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SCI论文 >> 李学勤:半部学术史,一位李先生

李学勤:半部学术史,一位李先生

作者:网页设计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15

作者:刘国忠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时间:2019/3/6 10:447336005

选择字号:萧中

Da

李雪芹:学术史的一半。李先生

李雪芹,学术知识渊博,在学术界颇有名气。 他从小就获得了文学、科学和工程领域的全面知识。 李雪芹喜欢用一句英语来解释他的学术经历,那就是“一切皆有一部分,一切皆有一部分” “一些一切”,也就是说,为了学习一些东西,一个人必须理解这个领域中已经存在的一切。“一切事物中的一些”意味着一个人应该了解其他领域的知识。 李雪芹曾谦虚地说,他的学术“杂而不纯” 这种概括只有一半是对的,“杂七杂八”,因为李雪芹博览群书,兴趣爱好广泛,但他致力于的每一个研究领域都是极其“纯粹”的,只要他决定从事研究,他就必须站在学术领域的前沿。

■刘国忠

李雪芹,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学家、古文献学家、教育家、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中央文化历史研究所图书管理员、清华大学文科高级教授、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中国古代文明出土文献与研究合作创新中心主任、夏商周年代学项目首席科学家和专家组组长。他还是中国文字博物馆馆长、中国先秦史学会名誉理事、楚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等。

李雪芹一生获得无数荣誉,先后获得“中国人文学术写作终身成就奖”、“孔子文化奖”、“全球中国汉学终身成就奖”、“吴张羽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和“惠林文化奖”等多项重要奖项

2月24日清晨,在北京协和医院,一位瘦小的老人平静地走过他的人生旅程。

他是李雪芹,清华大学文科高级教授,受到学术界的喜爱。

当消息传出时,立即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党和国家领导人、国家部委、国内外高校和研究机构、社会各界以及李雪芹先生的弟子们以各种形式表达了深切的悼念和哀悼。他们深切哀悼这位备受尊敬的学术大师,他的道德文章都是世界的榜样。

2月28日,李雪芹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东礼堂隆重举行。1000多人自发地从国内外来到这里,向李雪芹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旅程致敬。 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泪水,哀叹一代哲学家的死亡。

在告别仪式现场,八宝山东礼堂外走廊的两边布满了各行各业的挽联,其中一幅写着:“一半的学术史,一个李先生。” 虽然只有十个简短的单词,但其中包含的信息非常丰富。 在我看来,它至少包含四个方面:“李雪芹一生致力于学术研究,一生致力于中国的学术事业;

李雪芹有广泛的学术领域,其中许多领域已经被研究过。

李雪芹在学术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许多学科上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李雪芹的学术影响深远,必将成为中国学术史上的一座丰碑

“我做了一生中最好的选择”

李雪芹1933年3月28日出生在北平 小时候,李雪芹非常聪明。 弟子们曾私下说过,王先生非常聪明,无论在什么行业,他都会取得一流的成绩。他把一生都献给了学术事业,这难道不遗憾吗?

有一次,作者告诉李雪芹这个想法 他忍不住笑了,但接着他非常严肃地说,他并不后悔自己的一生,“我做了一生中最好的选择。”

李雪芹的一生,如果总结起来,就是学习、教学和解决疑问

李雪芹童年时没有玩伴,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身体虚弱,体弱多病。 结果,阅读成了他生活中最大的乐趣,越难理解,他就越喜欢阅读。

北平当时是国家的文化中心,有许多书店和二手书店。 然而,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佳,李雪芹只能偷偷存下放学后父母给他吃晚饭的钱。他宁愿挨饿也不愿在老书店买各种各样的书来阅读。读完之后,他可以把书卖掉,换成其他的书来读。 因此,李雪芹在很小的时候就读过很多书,有很多他这个年龄的人没有的知识。

他读过的各种报纸和书籍,如《逻辑》 《科学画报》,都对他产生了一生的影响。 刚考上清华大学,李雪芹的一个同学去他家玩,参观书房的时候,“我看到四周都是成排的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书,几乎所有的书都是古今中外的名作。” 因此,它不像中学生的学习或大专学生的学习,而是像研究生的学习或甚至年轻的大学教师的学习”(见钱庚森《大学生时代的李学勤》) 李雪芹的生活是每天都伴随着书籍的生活。

多年来,李雪芹也承担了繁重的行政工作,每天都非常忙碌。然而,只要他有一点空闲时间,他就会立即用它来阅读和做学术研究。 2011年10月27日,《人民日报》以《李雪芹:学习是认真的,认真的》为题报道了李雪芹的学术成就 的确,张先生名字中的“勤奋学习”一词最能反映他的学术态度和精神。

李雪芹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 在60多年的学术生涯中,他培养了许多学生。 根据李雪芹的记忆,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在历史研究所工作时,曾在研究所给年轻学者上课。一些参加讲座的学者比他大得多。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李雪芹有多少弟子。 因为李雪芹不仅在他曾先后工作过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和清华大学指导研究生,还得到许多大学的信任,为他们指导和培训学生。例如,南开大学、西北大学、中央美术学院等大学都有李雪芹培养的研究生,其中一些人现在已经去世。

此外,李雪芹在国内外有很多人做过访问学者和博士后,具体数字目前还没有。 据初步计算,李雪芹的弟子总数超过100人。 其中许多学者长期以来一直是国内外学术界的骨干。至于那些在国内外听过李雪芹的课程或讲座的人,就不算了。

李雪芹喜欢和年轻学生交流,非常喜欢上课 自从2003年他全职搬到清华大学,他一直坚持教历史研究生。 他经常说:“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没有课是非常不合理的。” "

事实上,当李雪芹第一次搬到清华大学时,学校领导并没有因为他的年龄要求他开始上课。 然而,凭借他强烈的责任感,他每学期都主动提供课程,每学期他教的都不一样。 他的课程吸引了许多来自北京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年轻教师、研究人员和学生参加。一些北京以外的学者会尽可能远地来,提前一天住在学校附近的旅馆里,第二天早上放学后愉快地回来。 每个人的普遍感觉是,每次你听李先生的课,你都会享受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

每次李雪芹去上课,教室都很拥挤,许多人不得不站在教室的每个角落,甚至走廊里。 一些选择课程的学生向学校投诉,因为他们在班上找不到座位,这震惊了学校的教务部门。 恐怕这是清华教学活动中唯一的情况。

这个教学生涯一直持续到2011年。由于李雪芹在那一年暑假期间的眩晕,李雪芹被迫同意,只是在学校因为他的健康迫使他不上大学之后。 从那以后,他改变了在家里教他的学生,一直到他被迫住院,教学活动结束。

李雪芹总是很有耐心,从不厌烦学生的问题或读者的他从来不知道的包罗万象的问题。 有一次,他帮助一个不知名的读者找到信息,爬上自动扶梯在家找一本书,但是他不小心从自动扶梯上摔了下来。幸运的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学生在学习中遇到困难时,他经常帮助收集数据和改正错误,并把它们写在纸条上,悄悄地递给他的门徒。

百科全书学者

李雪芹学术知识渊博,在学术界颇有名气 他从小就获得了文学、科学和工程领域的全面知识。 李雪芹喜欢用一句英语来解释他的学术经历,那就是“一切皆有一部分,一切皆有一部分” “一些一切”,也就是说,为了学习一些东西,一个人必须理解这个领域中已经存在的一切。“一切事物中的一些”意味着一个人应该了解其他领域的知识。

李雪芹一生兴趣广泛。当他在高中的时候,他对数学逻辑非常感兴趣。因此,他进入清华大学哲学系,并计划跟随哲学家和逻辑学家金林越学习数理逻辑。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决心从事中外古代文明的比较研究,并为此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只是出于历史原因,这些计划后来无法实现。

此外,很少有人知道李雪芹仍然是中国最早倡导认知科学和口述历史的学者之一。虽然李雪芹在这些领域没有专门的研究,但他对这些学科的发展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远见,并提出了许多中肯的建设性意见。他也是“国际汉学研究”最早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之一,为国际汉学研究的学科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至于李雪芹一生中最重要的研究工作,内容更加丰富。

1952年,李雪芹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参加甲骨文缀合工作,从此开始了他的学术生涯 当时,他的工作集中在甲骨文的研究上。 1954年在历史研究所工作后,作为中国历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侯外庐的得力助手,他还参与了中国思想史的研究。 20世纪60年代,他开始关注青铜器的研究,花了大量时间研究青铜器的相关着述和考古报告。从此,他在青铜器的研究领域“骑着一匹没有灰尘的马”。 20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出土了大量的简牍和帛书,他开始整理和研究出土的简牍和帛书。 此后,他还开展和倡导学术史研究、比较考古学等研究工作,主持了夏商周断代工程和花青鉴校勘研究等一系列重大课题。

由于研究领域很多,李雪芹常常笑着称自己为“杂家”。研究领域太广,谦虚地称之为“不足以训练” 事实上,正是因为他有如此广泛的知识背景和卓越的领导协调能力,才有可能组织大规模的学术项目,如夏商周年表项目(the Xia,Shang and Zhou Erlogy Project),这些项目是跨学科的、综合性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雪芹也觉得自己学术研究的前沿太长,开始有意缩小自己的研究领域和规模,逐渐把工作重点放在汉代以前的历史文化研究上。 他曾经总结道:“我一直在研究的领域经常给人以多样性的印象。事实上,这也很简单。这是中国历史上文明的早期,与《史记》的上限和下限大致相同。” 问题是这一部分的研究定位不佳。其中一些是历史,一些是考古学,一些是文献学、古书学、科学技术史、艺术史、思想史等等。充分展示了该领域跨学科研究的综合性。 在这个领域,我认为最好称之为“中国古代文明研究” ”(见《中国古代文明十讲·序言》)这一研究领域可以说是近年来李雪芹学术研究的焦点 然而,即使在他刻意压缩的研究领域,它仍然包含许多内容,如古代史、甲骨文研究、青铜器研究、竹帛研究、战国文字研究、学术史等,这仍然是普通学者力所不及的。

1951年,李雪芹在清华大学哲学系学习。虽然他只在清华大学学习了一年多,由于系里的调整离开了清华大学,但李雪芹一直为自己是清华人而自豪。 事实上,李雪芹的研究方向和研究兴趣完全符合清华大学强调“中西文化融合,古今相通”的理念。他的研究模式也值得成为清华人文精神的重要体现。

古代文明研究的旗帜

李雪芹的研究领域不仅广泛,而且更加难得,他在几乎所有的研究领域都取得了一流的成就,并深刻影响了这些学科的出现

李雪芹曾谦虚地说他的学术“杂而不纯” 这种概括只有一半是对的,“杂七杂八”,因为李雪芹博览群书,兴趣爱好广泛,但他致力于的每一个研究领域都是极其“纯粹”的,只要他决定从事研究,他就必须站在学术领域的前沿。

李雪芹通过钉骨接合走上了学术道路。 20世纪50年代,他独自研究甲骨文。他以甲骨文科学家、历史学家胡厚轩《五十年甲骨学论着目》为线索,循着线索阅读了其中提到的所有中外甲骨文。 他对甲骨文的历史、研究现状和存在的问题了如指掌。在此基础上,他对甲骨文科学的划分、历史地理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 此外,他还带头鉴定西周甲骨文,对甲骨文科学做出了巨大贡献,甲骨文科学还不是李雪芹一生学术研究的重点。

李雪芹也不是专攻《周易》研究的学者,但他对《易》研究历史非常熟悉。 在《《周易溯源》》一书中,他从考古学和文献学的角度对《周易》进行了独到的研究,解决了《周易》研究史上长期困扰学者的诸多难题。 着名科学家金方静曾经称赞过这本书。金方静还特别引用了班固《易》中的八个字,“袁媛本,简一文琪”(见金先生对《西都赋》的序言)

至于李雪芹从“形、饰、铭、字体、功能、组合、铸造工艺”等方面对青铜器进行综合研究所取得的成就,其对战国秦汉时期竹帛文献整理研究的贡献及其在战国文字综合研究中的奠基作用,早已为学术界所接受。

李雪芹的学术成就不仅体现在对这些具体研究工作的巨大推动上,更重要的是,他在这些研究领域提出了理论水平较高的意见和主张,改变了学科的面貌,从而引领了学科的发展进程。

在大学时代,金林越称赞李雪芹作为哲学家的品质,这可以说是对李雪芹理论潜力的充分肯定。

在跟随侯外庐学习中国思想史的同时,在侯外庐的严格要求下,李雪芹认真研读了大量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并阅读了各种与之相关的学派的理论着作。他的努力对其他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好事多磨。通过这样的理论训练,李雪芹拥有了普通历史学家、古学家和古文献学家所没有的理论高度和视野。 因此,他能够总结、归纳并提出具有理论意义的命题 具体来说,李雪芹的以下主张影响最大

首先,重新评价中国古代文明 这是李雪芹在1981年第二届先秦史研讨会上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 其核心内容是:根据一些传统观念,中国古代文明往往被估计得相对较晚和较低 因此,有必要根据考古学和文学科学研究的结果,对中国古代文明进行现实的重新评价。

第二,走出怀疑的时代 这是李雪芹在1992年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其基本观点是,虽然20世纪20年代以来盛行的怀疑古籍的趋势具有进步意义,但它也导致了对古籍和历史的错误怀疑,并制造了许多“不公正和错误的案例”。当前,有必要将文献研究与考古研究相结合,摆脱一些旧观念的束缚,走出怀疑古籍的时代。

第三,重写学术史 这也是李雪芹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 历史背景是:由于大量考古发现,特别是竹帛文献的不断发掘,以往对先秦学术史的许多看法不得不改变,这反过来又涉及到对汉、唐、宋、元、明、清乃至近代学术思想的反思。因此,学术史需要重写。 这一观点也与“重新评价中国古代文明”和“走出怀疑时代”的观点密切相关

以上列举的李雪芹在学术研究方面的主要贡献是粗略的。在2月28日举行的葬礼上,所有的弟子都用一副挽联来总结李雪芹的学术贡献:

“甲骨分阶段,碑铭刻在碑铭上,探索开始,文明重新诠释,夏商周新年历法确立。这是这个行业的趋势。青铜时代,竹帛的编纂,对古代疑惑的反省,对学术书籍的重视,对古籍和历史记录的管理,从那以后,世界再也没有见过一个人。 ”

这首挽联的内容也许更能反映李雪芹一生的学术成就。

中国学术史上的一座丰碑

李雪芹的学术成就和贡献不仅受到当代学者的重视,而且从学术史的角度来看,他的影响也将对学术史产生深远的影响,成为中国学术史上不可或缺的故事。 借用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者和语言学家陈寅恪的话来说,李雪芹的学术成就必然是“只要天地共三光,永光”

李雪芹在中国学术史上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他的许多研究成果早已成为经典,除此之外,他在至少以下三个方面的成就也将受到后代的钦佩。

一是李雪芹对学术研究的奉献 李雪芹一生致力于写书,一生致力于他珍视的学术事业。 即使在患病和住院期间,他的日常困扰仍然是对中国古代文明的研究工作。这种对祖国和中华文明的热爱和敬畏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应该继承的吗?

二、李雪芹对花青剑的贡献 李雪芹主持的花青剑的保护、整理和研究是他晚年科研工作的一大亮点。在某种意义上,花青剑已经成为李雪芹的同义词。 十多年来,李雪芹为花青剑的入关、整理、保护和研究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精力。 随着花青鉴重要性的不断揭示,李雪芹的学术贡献必将被越来越多的人铭记。

第三,李雪芹的科学研究方法 他取得如此多学术成就的原因与他所采用的科学方法密切相关。 李雪芹实现了博学与专业化的有机结合。在研究过程中,他注重多学科知识的结合、中西知识的结合、古今的联系、微观知识的观察以及多学科的结合。 李雪芹的学术研究经验太多,需要后人总结。

我们说李雪芹是中国学术史上的一座丰碑,并不是为了强调李雪芹在中国学术史上是不可逾越的 事实上,他最大的愿望是看到后代超越自己,看到学术的发展和进步。 李雪芹一生中和我们谈过很多次。他非常担心一些学科在中国的发展,因为一些学科在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只是补充和完善了前人的重要理论观点,没有能够进行根本性的进步。 他认为这不是正常现象。

李雪芹多次说过,只有不断推陈出新,学习的发展才能把中国的学术事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如果一门学科经历了40到50年的发展,却不能产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是不正常的。 因此,李雪芹总是期望在后学习中超越自己。 但是,即使“张先生的着作,有时还是没有章的;李先生的理论有时可能是可以商榷的”,但李雪芹在中国学术史上的地位永远不会动摇。

最后,作者用一对李雪芹挽联来总结这篇文章:“研究夏、商、周、汉的精髓,百代经验,探索古代,只有超前思考;《管涛李伊势书》,遗失的章节重新焕发光彩,为后人传承经典的历史。”

祝朱先生旅途愉快 王先生一生都忙于中国的学术事业,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愿他在天堂安息!

(作者是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李雪芹的弟子)

清华简《周易溯源》 Plate

李雪芹(左起第二位),他的同事研究了清华简

《筮法》 (2019-03-06第七版学者)

最新论文
以物流服务促进其他产业发展
南海新一轮大洋钻探告捷获多项重大新发现
“淘汰名单”出炉台湾高校关门潮真的要来了吗
以物流服务促进其他产业发展
庄小威加盟北大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
南海新一轮大洋钻探告捷获多项重大新发现
李学勤:半部学术史,一位李先生
以物流服务促进其他产业发展
李学勤:半部学术史,一位李先生
庄小威加盟北大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
中国科学家发起“第三极水塔计划”
南海新一轮大洋钻探告捷获多项重大新发现
热门论文
26位院士齐聚南京探讨环境对生命演化的影响
“蛟龙”深海“登山”斩获多个生物样品
多国大学专家“西湖论剑”解读中医药未来
发动机专家赵长禄任北理工党委书记
中国留学生身亡在美引关注警方未发现凶杀证据
从《卫子夫》看影视剧的场景造型
两类高考模式解读:意在区分职业院校与大学
“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水面支持系统移交工作启动
会计职业技能竞赛促进实践教学改革分析
大部分数学家源于24个科学“家族”
国务院公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
从水利建设的角度思考土地沙漠化的治理
中科院技术成果亮相上交会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