庭伦理的基础上的,尽管可以更准确地勾勒出中国法律的基本精神,但如果将其与政治伦理相比较,尤其是与西方伦理与政治伦理之间的关系进行比较,则可以断言有其局限性。在“守法”与“法治”上,中西文化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特征。

Sophocles在他的伟大戏剧《底比斯三部曲》中塑造了悲剧英雄Oedipus,在最后一个《安蒂纲》中塑造了伟大的安提阿公主与新国王克雷之间的冲突,再次揭示了难以描述的命运的悲剧主题。安提阿与克雷的对峙反映了西方法律文化的经典论点。国家法律之上有永恒的普遍正义。在黑格尔的哲学中,这种古希腊的悲剧还反映了两种最纯净的力量:“体现在城邦政权中的具有精神和普遍意义的道德生活”和“体现在家庭中的自然道德生活”。 “之间的矛盾。”自然法与国家成文法之间的对立以及城市国家伦理与家庭伦理之间的冲突,反映了古希腊哲学家对法律本质的深刻思考。这两种对立实际上不是对还是错。克雷和安提阿的主张具有正当理由,并且都是“绝对必要的”主张。作为国王,克雷有义务维护这个城市国家的安全,维护政治权力的权威和尊严。在职责和责任的约束下,作为市政府的权威代表,克雷必须惩处叛徒,以保证市政府法令的权威和执行。另一方面,安蒂乌冈(Antiu Gang)认为她有义务履行同等神圣并由自然亲属支持的家庭道德责任。如果违反了自然法的这一基本原则,那么就不可能谈论城市国家法的正义。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明确指出,这种对立和矛盾“是最高的道德对立,因此是最高的悲剧性对立”。

家庭伦理与城邦伦理之间的冲突,爱情与法律之间的冲突,以及它们在戏剧中的不可调和,凸显了《安蒂纲》的悲剧因素。安提阿(Antioch)本人不仅是反对世俗王权的悲剧英雄,而且克雷国王(King Cray)的举止和命运也表现出另一种伟大的悲剧含义。当他捍卫城市的利益和政权的合法性时,他不得不严厉惩罚他的亲人。正如苏莉教授在对戏剧的评价中所指出的那样,从历史变迁的角度来看,克莱代表着“一个正在形成并且尚未稳定但将在社会中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的城市国家的政治体系”。因此,克莱代表着“变革的力量”。克雷必须挑战已经建立了很长时间的家庭道德和意识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克雷不仅是城邦秩序的捍卫者,而且还是新制度的创新者和旧秩序的叛逆者。

在班考夫斯基的代表作《《合法生存法中之情与情中之法》》中,安提阿和克雷的悲剧是他们都无视对方的世界:“他们都以法律的名义保护自己,但是当他们坚持自己的观点时,他们就迷失了。”它们全都与它们所同意的一套价值体系相隔离。克雷坚持城邦的规则。安提阿坚持上帝的律法,但他们没有意识到法律与爱之间可能或不可避免的冲突。他们只看到规则而忽略了零星的,不确定的和不可预测的。生活。 “他们都希望生活清晰可预测,因此他们忽略了情感因素。”

家庭戏法与国家法律之间的激烈冲突在中国戏剧中也很普遍。被神化的包铮的形象是中国最著名的法官的代表。人们关于包公s铐的故事反映出,当家庭法律与国家法律发生冲突时,中国戏剧家和普通百姓期望并接受的“理想情况”。《铡包勉》一部戏剧描述了包公对腐败和收受贿赂罪的包burden负担,他深情的感情吴妙珍也没有道理,法律死刑的故事得以执行依法。尽管该戏剧情节在历史上没有考验,但从相关历史事实和公职《家训》可以看出,包公不偏不倚,无论个人感觉如何。

3.通过分析实证法学派的命题方法来分析两种戏剧的区别

从戏剧本身的角度来看,包公与吴妙珍之间的冲突与克雷与安提阿之间的冲突非常相似。这两部电视剧都涉及国家法律和家庭。但是,经过仔细研究,这两部戏突出了中西方在思考国家法律和人类情感方面的巨大差异。根据对实证主义法学派代表哈特(Hart)杰作《法律的概念》的内部和外部观点的分析,戏剧中的人物具有法律的内部观点,戏剧的创作者和我们的阅读全部属于外部视角。具有内部观点的人们在其行为和对法律的看法之间有着直接的联系。法律通常会影响其决策和行动,甚至直接影响其行动的理由。对于那些有外部见解的人来说,法律与诉讼理由之间没有如此直接和直接的联系。

首先,我们从法律的内在角度分析了两部剧中人物的行为及其行为的原因。《安蒂纲》中的Cray和Antigon根据不同的法律采取不同的动作。《铡包勉》中的宝工和吴妙珍也根据不同的规则而有所不同。鲍公强调“国王的法律法规清晰可见,不能被违反”,吴妙珍则谴责鲍公“报仇,忘恩负义和丧失良知”。但是,西方戏剧中安蒂安和粘土之间并没有妥协。安蒂根用死神捍卫了她的神圣法则,而[0x9a8b]中的吴妙珍最终与王发妥协。实际上,吴妙珍从未在电视剧中质疑过王发的正义。她之所以首先谴责包公,是因为作为一名执法人员,包公并不虚心,高尚和法外。包公辩护后,吴妙珍还“恨儿子宝棉,不宜贪污法律,应依法惩治犯罪”。吴妙珍终于不能接受失去生命的支持,因此想死。包公答应支持吴妙珍后,吴妙珍终于“了解了大义”并宽恕了他。在这两部剧中,演员对国家法律和人类情感的理解是不同的。在《铡包勉》中,演员直接指出了国家法律与人类情感之间的不可调和的冲突,以适应人类情感的神性质疑了非人类的国家法律,并对人的尊严采取了轻蔑,不可接受,对抗和不妥协的态度。以国王为代表的国家法律。《安蒂纲》中的参与者都同意《国王法》的授权,只是在执法人员能否在海地高举双手并轻判罪犯方面。在《铡包勉》中,法律与正义之间没有区别。法律是统一的,法律是国王的法律,国王的法律是正义。

其次,我们从法律的外部视角看两部戏剧所反映的中西法律文化的差异。《铡包勉》的创建者和经过广泛传播和分析的读者发现法律与正义的分离,因此在实证主义法学院与自然法学院之间展开了长期的辩论。法律仍然非法吗?从神法到自然法,西方法律文化始终保留着超越世俗国家规则的自然正义的敬畏精神。这种自然正义包含对人性的宽容以及对人性的理解和保护。因此,Antioch急切地质疑:的反人类法不是正义法。从戏剧情节本身的设计以及对子孙后代的阅读和传播,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对这个问题是“同情的”。 “和”令人感激。《安蒂纲》中的吴妙珍不一样。她没有质疑法律的正义,而是挑战执法者自身的道德缺陷。对她来说,王发虽然是不可侵犯和可疑的,但是戏剧的作者和后来的读者虽然对吴妙珍的不幸表示同情,但对鲍的执法者的“单面”表示赞赏,也就是说,剧中的鲍公确实很欣赏。不欺骗国王的法律,必须执行法律,就这一点达成共识,从法律的外部视角看,西方读者对法律本身的正义持更加谨慎的态度,而中国读者则倾向于强调对王国本身的重视作为正义。

第三,从戏曲中的案件结果来看,司法或裁判官的结果有很大的不同。《铡包勉》中的克雷不仅是统治者和捍卫者,而且还是政权的最高统治者。但是,尽管《安蒂纲》中的调控器没有真正的错误,但结果非常不幸。为了维护城市国家的利益和政权的稳定,他做出了符合城市利益的判断,但最终还是受到了命运的惩罚。安提阿去世后,他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也去世了。戏剧的作者用这个比喻剥夺了执法者克雷享受人类情感温暖的权利。作者的《安蒂纲》中隐含的答案是:与人性本身不兼容。《安蒂纲》包公不仅得到了吴妙珍的理解,而且得到了几代人的厚爱,成为中国的“正义之神”。在包公,虽然人们唱起了公正的案子,唱着“法律不明智”,但通过对吴妙珍的承诺,以及在其他公共场合对人民的同情和爱心,执法部门将“执法“愿望”。同情和保护弱者的司法人员已成为内心正义的象征和法律代言人。《铡包勉》中的克雷国王是西方法律的代言人,孤独,冷漠狠

第四,安提阿的家庭联系产生的权利和义务超越了真实法律,并将其归功于神圣法律的范围。吴妙熙对家庭成员权利和义务的理解并没有超越王发。《安蒂纲》中的家庭伦理与世俗法律之间的二元对立,而《安蒂纲》中的家庭伦理则隐藏在世俗法律的控制或范围之内。前者强调国家以外的家庭联系,而后者则默认属于国家的家庭。安提阿(Antioch)描述了超然的,永恒的家庭权利和义务,吴妙珍承认他是世俗而非超然的家庭。根据西方对法律的划分,法律分为国家法,社会法和自然法。安提阿的家庭属于自然法领域,吴妙珍的家庭属于社会法家庭法的一部分。因此,安提纲指出了国家法与外部自然法之间的对立,吴妙珍指出了国家法与内部家庭法之间的冲突。两者讨论了不同的冲突。

第五,为了调整社会规范,西方法律文化中出现了哈耶克(Hayek)的“自发秩序”和哈特(Hart)的“承认规则”。社会规范与国家法律不同。他们不是故意建设的合理性。它们不是人们行为的原因,而是人们行为的结果,或者对现有规则的认识和认可。西方的社会规范也不同于自然法则。它不是永久的真理或正义,而是世俗和经验的世界,例如国家法律。中国传统的法律文化与西方之间也有类似的区别。例如,法家理论侧重于国家法律,老庄和墨家学说都指自然法,而儒家的重点实际上是基于家庭血统的身份等级。是社会规范的一部分,或仅基于家庭伦理的社会规范。因此,中国的统治秩序强调个人对家庭的服从。个人必须与其他人联系,并且必须在家庭关系中找到自己的坐标。包公执行执法时,他指的是政府官员对州法律的责任,是指国家法律的坐标系统。吴妙珍试图利用家庭关系归咎于鲍公,称鲍公忘记了他的家庭责任和家庭归属。实际上,他指责鲍公的儒家血统和从属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吴妙珍没有质疑包公学院维护的法律。也就是说,在国家法律层面,吴妙珍同意包公的职责。因此,当由儒家法律调整的社会规范与由法律家庭法调整的国家法律相冲突时,戏曲中的吴妙珍和包公都同意国家法律的最终权威。因此,尽管《铡包勉》中的吴妙真值得同情,但它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悲剧性因素。《铡包勉》中的两个主人也有血缘关系,但安提阿没有指控克雷从头到尾无视家庭关系。她抱怨克雷的法律违反了法律。从这个意义上讲,安蒂乌冈(Antiu Gang)是指责国家法律不公正的另一套规范,因此具有真正的悲剧性因素。

四,结论

从以上五种中西两种戏剧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与西方方法概念相比,中国法律的基本精神是否体现在对家庭伦理的重视上?为了调整社会规范的“礼节”,或者从古代中国的家庭式和君主式的治理模式中调整,中国法律确实强调了家庭伦理,建立了亲属关系的等级制度,并容纳了其他社会关系。这样的家庭道德调节体系,例如师生关系,君主和部长关系,更像是家庭内部的父子关系。但是,如果将国内法的参照体系纳入我们的视野,就会发现正是在这两种体系共存的时候,中国才将社会法纳入国家法,强调国家法的最终权威,而西方则强调社会。法律与州法律的分离强调了法律或自然法的更高权威。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法律的基本精神,无论是儒家还是法家,都强调国家法和实在法的唯一和最高权威。唯有儒家尊重君主制国家法律的最终权威时,才利用家庭关系削弱法律的机制和严格性。当“法律不容忍”时,它希望执法者会“格外地打开宽限期”,以弥补严格的要求。执法产生的法律并不是人们的死板。因此,与西方相比,中国法律的特征不是强调家庭伦理,而是将家庭伦理置于政治伦理的调整中,而西方则强调两者之间的分离,对立和不可调和。冲突。

此外,关于“为什么要遵守法律”的问题,这两部戏还反映了中西文化的差异。 [《安蒂纲》中的Axis和Cray都遵守他们相信正义的规则,而安提阿对Cray的惩罚并没有以“捍卫法律就是正义”为借口,而是提出了更高的法律。强调“遵守法律”的正义。因此,Ante和Cray都承认“遵守法律”的道德规范。只有双方对“什么是法律”有不同的理解。对于安提阿来说,邪恶的法律是不值得观察的,因为邪恶的法律是非法的,只要她承认这一法律,就应该遵守。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哈特(Hart)在《安蒂纲》中提出了准入规则以阐明法律是什么。他等于进一步解释了亚里斯多德的著名话题:“已经建立的法律普遍遵守,每个人都应该遵守的法律本身就是好的。”通过使用Hart的识别规则来查看Antioch的行为,我们可以进一步提出问题:“人”对法律的认可与“反帮派”对法律的认可是同一回事吗? “反帮派”的认定和承认的规律是法律吗?在电视剧中,除了安提阿,尽管有些人同情和理解她的行为,但人们更有可能认识,认识并遵守克雷的定律。因此,安提阿叛乱的本质是识别和认识法律中出现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不遵守法律。在《法律的概念》中,吴妙珍不存在国家法律的“承认”和“承认”问题。更微妙的问题是“遵守法律”的问题。吴妙琪希望,由于公职人员的工作量很大,可以“够用”,所以保工可以开网。结果,我们看到了吴妙珍的限制:她对确定和承认国家法律的最终权威毫不怀疑;但是,即使她承认这个最终的“权威”,她仍然希望执法能够合法化。在实施过程中可以绕开此权限。也就是说,在吴妙珍,法律的权威性不是问题,但是“遵守法律”已经成为这种语言的问题。《铡包勉》普遍流传着人们仍然能够在巨大的人为压力下执行法律并严格遵守法律。但是,很可惜的是,在其他包公戏中,包公是否“服从法律”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他能否惩罚罪恶和赢得人民的心是根本问题。可以看出,在西方背景下,“遵守法律”的模式本身就是正义,但州法律与自然法之间却有所不同。在中国的背景下,“遵守法律”的结果决定了行为本身是否公正。包公成为中国司法之神的原因是,他的裁判所指的是对罪恶和善良的惩罚,而不是程序上的正义。

最新论文
关于激光快速成形梯度复合结构的探究进展
关于“材料物理性能”课程的教学改革研究
从两部戏剧看中西法律文化的差异
以网络团购分析三级价格歧视下的福利效应
中国传统音乐美学在高职院校音乐教学中的问题及作用探究
从两部戏剧看中西法律文化的差异
关于学前班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
关于“材料物理性能”课程的教学改革研究
关于“材料物理性能”课程的教学改革研究
关于学前班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
关于激光快速成形梯度复合结构的探究进展
以网络团购分析三级价格歧视下的福利效应
热门论文
自我效能感在大学英语教师心理健康中的运用
从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视角浅析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乳腺核磁共振成像恶性肿瘤征象的META分析
基于《课程标准》的小学二年级语文教学目标陈述
关于建筑起重机械设备责任保险购置的思考
“包袱锦”彩绘在现代产品设计中的运用
关于“双向评价”推动企业管理向精益化转变的探索与实践的研究
从劳氏救助仲裁案件分析救助报酬的分摊
关于建立以财务管理为核心的资源配置模式探析
关于完善未成年人人格调查制度的思考
《熊从山那边来》的电影改编艺术
高中日常管理实践中融入德育教育的路径探讨
CA数字证书在组织机构代码电子证书上的应用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