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SCI论文 >> 保险创新产品供给侧改革之跨界探讨

保险创新产品供给侧改革之跨界探讨

作者:历史科学
出处:www.lunrr.com
时间:2019-10-16

一,简介

2014年8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发挥保险风险管理职能,健全社会治理体系。应当采用保险机制创新公共服务提供方式,发挥责任保险的作用,解决矛盾和纠纷。在此之前,保险业“扩大了有效和中高端供应,并增强了供应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它已经在其他金融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并推出了许多保险方面的创新产品来满足现代保险的需求。对服务业发展的强烈需求。在众多保险创新产品中,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引起了司法,保险和经济界的广泛关注和关注。

一些文章认为,“诉讼财产责任保险在中国保险领域仍是一片“蓝海”,具有新的市场,巨大的潜力,较高的专业水平,各方的强烈需求,较高的接受度和容易的市场推广。”保险局的一些负责人接受了新闻媒体的采访,声称:“法律财产责任保险对产品创新和参与社会治理具有积极意义。首先,运用产品创新来满足不同领域消费者的需求,并扩大商业保险的范围。同时,有利于促进保险业本身的发展;二是参与司法实践,为充分发挥商业保险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提供新思路。”声音不同,观点不同,尽管保险业的供给侧改革客观上需要在保险市场引入创新产品的过程中,任何保险创新产品都必须符合保险的基本特征和要求,并且不能与保险的性质区分开,本文将以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为切入点,并采用司法实践中财产保全理论与保险实践中承保风险理论交叉管理的思维模式,对保险创新产品的供给侧改革进行跨界研究。

2.保险创新产品“诉讼财产安全责任保险”概述

(a)简要的发展历史

2012年,城泰保险公司牵头开发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云南省保险监督管理局批准了该公司在云南省的试点业务。保险产品试点获得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后,其他公司迅速跟进。截至2015年底,中国保监会已批准平安,人保,太保等18家财产保险公司经营保险产品。为了确保其产品能够被各级法院接受,保险公司一直在努力促进高端法院对此类产品的认可。当地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发布了指导意见或正式的正式信函,确认其管辖范围内的法院可以接受此类保险产品作为保护诉讼财产的担保。

(ii)保单定义和保险责任

目前,两家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和人保财险的保险单和保险条款被命名为“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法”,但没有明确定义。两种格式的核心内容基本相同,但措辞却大不相同。人身保险只有26篇,安全有13篇。总之,两种政策下的保险责任均为:被保险人申请诉讼财产保存错误,使被申请人蒙受损失的,保险人应当在规定的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3)商业模式

在保险业务中,被保险人(财产保全案件的申请人)向保险公司提交保险申请,并提供保险人要求的材料。保险公司承保并同意承保后,它将签发保险单并向法院签发证明。政策保证。

第三,从承保风险的角度对责任保险创新产品进行跨境研究

(一)责任保险的定义和基本特征我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规定,责任保险是指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民事责任为保险标的的的保险合同。从《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法》的名称看,成泰公司在推出产品时,应以“责任保险”的名义向中国保监会备案和报批。产品开发人员似乎对将产品归入责任保险范围感兴趣。为了更好地研究责任保险的定义和本质特征,首先要给出准确的保险定义。如果不考虑人身保险,只有广义财产保险的定义,笔者认为“损失赔偿理论”更为准确,即:保险是一种基于合同约定的损失赔偿关系。至于“合同协议”是什么,英国大勋爵曼斯菲尔德在1766年卡托诉博姆一案中指出,“保险是基于风险的交易”。探讨财产保险和责任保险的定义,需要进一步研究风险的定义。任何类型的风险的共同点是,风险必须由意外事件引起,其发生只是一种可能性,即所谓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美国学者奈特(f.knight)将风险定义为可测量的不确定性;保险学者阿威利特(ah willett)将风险解释为不幸事件发生或失败的不确定性;德国学者施耐德(hw snider)将其定义为损失的不确定性。基于以上逐步分析,笔者认为:风险是指损失的不确定性,而保险是一种风险交易。由此得出,责任保险的准确定义应为: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的商业交易是基于被保险人对第三方责任损失的不确定性。

(二)责任保险承保风险的构成要求

根据保险与风险的基本理论,尽管保险是一项风险交易,但并非所有风险都是可以交易的。只有某些风险由保险人投保或法律允许。本文实际上将涵盖保险单。这部分风险称为“保险风险”。根据风险和保险的基本原理和理论,责任保险产品交易承保风险的基本特征或要求包括:纯度,不确定性,事故,损失可评估性,合法性,同质性和未来性。应该同时满足或满足这七个要素,才能将其视为承保风险;即使可以在特殊情况下豁免某些要素,也只能将它们视为特殊的合同协议或法律和法律干预措施。

(三)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承保风险的基本特征分析

从保险单关于“保险责任”范围的协议来看,无论是人身保险单还是安全保单,其销售的风险就是“因申请财产保全而造成被诉人损失的风险”。错误”,即“错误保留责任”。 “。接下来,结合承保风险的要求,对“保全侵权责任”的所谓“保险风险”进行逐一分析,以满足保险交易中“保险风险”的本质特征。

1.不确定性

承保风险作为一种风险,其本质特征必须包括三个不确定性因素,即是否发生损失,当损失发生时,损失的原因和结果可能存在不确定性。承销风险的不确定性不能用主观标准来衡量,而应该用客观标准来衡量。这种不确定性必须既有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损失的原因,也有结果的不确定性。平安财产保险单规定的保险期限为“被保险人向法院提出诉讼财产保全申请之日起”,人保财险单规定的保险期限为“法院财产保全之日起”。“裁决”,两者不一样。从风险的角度看,虚假保全的风险在法院决定准予保全前并不存在。保险风险的开始时间,自法院决定准予保全申请之日起计算。法院对财产保全申请作出裁定后,有权立即采取保全措施和财产保全活动,开始实施。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错误是否会被保留,风险是否会发生。它应该在这个时候由法律决定,而不是不确定(只是缺乏有效的法律文件)。所谓此时的不确定性只是当事人的主观心理状态,基于某种“担心”,而这种担心并不构成风险的不确定性。在这方面,联合王国有一个先例,“因害怕或害怕危险而造成的损失”不在保险范围内;英国判例确定,“只关心火灾造成的损失或损害”不足以使被保险人提出索赔。笔者认为,财产保全错误造成的损失自保全行为实施以来,是“已经发生”或“不会发生”的。损失的发生或失败没有不确定性。当事人主张的不确定性仅是一种心理问题,不是由风险引起的,而是由诉讼财产保全的法律制度引起的。法院在决定是否准予财产保全时,仅进行正式审查而无实质审查;财产保全的错误取决于案件实体的结果;如果申请人胜诉,将不会保留错误;如果申请人败诉,保存是错误的。也就是说,即使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所谓的不确定性也不是风险意义上的不确定性,而是“司法判决结果的不确定性”。

2.纯度

风险的纯粹性与投机性有关。成为承保风险的首要条件是,该风险必须是发生损失的唯一可能性,并且没有收益的可能性。如果风险不是纯粹的,保险将无法履行其风险转移,集中,分散或分配功能,可能会成为赌博工具。除赌博外,赌博和投机性经济活动(例如股票投资,期货投资等)所涉及的风险也是典型的投机风险,可能给当事方造成损失并可能给当事方带来额外的利益。如果它坚持认为上述“司法判决结果的不确定性”是一种风险,因为存在“司法判决对其自身有利”的可能性,那么该风险就不是“纯粹的风险”,也不符合“诚信风险”。性欲;如果您仍然坚持要购买保险,它将具有与赌博相同的性质。简而言之,如果我们坚持认为“司法裁决结果的不确定性”是一种风险,那么它只能被视为投机性风险,而不是纯粹的风险,因此也不是承保风险。

3.意外

偶然性是指风险不是由故意或疏忽行为引起的,也不一定发生,即风险是不可预测的。对于不明确的事故规定,首先在英国《1906 年海上保险法》附录“政策术语解释规则”第7条“海上危险”定义:“本文中使用的“海洋危险”一词仅指对于海洋事故或灾难,它不包括风对波浪的通常影响。”因此,根据英国法律承保任何海上保险的风险必须是偶然的。在诉讼保存错误的情况下,如果败诉失败,被保险人将被视为有过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有意为之(例如,仍然坚持要求败诉的可能性,要求保存,目的是向对方施加压力)。与中国法律不同,将其应用于英国法律时,是错误的保留。英国法院检查申请人是否具有“恶意行为”(即,申请保全时具有主观心理状态),而与实体的结果无关。如果英国法院认为这是错误的保存,它将不可避免地确定申请人具有恶意行为。因此,无论是适用中国法律还是英国法律,如果法院判定保存有误,被保险人(申请人)必须是故意的或过失的,这显然不符合“偶然”的要求。

4.同质性

同质性是指大量保险标的具有相同或相似风险的不确定性或可能性,这是大数定律的要求。如果某项风险只会使被保险标的的很小一部分遭受损失,保险人可能无法集中风险,接受风险转移,也无法估计保险资金有多大,保险费率能维持保险的多高补偿功能和具有操作价值,此时大数定律也会失效;即使可以通过提高保险费率来筹集资金,当费率上升到一定水平时,投保人也可能无力承担或选择其他风险转移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在赔偿功能上,保险人不可避免地会违约或退出承保此类风险,而风险将成为不可承保的风险。因此,当承保技术要求具有足够数量、规模适当的同质风险时,此类风险就可能成为承保风险。就“错误保全责任”而言,我国各级法院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国家法院之间没有可靠和方便的民事判决数据库作为保险公司进行精算计算的基础。

其次,“错误保全侵权责任”是否成立,取决于被保险人的诉讼是否成功,实体诉讼是否成功,既受程序因素的影响,也受实体因素的影响。每起案件的胜负原因不尽相同,可比性很差;即使是由于实体诉讼的败诉造成的,法院认定保全是错误的,这种风险是否“同质化”也很值得怀疑。在这种情况下,笔者可以大胆估计,目前保险市场上还没有一家保险公司对“动产保全责任保险”的风险进行了科学合理的精算。该产品可能是一个“条纹”产品,没有任何精算报告支持。在评估承保风险和风险概率时,保险公司很可能会赌一把,看案子是否胜诉。

5。合法性<

中国《保险法》第4条规定,从事保险活动必须遵守法律和行政法规,尊重社会道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英国《1906 年海上保险法》第3条明确规定,“每次合法的海上冒险都可以成为海上保险合同的标的。”英国《1906 年海上保险法》第41条也指出,“:所涵盖的海上冒险活动必须是合法的,这是隐含的保证,并且在被保险人可以控制的情况下,海上冒险活动应以合法方式进行。如果您认为“司法判断有益于自己”的风险可以用作承保的风险,并且当事方可以向保全程序中的其他人保证“对其是否对自己有利的司法决定风险”。角度来看,为什么不能让当事人提起诉讼确保任何案件实体诉讼的结果?按照相同的逻辑,保险人应能够接受诉讼中的任何一方,例如,原告或被告的:以确保损失的风险。如果按照该逻辑开发保险新产品,诉讼案件的当事人可以将诉讼风险转移给保险人。保险人相当于从事反向买卖诉讼案件,这将打断诉讼顺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显然,这种保险产品是非法的。

6.未来

未来意味着承保风险发生的时间必须在保险合同建立之后,而不是在合同订立之时或之前。从某种意义上说,未来主义隐含在不确定性中。如果损失事件已经发生或已消除,则它的发生或消除是既成事实,而损失是“不可保险的风险”。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诉讼保全是否错误,实际上是在法院决定允许保全申请之日确定的,但是当事人的主观知识可能不清楚或不知道。因此,此类风险没有未来的特征。结合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的承保风险为“纯”,“不确定”,“意外”,“同质”,“未来”和“合法”。需求都是缺乏或有缺陷的。基于以上分析,笔者认为:“财产责任法”保险不是真正的保险。原因是其所谓的“虚假保险侵权责任”不符合承保风险的要求和特征。从保险的意义上讲,它是不存在的。承保风险。

4.担保保险与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的区别

根据以上分析,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是基于本质特征的,就法律性质而言,该保险不是责任保险。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它应该属于“保证保险”。根据保险理论,作者认为可以将保险定义为:保险人向债权人提供担保人的信用担保。当担保人(即债务人)行事或不行事时,保险人应承担经济损失责任,保险人应承担赔偿责任。责任。中国也有学者将保险分为:

1.担保(SuretyBond)保险;

2.富达债券保险。按照定义,担保保险和责任保险是相似的,当某方不履行义务时,保险人应承担付款或赔偿责任。

但是仔细分析,实际上两者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具体表现是:

1.保险协议所涵盖的保险事故主要为违约责任,责任保险规定的保险事故主要为过失责任或侵权责任中没有过错责任(只有部分违约责任可以由承保人承担)。特别协议)事故;

2.担保保险是根据权利人(债权人)的要求的担保人(保险人),对履行合同的信用进行了保险,发生保险事故并非偶然,而是由于被保险人自身违约造成的,并且不符合保险的“偶然”特征;由于被保险人无意侵权,责任保险所涵盖的保险事故的发生是不确定的;

3.责任保险的保险人不能向被保险人追偿,担保保险的保险人在履行赔偿义务后有权向被保险人追偿;

4.保证保险合同是基于被保险人的法律义务或债务的存在,责任保险合同是基于被侵权人对被保险人侵权的不确定性;

五,在保险合同中,保险人通常要求被保险人提供反担保,以保证保险人的追偿权;并且责任保险合同没有此要求并且是必需的(因为保险人无权追讨)。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担保保险和责任保险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如果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以“错误保全引起的侵权责任”作为交易的承保风险,而又不符合担保保险的特征,那么将其视为担保保险也是不合适的。

五,保险创新产品的供给侧改革与保险监管

从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的发展可以看出,该保险的目的是解决司法实践中诉讼人保全的反担保问题。设计者只想用它代替担保。在法律逻辑上,只要当事人在中国《民事诉讼法》,《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申请财产保全的明确要求保持不变,任何替代品的本质特征只能作为保证,不能作为其他替代品,否则就构成了侵犯。法律的明确规定。回顾诉讼保全责任保险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保险人签发的保险单实际上没有作用或意义。在保险业务中,除保险单外,保险人还将向人民法院出具《保函》,接受保全申请,担保金额也必须符合法院的要求。法院最重视并着眼于审查的事实只是“保险单保证书”。法院不关心保险人是否向被保险人签发保险单,也不关心保险条款和责任。即使保险公司不签发保险单,只要签发“保单函”,保险人也将承担同样的赔偿责任。实际上,保险人的赔偿责任与保险单无关。

相反,由于保险人签发保险单,“保单”项下的被保险人责任成为约定的支付义务,保险人失去追回被保险人的权利。从法律分析的角度来看,在知道保险人需要提供担保的情况下,提交人没有看到保险人放弃追索权的法律原因。只能收取较低的保险费和错误保存风险的保险人选择。 “。也许保险人认为风险低,值得“赌博”。作者认为,保险人开发并促进了“诉讼财产安全责任保险”创新产品的真正作用,或者目的是为了使保险公司能够开展诉讼担保业务(保险人可能认为诉讼担保业务的风险较低),在此过程中,保险人利用保险产品供应方的改革,对诉讼担保进行了命名和包装以保险创新产品的名义将业务转变为新型责任保险。

2011年1月22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规范保险机构对外担保有关事项的通知》,该条例加强了对保险机构外部担保的监督。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要求,从《通知》发布之日起,所有保险公司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不得提供外部担保。同时,所有保险机构还必须禁止分支机构的外部担保,要求健全分支机构的内部控制,并加强印章管理。有效消除分支机构未经授权对外担保的风险。根据通知,保险公司只能在正常业务管理活动中为有限数量的担保提供担保,即:诉讼中的担保,与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经营的出口信用保险有关的信用担保,以及海事担保;机构提供上述担保的,应当在财务报告中说明和披露;此外,应按照监管要求扣除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评估。

结合上述中国保监会《通知》的规定,不难理解,保险公司应以“责任保险”的名义推广该产品。保险公司的目的显然是规避保监会对保险业务的严格监管,防止产品的业务推广对保险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偿付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保险产品创新供给侧改革违背了我国保险监管政策,无形中扩大了保险公司的经营风险,值得监管部门和保险公司的警惕。

6。结论

在国家鼓励保险产品供给侧改革的良好氛围下,中国保监会鼓励保险公司努力改革保险产品供给侧创新。但结合上述跨境研究可以看出,供给侧改革不能偏离“保险是风险交易”的主线。无论供给侧结构如何改革,任何保险创新产品为任何交易设计的“保险风险”都必须符合纯粹性、不确定性、偶然性、损失可评估性、同质性、未来性、合法性的七个要素和特征。否则,任何保险创新产品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法保险产品,也有违反或规避保险监管的嫌疑。就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而言,无论是在市场上销售产品的保险人,还是产品的开发者,产品的本质显然是保证,而不是保险,而产品本身也涉嫌“违规”。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保险监管机构和学术界对这一产品的态度仍然是积极的、令人鼓舞的,这有点令人困惑,值得进一步研究。

最新论文
关于提高物理化学教学效果的几点思考
关于电子商务时代市场营销的变化及对策研究
保险创新产品供给侧改革之跨界探讨
关于舞蹈表演中舞蹈表演能力作用解析
关于电子商务时代市场营销的变化及对策研究
关于截短侧耳素类抗生素的专利分析
关于舞蹈表演中舞蹈表演能力作用解析
“三证合一”登记制度改革带来的影响
关于提高物理化学教学效果的几点思考
关于截短侧耳素类抗生素的专利分析
保险创新产品供给侧改革之跨界探讨
关于截短侧耳素类抗生素的专利分析
热门论文
关于瑞舒伐他汀钙口腔崩解片的制备及溶出度测定方法
关于优化建筑施工技术的措施分析
交通碳税对我国碳排放、社会福利及税收收入的影响研究
中国石油大学电气专业特色教学的探索与实践
关于对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分类财务监管
农村小学六年级学生语文作业自查习惯调查报告
关于我国民营资本海外油气投资的战略思考
关于民办高校分析化学课程改革的探索
环保意识在初中地理教学中的应用研究
产品档案接收工作面临的挑战与对策
探索农村初中物理实验教学的有效性
保险创新产品供给侧改革之跨界探讨
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多媒体技术应用原则研究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