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SCI论文 >> 复旦投毒案更换律师新律师称认罪口供存疑

复旦投毒案更换律师新律师称认罪口供存疑

作者:核心期刊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3-02

作者:刘星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5/8/2 8:52:59

选择姓名:萧中

Da

复旦中毒案件变更律师新律师称口供疑似

林森浩案件变更律师风波

新律师称口供疑似福临发表了另一份声明,要求唐志坚退出代理

林森浩父亲声明

林森浩父亲声明

7月31日,林祖尧, 复旦中毒被告林森浩的父亲及其新律师谢桐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和10多份鉴定申请,称林森浩的供词不稳定,不予受理 与此同时,林祖尧再次写了一份声明,表示希望律师唐志坚在本案中退出代理工作。

事实上,正是由于对林森浩是否在毒品中下毒的分歧,关于更换律师的争议才出现在死刑复核阶段。

到目前为止,媒体已经曝光了三封来自林森浩的关于律师意见的私人信件。 一方面,林森浩直接委托的律师表示,林本人不同意他父亲的选择。另一方面,父亲林祖尧认罪并拒绝更换律师,因为他认为孩子在拘留中心没有自由。僵局仍未结束。 谢桐乡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林祖尧正在申请与儿子会面,以确定最终的律师。

新律师怀疑林中毒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中毒身亡。上海警方发现他的室友林森浩是这起犯罪的主要嫌疑人。 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因故意杀人被一审判处死刑。 同年12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被依法提交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四维江和唐志坚是本案二审辩护律师。在第二起案件中,他们提出本案的检验程序和毒物剂量存在诸多问题,并申请“有特殊知识的人”胡志强出庭,提出黄洋不是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而是死于暴发性乙型肝炎 这些观点被公众舆论称为案件的“大逆转”,但二审法院最终没有采纳它们。

在第二次审判后,在这个案件中出现了更换辩护律师的骚乱。 首先,四维江退出了死刑复核的辩护工作,随后林祖尧发表声明,希望律师唐志坚也能自愿退出辩护,但唐智坚持自己是林森浩本人直接委托的,是否退出取决于林祖尧的意愿。

据记者了解,福临希望思和唐辞职,因为他不满意他们的防御策略。 在《意见书》提交的材料中,林祖尧和谢桐乡认为林森浩的供词不稳定,不可信,只是还不确定黄洋的死亡是否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有关。

林祖尧认为他孩子的供词可能是被胁迫的。更换律师的原因是,他们不满意自己未能质疑林森浩的中毒行为。

然而,林森浩至今没有改变他对中毒的供认。 在第二种情况下,林森浩在法庭上说,虽然他毒死了自己,但他并没有预料到黄洋的死亡会带来什么后果,他说他只想“欺骗”和“欺骗” 第二次审判后,林森浩还发出了一封公开信,表示他将“为我做的错事道歉”如果死刑被批准,他希望捐献自己的身体。

6月5日,媒体发表了林森浩给他父亲林祖尧的一封信。信中明确指出,“我的确毒死了黄洋。我只能也必须承认,我应该承担法律规定的那一份责任。至于执法程序和结果是否干净,我不能控制,但我可以控制我的那份责任。”

在第二种情况下,司汤律师的辩护涉及主观动机,他们主要认为林森浩供词中包含的动机是愚人节次恶作剧。 此外,林森浩稀释了毒药,并质疑毒药本身的来源和质量。因此,他没有主观故意杀人,也没有质疑林森浩的中毒行为本身。

但是林祖尧和谢桐乡不同意这个观点 《意见书》表示,关于中毒和中毒的六项声明不一致。第一个和第二个陈述不承认中毒,第三个是福尔马林,第四个是福尔马林和二甲基亚硝胺的混合物,第五个和第六个陈述,即第一个和第二个陈述,在细节上也不同。

谢通祥告诉记者,他的观点与司汤和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认为从文件来看,不能确定林森浩是否中毒,这也是福临在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选择他为辩护律师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谢桐乡还特别强调,他的辩护意见是,黄洋的死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无关。然而,四维江此前的辩护意见是,“致死因素有很多可能性,这并不排除暴发性乙型肝炎、药物性肝衰竭或由多种因素结合中毒引起的暴发性肝衰竭。”

谢桐乡说他会就林森浩的供词提交更详细的意见。 然而,记者问林书豪本人在会见林森浩时是否承认中毒。谢桐乡没有回应,理由是涉及各方利益。

二审律师与福临律师的分歧

除了提交《意见书》外,林祖尧还发表声明,要求唐志坚再次退出林森浩案件的代理工作

这份声明语气沉重,称林森浩“在上海律师唐志坚的欺骗和蛊惑下,突然宣布取消谢桐乡律师的委托,拒绝谢桐乡律师的所有辩护意见,放弃对案件的所有怀疑,疯狂地将自己变成检察官”

林祖尧在声明中表示,当他看到林森浩的声明时,他当场晕倒,头痛了好几天。 林尊耀表示,谢通祥律师原本计划退出辩护,但他已一次又一次赶往北京挽留他。 声明结束时,林祖尧再次强调,他希望唐志坚退出本案的辩护。

令林尊尧晕倒的声明指的是7月21日媒体曝光的林森浩的两封私人信件。 在6月5日给他父亲的一封信中,林森浩写道,“我,林森浩,现已作出如下决定:在死刑复核期间,保留四维江和唐志坚作为我的辩护律师”,并表示我不同意不认罪。 另一封日期为7月10日的信写给了四维江的律师,希望四维江能再次担任自己的辩护律师。

林森浩律师变更纠纷始于6月初 当时,林祖尧被介绍到北京寻找死刑复核律师谢通祥。 林祖尧告诉记者,他不会上网,但有很多热情的网民给他提了建议。 在百度的林森浩邮报上,网民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林森浩是否毒死了自己存在疑问。

当我在北京遇到谢桐乡时,谢桐乡也认为林森浩的中毒行为有其自身的疑点。

6月4日,林祖尧和谢桐乡希望在上海与林森浩见面。 上海高级法院获悉,当时林遵耀并未将律师变更一事通知司汤和,并要求林遵耀在会见他们之前与他们沟通。 同一天,福临给这两个人发了一条信息解释这件事。

了解了福临的意思后,6月5日上午,唐志坚首先去看守所会见了林森浩,并就更换律师问题征求了自己的意见。 正是在那个时候,林森浩写了私人信件,他不同意更换律师,并承认中毒。

那天中午,唐志坚、司姜维、林祖尧等人开了一个简短的会。 唐志坚出示了这封来自林森浩的信,但林祖尧仍坚持更换律师。 唐志坚告诉记者,在与蒋四维讨论后,他仍然决定尊重福临的意见,蒋四维首先退出了国防。 同日下午,四维江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取款声明。

之后,上海高等法院询问林森浩是否同意更换律师,林同意了 媒体透露的同意修改律师家信的第三封信是在这个时候写的。 这封写于6月8日的信说,“通知新律师尽快在拘留中心见面。如果他有新的想法并能有效地帮助我,那么最好委托他。”

6月15日,谢桐乡会见了林森浩 谢桐乡说,林森浩没有向他提到更换律师的事。 这是他唯一的一次会面,他说从那以后他一直忙于整理文件和寻找疑点。 为什么林森浩在7月10日再次写信邀请斯韦江为他辩护,他不清楚。

7月7日,林尊耀发表公开声明,希望唐志坚因对自己的辩护理念有异议而退出儿子的辩护。 唐志坚回应说,他是林森浩本人委托的律师。是否取消委托取决于林森浩的意愿。

唐志坚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福临在宣布后会见了林森浩,林不同意他退出辩护,所以他暂时不会退出此案。

唐智坚持说,除了媒体曝光的三封私人信件,林森浩在6月底还写了两封私人信件。 其中一封是给最高法院的信,表示希望解除谢桐乡的委托,另一封是给四维江的信,邀请他重新担任律师。 然而,谢桐乡表示,他没有看到取消委托的信。

林尊耀感谢唐志坚和姜维在第一次提到取消委托时所做的努力。 然而,双方至今僵持不下,福临对唐志坚没有好感。 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律师的“蛊惑”,他的孩子才愿意认罪。

唐志坚没有回应福临和谢桐乡对林森浩中毒的怀疑。他只对他们的意见表示尊重。“我现在其实很尴尬。自私地说,我最适合和律师斯威兹一起退休。” 但出于职责,我还是想留下来。"

阅读更多

复旦毒药黑仔的私人信件曝光:黄洋真的中毒

复旦中毒案:林森浩新律师质疑黄洋死因

复旦中毒案:福临代替律师参与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

最高法律复核复旦中毒案被告林森浩死刑判决

复旦中毒案林森浩最后一封信:希望家长们走出阴影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最新论文
《自然》:最大巨蟒化石长13米可吞一头牛
中科院定点扶贫呈现诸多亮点
日本科学家合成世界最短双链RNA
《自然》:最大巨蟒化石长13米可吞一头牛
日本科学家合成世界最短双链RNA
《自然》:最大巨蟒化石长13米可吞一头牛
复旦投毒案更换律师新律师称认罪口供存疑
日本科学家合成世界最短双链RNA
我国科学家利用新一代测序技术构建家蚕丝腺甲基化谱
复旦投毒案更换律师新律师称认罪口供存疑
一种无锁止齿的锁环式同步器同步理论研究
中药药理学家李连达院士逝世
热门论文
27岁清华毕业生出任福建县级市副市长
关于优化材料力学教学计划,培养创新人才
习近平:加强和改善党对全面深化改革统筹领导紧密结合深化机构改革推动改革工作
幼儿园打击乐节奏培养中的方法研究
教育部任命华中科大、清华、南大三所高校副校长
《自然》:新一代高速测序技术完成沃森基因组
《PloS生物学》:首次阐明植物生长和老化调控机制
初中生物概念教学的有效措施
“南水”进京半月水量达8个昆明湖
实践十号:太空中的“超级实验室”到底有多牛
日本科学家合成世界最短双链RNA
关于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应用型人才培养的思考
一种无锁止齿的锁环式同步器同步理论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