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SCI论文 >> 李吉均:一半是冰川一半是火焰

李吉均:一半是冰川一半是火焰

作者:市场营销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4-12

作者:宋锡群,刘晓倩资料来源:光明日报,2019/7/15 16:36336022

选择名称:萧中

Da

李吉均:半冰川半火焰

李吉均,生于1933年,自然地理与地貌科学家,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长期从事冰川学、自然地理学、地貌学、第四纪地质学和干旱地区人地关系的科学研究。 对于具有西方特色的青藏高原冰川、黄河的起源和地貌演变、第四纪黄土、高原隆升及其对中国自然环境形成的影响等,国际上提出了许多有影响的观点。他们对中国干旱环境的形成和演变有独特的看法。 他发表了10多部专着和350多篇论文。 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项、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3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国家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别奖1项、二等奖2项、朱克珍野外工作一等奖1项、中国地理学优秀成果奖1项等。

2014年9月,李吉均(中)一行视察了马咸山地球科学实践教学基地。 信息图片

2015年9月,李吉均一行考察了青海乐都和甘肃永登的地貌演变 这幅画展示了当时的地形。 信息图片

1993年,四位院士郭征、刘有成、陈耀祖和李吉均(右)聚在一起。 信息图片

2019年3月21日是中国科学院石亚峰院士诞辰100周年。 3月20日,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与资源研究所为此举办了一次专题研讨会。史先生以前的朋友、同事和学生聚集在兰州,纪念中国现代冰川研究的先驱。

“史先生是我的老师和战友。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李吉均在研讨会上兴奋地说 尽管身体不好,86岁的李吉均坚持参加会议,以纪念石亚峰先生,他也是老师和朋友。

正是这种坚持,只要身体允许,李吉均将攀登最高的山峰。李吉均也将挑战这一持久而困难的科学问题。 冰川研究、青藏高原隆升、黄河起源和地貌演化。他一生都在练习阅读数千本书和旅行数千英里。他在祖国的高山高原上写了他的“文章”

深入祁连

“是山谷里的风吹起了我们的红旗,暴雨冲刷着我们的帐篷……”第一个《勘探队员之歌》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这种“火焰般的热情”也点燃了李吉均的梦想

1933年,李吉均出生在四川彭州,一个书香门第。他从小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初中和高中毕业,成绩优异。 20世纪50年代,在“发展矿业”的号召下,无数热血青年把“为祖国寻宝”作为他们的人生理想。

李吉均也不例外。 1952年,他被四川大学地理系录取,一年后转到南京大学地理系。 当时,他的梦想是骑着白马,在祁连山的偏远山区和山谷中漫步,为祖国而探索。 在他心中,他认为炼钢需要煤,矿物是工业的食物。

李吉均高中毕业时很虚弱。在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勘探理想”后,他们都觉得他的身体对他来说绝对是太大了,不能做地质学,所以他们建议他改学地理。 李吉均并不气馁。为了增强体质,他经常出现在大学校园的操场上。 他坚持每天跑步,晚上洗冷水澡,所以他长了一个好身体,为以后的野外工作打下了基础。

1956年南京大学毕业后,李吉均被推荐到兰州大学地理系研究生学习,师从着名地理学家、地貌学家王德姬教授。

祁连山腹地在1958年前被冰冻了数千英里,人们无法进入。 直到一支由牦牛、骆驼和厚重的老式棉袄组成的研究小组到来,中国的冰川研究才开始。 25岁的李吉均是这个团队的一员。

这是我国第一支利用高山冰雪的探险队,由石亚峰率领,带领100多人来到祁连山。 冰川位于高山地区,海拔高,空空气稀薄,经常有雪崩和掉进冰裂缝的危险。然而,高山冰雪的利用不仅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而且将促进一系列相关学科的发展。

“那时我们都是第一次研究冰川。我们听了苏联学者道尔古辛在7月1日冰川现场的演讲。我们初步掌握了调查方法,并大胆地分别进行了调查。 李吉均率领黑河特遣队。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工作,他在现场观察到了五座冰川。利用地形图和航拍空照片,他计算了104平方公里面积的186个冰川,并计算出21亿立方米的冰储量。他写了详细的调查报告(包括丰富的冰川、地貌、气候和水文信息),并成功完成了任务。 ”2005年,石亚峰在《青藏高原隆升与亚洲环境演变——李吉均院士论文选集》的序言中写道

这是李吉均和冰川之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壮丽的冰川深深吸引了这个热血青年,从那以后,他在生活和工作中从未离开过冰川。 从现代冰川到古代冰川,从大陆冰川到海洋冰川,从祁连山到青藏高原,李吉均徒步考察了全国大多数典型的现代冰川和古代冰川遗迹。

1959年,李吉均在参加第二次祁连山冰川探险时陷入困境。

那时没有地图。探险队在祁连山深处迷了路。 队员们只能沿着圆规和山脉前进。看到队伍里剩下的食物很少,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出去。 幸运的是,一个会打猎的蒙古向导杀死了一头野牛,解决了这个紧迫的问题。

然而,该小组后来发现这不是一头水牛,而是当地牧民丢失的一头牦牛。 团队成员感到非常内疚,通过无线电联系当地县政府,亲自道歉,并按照当时的市场价赔偿牧民60元。 走出辽阔的祁连山时,队员们只吃了一顿饭的口粮

”当时条件相对较差,没有先进的仪器,工作笔记是手工绘制的。 虽然地理条件很困难,但对我们从事地质工作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资源。 ”李吉均后来回忆道

梦见高原

1972年,李吉均和费金生合作,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写了一本10万字的科普书《冰雪世界》。 石亚峰评论说,这本书流畅、科学、有吸引力,很受读者欢迎。

1973年,李吉均重新开始了对冰川的深入研究。 他加入了中国科学院青藏探险队,并担任冰川队队长,负责西藏和横断山区的冰川研究。

南京大学的杨怀仁先生得知李吉均要去青藏高原时,怕自己的身体受不了,劝他不要去。 “我真的身体不好,但是我现在不去,我老了会去吗?”李吉均回答说

青藏高原雨季的暴雨几乎伴随着这次探险的整个过程。 在西藏东南部的察隅地区,李吉均终于看到了久负盛名的阿扎尔冰川 这支由20或30人组成的队伍被安置在一棵70或80米高的冷杉树下,上面盖着大伞。 晚上,他们在风雨声中睡在树下。

冷杉所在的冰碛是300年前小冰期的遗迹吗?一棵有一千年历史的冷杉树躲避风雨,这突然激发了李吉均的灵感。 他从冰碛中收集腐烂的木材,带回进行碳14测定,却发现这是3000年前新冰河时代的遗迹。

李吉均将前冰川命名为“雪如冰” 然而,这次探险证实了李吉均在20世纪50年代访问祁连山时留下的一个猜想:西藏东南部是中国季风海洋冰川分布最集中的地区,这里山高谷深,冰川融化强烈,冰川湖溃决、冰川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往往发生在夏季。

1974年,在西藏羊卓雍湖附近的冰川上,李吉均因积劳成疾,患有高原病引起的严重肺水肿,留下了疾病的根源。

李吉均带领冰川群对从东部酷儿山到西部阿里和西昆仑山,从南部喜马拉雅山到北部羌塘高原的冰川进行了艰苦的长距离调查,包括冰川性质、雪线变化、冰川发育和地形、大气环流关系、海洋冰川和大陆冰川的划分标志和界线、第四纪冰川变化和高原隆升关系、冰川与洪水和防灾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并获得了极其丰富的区域数据

经过十多年的艰苦调查,李吉均对冰川发育的自然条件、冰川的分布和性质、冰的形成和运动、冰川的水文特征、冰川的变化和发展趋势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他在丁青-李嘉-龚卜江大厝尾线上划定了中国大陆冰川和海洋冰川的边界,并建立了这两种不同类型冰川的各种气候和其他指标、冰的形成、侵蚀和积累过程以及地貌特征。

从1973年到1980年,李吉均等人写了两本专着,《西藏冰川》 《横断山冰川》,全面、彻底地阐述了青藏高原和横断山区现代冰川的分布、性质和变化及其与气候和大气环流的关系。

斯诺纪念碑

1978年,李吉均迎来了科学生涯中的另一个重要节点 他和石亚峰、谢子楚等学者组成了中国冰川代表团。他首次出国访问英国、法国、瑞士等国家,并出席了在瑞士举行的国际冰川会议。 在此期间,李吉均与英国地貌学家德比郡和其他外国专家进行了深入的学术交流,大大拓宽了他的科学视野。

1980年,李吉均邀请德比郡在兰州大学讲课,并在全国各大学举办了为期三个月的冰川沉积学研讨会。 研讨会组织与会者对庐山和乌鲁木齐河源进行了实地考察,引发了对中国东部古代冰川的争论,并开始了对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的研究。

“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是中国地学领域的热点问题之一 1922年,中国着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先生提出,第四纪冰川已经在中国北方以及欧美形成。 李四光及其继任者延续了半个多世纪。中国东部先后建立了100多个“古冰川遗迹”,北至大兴安岭,南至西双版纳和海南岛,高至庐山黄山,低至海平面。所有这些“古代冰川遗迹”都被发现了。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随着中国第四纪沉积物和环境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怀疑中国东部低山区第四纪冰川的可能性。 为此,李吉均3日去了庐山,并于1983年在《中国科学》发表了一篇文章《庐山第四纪环境演变与地貌发育问题》。 通过实地考察,运用热带亚热带地貌发育理论,正确解释了庐山等中国东部山区第四纪沉积现象和地貌演化。他发表了自己的声明,并得到了地理界的广泛认可。

1989年,李吉均与石亚峰、崔志等30多位学者共同撰写并出版了专着《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与环境问题》。 他们在庐山被李四光称为第四纪冰川遗迹的“大沽冰川冰碛”中发现了属于亚热带和暖带的孢粉,从而证明李四光确定的冰川沉积物实际上是泥石流沉积物 这本书出版后,对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困扰中国地质学家多年的中国东部古代冰川起源之争已经基本澄清。

在研究东部第四纪冰川时,李吉均也一直在密切关注“青藏高原何时开始隆升?” 青藏高原隆升研究的意义不仅限于它本身。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地理环境的形成和演变都与此相关。

至于青藏高原的隆起,20世纪70年代末,外国学者四逆村的观点开始流行。 西村认为,到上新世末,青藏高原已经达到3000-3500米的高度。 1977年11月,中国科学院青藏探险队约20名学者在山东省召开“青藏高原隆升研讨会”。 会议期间,大家就青藏高原的隆升达成了许多共识,在李吉均的带领下,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的一个房间的帮助下,只用了大约10天的时间就写出了《《青藏高原隆起时代、幅度和形式的探讨》》,该书于1979年出版于《《中国科学》》第6期。

《青藏高原隆起时代、幅度和形式的探讨》明确指出,青藏高原地区在始新世晚期脱离海侵进入陆地后曾两次被夷平。到上新世末期,地表高度只有大约1000米。从那时到第四纪初的构造运动是一次大规模的整体断块抬升,但在空中存在差异。时间上有三个强烈抬升期,后期有加速抬升的趋势,累计抬升3500-4000米 石亚峰评论道:“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集体创作。” 它颠覆了国际上关于青藏高原形成的主流观点,开创了青藏高原研究的新阶段。 “

《青藏高原隆起时代、幅度和形式的探讨》仍然被广泛引用,并且经久不衰。它已经成为青藏高原隆升的经典文学。

此后,李吉均关于青藏高原隆升的思想走得更远。 20世纪90年代后,他提出了“青藏运动”的概念 他发现,发生在高原东部和黄河流域约180万年的构造运动意义重大。他根据黄河流经三门峡以东入海、溯源、流经循化积石峡、进入循化盆地等一系列地质证据,提出了“黄河运动”的概念。 他还发现并命名了晚更新世的一个重要隆起,即“共和运动” 这一运动导致龙羊峡大规模下降,高原上升到或接近今天的高度,喜马拉雅山成为印度洋季风的主要障碍,中国西部进一步干燥,冬季风增强,奠定了今天亚洲自然地理的基本格局,形成了青藏高原隆升理论的完整理论体系。

学术遗产

1984年,李吉均成为兰州大学地理系主任。在他的领导下,兰州大学地理系日益繁荣。 在科学研究方面,李吉均利用兰州在青藏高原东北缘的优势地位,对黄河多级阶地和深层黄土沉积剖面的成因进行了一系列研究,阐明了兰州地区黄河有与上覆黄土地层相关联的七级阶地。利用古地磁和裂变径迹测年方法,确定七级阶地分别形成于170万年、150万年、120万年、60万年、15万年、3万年至5万年和1万年。

兰州是中国三大自然区的交汇点,黄河阶地和黄土系列包含了关于构造运动和环境变化的罕见信息。 早在20世纪30年代,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杨钟健就绘制了兰州最完整的地质时期。地质学家和石油地质学家黄庆忌在20世纪50年代特别称黄河阶地为“兰州式阶地”。

在甘肃临夏北部高原,李吉均在晚更新世发现了一段黄土。通过对一系列环境指标的研究,中国黄土记录首次与南极东站15万年冰芯氧同位素曲线成功对比,为黄土研究增添了一份精彩。以兰州阶地为基础,剖面向上延伸,阐明青藏高原隆升对高原东北缘的影响。 向下延伸,说明了黄河的整个发展过程。 这是李吉均的一项重大创新成就

此外,李吉均还提出了“季风三角”的概念,阐明了第四纪中国北方有两种环境变化模式:季风区和西风区,这对推动中国第四纪环境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 他通过对长江三峡和四川盆地地貌的研究发现,三峡地区阶地序列中最古老的阶地大约有120万年的历史,因此长江至少在120万年前就穿过了三峡,流入了东部的大海。

由于在冰川学、青藏高原隆升及其环境效应、地貌学和第四纪地质学等领域取得的一系列重要和原创性成就,李吉均于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科学研究永无止境。自2002年以来,李吉均一直致力于隆中盆地晚新生代环境和地貌演化的研究以及东部平原地质记录的发掘。

2012年,80岁的李吉均以“实地考察和实地讨论”庆祝生日。在毗邻兰州的白银景泰黄河石林顶上,四代师生谈论着黄河的地质变迁和演变历史。

2015年,陈发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到目前为止,李吉均的学生有三位院士,秦大河、姚丹东和陈发虎,“四位师生院士”已经广泛流传了一段时间。

自1958年教学以来,李吉均已经培养了100多名高级地球科学人才。到目前为止,他与秦大河、肖村和德国的师生一起勇敢地闯入地球的“三极”(青藏高原、南极和北极)的故事已经在科技界广为流传。 “是他们非常努力地工作。我刚刚找到他们,并把他们引向科学研究之路 ”当谈到他的三个院士学生时,李吉均总是谦虚地说

”孔子说,“我的方式是一致的 李吉均的学术精神和学术体系也是一致的 李吉均兴趣广泛,知识渊博,但青藏高原的隆升和环境演变是贯穿其学术思想的核心和主线。 ”许多年后,秦大河、周尚哲、姚丹东等人在一篇总结李吉均学术思想的文章中评论道

李吉均博览群书,但他不是研究地理的人。 “只要他身体状况好,不管山多高,他一定会坚持爬到山顶!”李吉均的儿子、兰州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丁力说

几年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吉均微笑着说:“两天前我梦见了冰川,梦见我睡在上面。” “

”水是一种东西,不是太平洋世纪。君子的志向是向道学习,如果他不能做到,他就不会实现。 回顾他的学术道路,李吉均把他的成功归因于“对理想和科学真理的不懈追求”。" 这种精神不仅实现了他个人的职业理想,而且影响了一所学校、一门学科,甚至许多有研究梦想的学生。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最新论文
《Access数据库应用》教学改革与实践
李吉均:一半是冰川一半是火焰
中科院成功向武汉市场转化10亿元科技成果
南非多地大学生暴力抗议学费提高五百余人被捕
10天内4所部属高校领导调整
南非多地大学生暴力抗议学费提高五百余人被捕
大学生平均期望月薪达5510元
教育部:高校科研资金分配须报学术委员会
与青藏高原来一场“五年之约”
教育部:高校科研资金分配须报学术委员会
关于CRM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客户服务策略研究
关于CRM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客户服务策略研究
热门论文
关于医患纠纷中患方的社会心理透视与制度调适
全口径预决算审查监督的“三维”的分析
我国科学家绘制出世界首个石斑鱼类基因组序列图谱
“三证合一”登记制度改革带来的影响
吴岳良院士话高考:曾有3个学期被迫休学
一种无锁止齿的锁环式同步器同步理论研究
“互联网+”时代高职专业课程教学改革研究分析
关于Web标准的电子商务网站网页设计
中青报:工科不能再要“养殖人才”
以马鞍山市服务平台建设为例解析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公共服务平台
课改下如何优化初中语文教学方法
北京科技大学原校长、金属材料学家王润教授逝世
专家观点:“高绩效薪酬”仍是科改重要方向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4月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