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SCI论文 >> “SCI之父”加菲尔德:SCI畸形地位是必经阶段

“SCI之父”加菲尔德:SCI畸形地位是必经阶段

作者:工程管理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20-01-17
作者:傅雁南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时间:2009年

选择名称:中小型“大”sci之父“加菲尔德:SCI的异常状态是一个必要的阶段”9月12日,在尤金加菲尔德博士首次与中国公众会面时,人们不断向84岁的“SCI之父”发问:“你认为中国这样使用SCI合理吗?”"谈到中国,SCI为什么会改变它的风格?"

不同于他多年前访华时第一次听到这些问题时困惑的表情,现在他又听到了科学引文索引在中国的特殊地位。他只是抬起下巴,微笑着摇摇头。

这位“脊髓损伤之父”并没有像人们预期的那样批评中国对脊髓损伤的使用。在他看来,这些引起众多争议的“奇怪局面”实际上只是中国在科学研究和发展过程中必须经历的“初级阶段”。

40年前在美国,30年前在意大利

在会议上,一名记者改变了主意,向老美国人描述SCI在中国的地位。他带着一份材料告诉加菲尔德,一个科学研究项目在开始应用时被赋予了一个“死任务”:在项目正式完成之前的5年内,将会发表150篇SCI论文。

“你认为这样的政策有意义吗?这是正确的吗?”记者追问。

然而,期待的惊讶表情并没有出现。加菲尔德在最近几年访问中国期间,听到了太多这样的故事。白发老人只是耸了耸肩,回答道:“科学引文索引(SCI)被用作衡量科学研究成果的标准,这可能不太合理,但这种现象今天并没有出现。”

他说,例如,40年前,当美国的大学要进行终身教授的选拔时,管理人员发现没有办法进行备受推崇的“同行评审”评价方法,科学引文索引(SCI)成为了一种替代性的评价方法。

“如果遵循理想状态,所有已经成为终身教授的人都应该聚集在一起,坐在一起,拿走所有候选人的论文,一篇接一篇地阅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公平合理地判断每个候选人的研究成果是否良好,以及科学研究的水平如何。”加菲尔德说。

但是这个过程太复杂了。因此,当学校发现这些教授时,他们都宣称自己“太忙”。无助的学校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寻找一个量化指标,最后他们选择了SCI。"此时,科学引文索引已经成为许多人评价其科研能力的标准."加菲尔德说,“这和今天的中国有些相同。”

SCI无疑是一种比当时美国和今天中国复杂的“同行评审”简单得多的方法。"每个人都需要的只是一个快速的答案。"加菲尔德说。

当他提到“同行评议”时,观众发出了低语声。“由‘人’来评价?这在中国行得通吗?”有人小声说。

这又和30年前意大利科学的情况非常相似。当时,该国的政治经济危机渗透到科学领域。人们发现,大量的政治和人际因素开始干扰科学研究,学术界普遍存在不良倾向,甚至一些科学研究项目在没有得出任何可以发表的结论的情况下就结束了。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消除其他因素的干扰,科学家希望通过引入“完全依赖数字运算作为评价标准的方法”来确保科学研究的基本质量。SCI的影响力指数已经成为他们的一个很好的选择。

事实上,在中国,当南京大学在20世纪80年代末第一个引进脊髓损伤时,该大学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与不健康的学习趋势作斗争。

然而,尽管有一个相似的开端,但科学史上的下列发展并没有遵循同样的步伐。现在,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学术评价都逐渐成为一个混合系统,其中既包括点对点的行业评价,也包括使用SCI等指标的定量分析。

但是在中国,SCI的地位并没有减弱,反而变得越来越强。SCI已成为大学和研究机构个人学术水平评价和综合水平评价的硬性指标,有时甚至是“唯一的指标”。

更矛盾的是,这种反对不正之风的方法现在成了不正之风的温床,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学术混乱。

人们只想得到一个快速的答案

50年前,当加菲尔德首次提出“科学引文索引”的概念时,没有人愿意资助他的研究,因为当时人们觉得这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项目。

结果,他们都看不见对方了。50年后的今天,SCI不仅为加菲尔德和他的汤森路透公司赚取了巨额利润,更引人注目的是,它也成为许多中国研究人员的“赚钱工具”。

在这次公开会议上,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杂志部主任祖广安讲了一个小故事。几年前,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展研究所发布了一份特别的“价目表”。在SCI收录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如果期刊的影响因子为1,则奖励1000元。对于《自然》等顶级期刊,影响因子达到32,论文奖金超过3万元。

他甚至在北京大学化学系教学楼的黑板上看到一个通知,说学院将奖励发表SCI论文的老师和学生每人3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奖金。"自从SCI引入中国以来,它已经成为评价科研能力的“标尺”. "祖广安说:“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在评估科研成果时,会根据SCI文章的数量对研究人员进行奖励。”

加菲尔德认为,这只是评估方法中的一个错误。中国对脊髓损伤的使用仍处于“初级阶段”。即使放弃同行评审,而科学引文索引仅仅用于评价科学研究能力,如果系统中的各种变量能够得到充分利用,就足以形成科学结果。

不幸的是,在中国,SCI本身包含的功能和空间被进一步简化,只留下最“简单和粗糙”的部分。例如,当评价一个“学术丹尼尔”时,人们通常只关心他在哪个杂志上发表了多少文章,但没有多少人提到这些文章被别人引用了多少次。"但这正是脊髓损伤作为评估工具的最重要因素."加菲尔德说。

他研究了获诺贝尔奖和诺贝尔奖提名的科学家的论文。结果表明,这些“诺贝尔级”科学家发表的文章数量仅为普通学者的5-6倍,但发表论文后被他人引用的频率是普通学者的30-50倍。

他甚至成功预测了几年后的诺贝尔奖得主。他发现,如果一篇论文在发表后3~6个月内被多次引用,其作者获得诺贝尔奖的可能性非常高。

在此基础上,加菲尔德希望向中国科学界推荐一种新的SCI系统评价方法,以纠正现有的谬误。根据这种方法,对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的评估是在他的研究领域中单独进行的,即首先在数据库中找出研究人员的同行,画一个小组,然后在这个小组中,测量该人做出了什么贡献。

面对他强烈的推荐,观众只关心一个问题。有人举起手问道:“这够简单吗?”加菲尔德发现,恐怕人们需要的是尽可能简单和快捷。例如,现在SCI系统中最流行的评价方法“H index”是在系统页面上输入要评价的人的名字,然后按键。不到一秒钟,这个人的“学术能力价值”就被计算出来了。

“我不得不说,这些实际上是非常简单和粗糙的方法。它没有充分考虑变量,计算结果不够准确,但非常方便。因此,它非常受欢迎。”加菲尔德说,“人们不需要精确。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快速的答案。”

阅读更多

“SCI之父”加菲尔德:科学水平不能用SCI论文的数量来评价”“SCI之父”尤金加菲尔德首次与中国公众对话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最新论文
广东连续5天报告H7N9死亡病例
《自然》:质子半径可能比以前认为的要小4%
世卫组织称北京空气污染世界排名第77位
《自然》:质子半径可能比以前认为的要小4%
吴岳良院士话高考:曾有3个学期被迫休学
世卫组织称北京空气污染世界排名第77位
《自然》:质子半径可能比以前认为的要小4%
“SCI之父”加菲尔德:SCI畸形地位是必经阶段
中国农大推行教改讲师可带硕士生
吴岳良院士话高考:曾有3个学期被迫休学
前脑特殊区域活性控制人类行为
世卫组织称北京空气污染世界排名第77位
热门论文
环保意识在初中地理教学中的应用研究
李敖称儿子去北大弃暗投明李戡入学业会商名单
南大图书馆“试水”微信预约选座惹争议
公共管理研究中定量分析方法的地位分析
3D打印对物流产业的影响及应对策略
幼儿园打击乐节奏培养中的方法研究
关于电气自动化工程控制系统的现状及其发展趋势分析
2017我在现场:科普展馆,从邂逅到流连
广东连续5天报告H7N9死亡病例
1936年民国高考题走红网络被指太简单
探讨农村小学数学教师专业转岗发展的提升策略
保险创新产品供给侧改革之跨界探讨
教育部任命华中科大、清华、南大三所高校副校长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